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七十章 無才(二更,求月底存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七十章 無才(二更,求月底存票)字體大小: A+
     

    冰人館。

    見到雲不飄一秒之後,拍板。

    衛啟慧端著八寶盒跟她分享八卦:「老太太不消停呀,才折騰完小兒子,就折騰大兒子了。前頭皇后廢了呀,她老人家要正經兒媳婦呀。後宮無貴妃,可有四妃呀,個個都有兒子呢。皇后沒了,太子廢了,百尺竿頭誰還不願更進一步呀。」

    咯咯咯,衛啟慧先自己笑一陣。

    「老人覺著自己有資格,斗,新人覺得自己有希望,斗,皇子們更是天天跑到老太太跟前表孝心。我聽說呀,老太太被捧得一天到晚宮裡不消停。」

    她撇撇嘴:「得虧我們王爺沒在京都,留在京里那幾個都各自燒上灶了。」

    說到此,她與雲不飄道:「王爺說,今年不回去了,要擴建氿泉,十年之內別想清閑。對了,你有沒有出城去看?王爺的規劃圖你見到沒?我看著挺好。」

    又道:「以前這些才不給我說,哼,我還不屑知道呢。這次東城和南城有我張羅起來的工坊和莊子嘛,給我看了。先建北邊,已經有模有樣了。東邊和南邊大致也規劃了主要營生,就是西邊還不定。」

    「其實,我有個想法。」衛啟慧說著扭捏。

    雲不飄淡定:「說吧,需要我背什麼鍋?」

    衛啟慧反而猶豫:「算了,這事太大,你不好摻和。」

    雲不飄:「還有我不好摻和的事?」

    衛啟慧嘆一聲:「是我自己的想法,這個想法——只怪我是女人。」

    雲不飄不樂意,女人怎麼了,女人也很能幹的呀。

    「算了,你便聽我說一說,但你自己絕對不要插手。」衛啟慧苦笑:「我也是實在沒人敢說。」

    什麼事情連說都不敢說一聲?

    「我覺得——」衛啟慧飛快睃一圈前門後窗,聲線壓得低低:「開市。」

    開市?賣東西嗎?賣什麼東西?違禁品嗎?

    雲不飄一臉懵。

    「開國市。」衛啟慧見她不明,解釋:「便是各國互通有無的市場,多在邊境開,大央也有幾處,氿泉位置——」

    她苦笑:「太重要,皇帝也不敢輕舉妄動。」

    京都是心臟,氿泉便是腎臟,動不得。

    「其實,我也不是心血來潮,不是氿泉文辯之事天下皆知嘛,已經有別國的才子聞風而來,王爺也自得於此,還說大央將要攬盡天下人才。」

    「他這樣說,我這樣順著一想,若是大央同時攬盡天下錢財——」說到此,衛啟慧止住話頭,苦笑:「不可能的,我知道王爺帶人在抓別國姦細,大開國門,豈不是魚龍混雜更混進多少探子。」

    雲不飄點頭,是這個道理。

    「唉,我這腦子啊——」衛啟慧屈起手指彈自己腦袋:「總覺著力氣一長膽子跟著長,成日想些不該我想的事。」

    「以前,王爺書房裡的東西我都不能看的,現在,他竟主動跟我說幾句無關緊要的了。」她看雲不飄,笑道:「還是因為你,大概希望我知道多些能跟你多有話說,他也能多得些仙人的利。」

    嘖,男人的心思被她剖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看吧,男人就是如此現實。」衛啟慧一攤手,苦笑:「我可沒覺得得此優待就是被高看一眼,我若直接與王爺說,怕他不得把我關進小佛堂了此殘生。跟家裡人說?我是出嫁女早不是娘家的人,父親他——」

    衛啟慧笑笑,顯然與父親的關係一般般,嘆息著道:「祖父或許能聽我說幾句,但也只是聽一聽而已。」

    沒人會把她當回事。

    在雲不飄面前她可以毫無保留的展露心跡:「若我生在女皇時——」

    「女皇倒了,她個人成功了,但她的時代失敗了。」雲不飄覺著用另一個人的失敗安慰一個人可能有效。

    「是呀,女皇都失敗了,我一個小小王妃。」衛啟慧心氣一散,手指戳戳戳,戳旁邊她興緻勃勃寫的紙,現在一看,全是諷刺:「只能做媒婆嘍。」

    雲不飄為難:「把皇帝幹掉推你上去?可是皇伯伯——」

    衛啟慧一把堵住她的嘴,臉色煞白,手指發顫。

    「我的小祖宗,你可什麼都敢說。」她狠狠瞪一眼,才放開手:「我可不是心機婊,假裝吐苦水利用你達成什麼目的。我腦子很清醒,這種情況,仙人都改變不了。這是凡人界的事,你看個樂就行。」

    雲不飄忍不住一笑,她還真以為她要她做些什麼呢。

    衛啟慧看著她,噗嗤一笑,自嘲道:「我現在呀,才算是明白那句話——女子無才便是德。」

    「我若不是這麼聰明,若不是讀了那麼多書,若是腦子糊塗些蠢笨些,做一塊朽木,老老實實聽夫君的話,安安分分養個孩子,哪裡來的這麼多煩惱。」

    雲不飄疑惑:「聽話養孩子便是德?這是缺德吧。男人就是這樣抹殺女子的?給女子一個名分一個身份,讓她做屬於他的那部分工作,然後自己專註別的事情?用別人的一生來成就自己的一生?這是什麼德?」

    啪嘰啪嘰,衛啟慧拍手,眼神說,你說得太對了。

    「真羨慕你們,聽著這種事情在你們仙人那裡不可能發生?真想下輩子我也投生成仙人,活一把自己的人生。」衛啟慧滿臉嚮往。

    雲不飄不好意思笑笑,心道,仙人怎樣我也不知道,但我們那裡,艱巨的是怎麼活下去,大部分時間不會想到還有性別的存在。

    並不誇張,尤其研究所里,用起人來不分男女,解刨起樣本來也不分雌雄,並且,末世里身體素質和異能也不以性別區別呀。

    至於用誰來成全誰,薄涼的說,當人對著喪屍推出別人擋災時,也不會區分男女的。

    看,生存面前,男女平等。

    可惜雲不飄生在末世后,若是她在末世前,一定會知道被老吳念念不忘的和平世界,多得是如這裡一般犧牲別人成全自己的人。

    人性而已。

    不過是某個性別在這一點人性上統一戰線集體實施對另一性別的人性摧殘和掠奪。

    男尊,還有女尊,皆是如此。

    而同樣如此的,還有階層,近在眼前的,王府里,不就是一個階層對另一階層的歷史性長久性的壓制?大階層里還有小階層,丫鬟里還分三六九等呢。

    這不是一個仙人能改變的問題。

    因此,衛啟慧今日只能是吐吐口水,或許她輪迴多少世后,偶爾覺醒無數世的記憶,感慨一聲:天吶,我竟然還在那樣的時代生活過,生活的還算不錯,真是棒棒噠。

    眼下的她卻是蔫蔫嗒。

    思想走太遠。

    沒有感同身受的雲不飄只能幹巴巴的安慰她:「咱們來看看冰人館建成什麼樣的好看,我找叔要錢,一定讓你滿意。」

    衛啟慧:...這話題轉得真不高超。

    打起精神,做好眼前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