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找故人(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找故人(一更)字體大小: A+
     

    不欲說卿未衍,墨傾城說,若是能找到她昔日的同伴,可以讓他們幫雲不飄去取東西,靈植,隨便嗑,法寶,隨便用——前提是她能用上。

    怎麼找?

    是時候使用公主的力量了!

    這個世界有什麼角落是夜遊到不了的?有什麼人是夜遊找不到的?白骨都給你翻出來,魂魄都給你拘過來。

    墨傾城說了三個人:暗妖,男,妖族。橙七,男,妖族。泡泡,她的魔寵。

    雲不飄:「不是妖就是魔,你被仙族放棄了呀。」

    墨傾城輕笑:「是呀。」曾經痛徹心扉,如今提起卻不甚在意。

    「咦?當初卿未衍好像帶了個女孩子來找你,那是——」

    「靈寵,很會規勸我棄惡從善,」墨傾城語氣淡淡:「這樣的靈寵,我要不起,早給了她自由。」

    雲不飄不贊同:「應該殺掉她呀。」

    墨傾城愕然,這樣的話,不像雲不飄能說的,被附身了?

    並沒有。

    雲不飄道:「這就是一組失敗的實驗數據吧。」

    背叛的人,不應該永絕後患難道等著她下一次再坑自己嗎?

    敵人尚且要往死里弄,為什麼自己一手養成的背叛者就要放過?

    墨傾城:「...不然下次?」

    雲不飄重重點頭:「這事你記著。你弄不了,提醒我,我找人做她。」

    墨傾城:...其實...算了,不說了,不然這個更生氣。

    說起三人:「暗妖擅長隱蔽,橙七特別機敏,泡泡它還不能化形,他們三個活下來的幾率最大。我存活在你身上的事情不是秘密,他們知道了一定會來找我。你可以讓你的人在氿泉周圍找一找。信物的話——就怕他們不會相信,他們也不會輕易進城來吧?且絕對不能讓他們被人發現。」

    這是個問題,要找他們,雲不飄不能親自去,告訴了別人就有了泄密的可能。

    雲不飄思考,頭兒去滅後患,不想將他喊回來,那就——商未明。

    會長的態度,對哪族都不親近,對卿未衍所在的太元門更是膈應,他也不缺錢,應該可以尋求幫助吧?

    墨傾城表態:「可以,商師兄的話可以一試,大不了損失些東西罷了。」

    雲不飄呼喚商未明。

    商未明來了不客氣:「好大的架子,我這個會長被你支使得團團轉。」

    雲不飄諂笑:「會長,幫個忙唄。幫忙找個人。」

    暗妖,雲不飄只說了這個名字,因為暗妖最會藏最會跑,真的發生不好的事情,暗妖完全可以保住自己。

    聽到這個名字,商未明默了默,大有深意的看著她:「這是不一味逃避了?」

    這話對墨傾城說的。

    雲不飄賴皮臉:「會長——」

    「我知道他在哪裡。」

    什麼?

    「就在我家。」

    什麼!

    驚得墨傾城恨不得鑽出來當面問。

    「不是氿泉,是我的洞府,之一。」商未明笑笑:「他沒死,從終余山逃出來,只剩半口氣,被我揀了。我跟他從前就認識,算是有些交情,順手塞我洞府里了。」

    雲不飄呵呵:「那個,她說謝謝。」

    靠近拉袖子:「會長你真好,你怎麼不早說呀。」

    「你們也沒問呀。」商未明拉回袖子,不客氣道:「她若是死了,暗妖正好不用再惦記。」

    雲不飄:「...會長,暗妖是個男的吧。」原來你喜歡這口?

    商未明敲她腦袋,很大力:「你這腦袋裡塞得什麼?昨天半夜又被雷劈來說說你又做了什麼?」

    雲不飄不敢說她八了八卿未衍和天道,她怕再被雷劈,才修好的屋頂呢。

    「會長,你帶暗妖來唄,有事情需要他幫忙。」

    「呵,不如先說說你們在策劃什麼,卿未衍他做什麼去了?」

    別以為他不知道,隔壁的隔壁,鐵定不是本人。

    雲不飄嘿嘿嘿搓著手說了幾人的計劃,商未明聽得嘆為觀止,豎大拇指。

    「幾日不見,你變奸詐了呀。」

    雲不飄黑線:「我也很難的好不好,這麼多人圍著我我沒瘋已經是我心理素質過硬。」

    商未明看著她,彷彿在看一塊肥膩的肉,吹一口氣哆嗦的那種,嘖嘖嘖。

    外面全是野狗。

    「我會帶他來,等著吧。」

    人走後,雲不飄與墨傾城道:「會長是個好人。」

    墨傾城嗯了聲,不好說她曾經身邊全是好人,可後來——希望商未明是真的不在乎她代表了什麼。

    商未明在乎嗎?當然不在乎,當活著只是活著,看曾經自己在乎的在意的,全是嘲諷。

    看戲就好,順手推動一下劇情也行。

    雲不飄出來園子,天上灑下點點涼意,手一托,細雪沫子落在手上便化了。

    這是下雪了?

    昨晚打雷帶來的?

    她笑語道:「沒白挨劈,這是今冬第一場雪吧。」

    氿泉四季分明,一年四季有不同的美麗風景在。

    雪沫子飄到晚上變大了些,等第二天早上起來,地上屋脊上薄薄一層白,太陽出來一照,融化了去濕潤了空氣。

    吸一口,沁人心脾,帶著絲絲的甜。

    這下的不是雪,是糖吧。

    看著蹦蹦跳跳向她而來的於心心,雲不飄酸溜溜的想。

    看到沒,人家有個傻書生在後頭叮嚀「小心,雪後路滑」呢。

    孟維並沒過來,裝得跟只是同事似的。

    「飄飄飄飄飄飄,」於心心挽著雲不飄的手,一疊聲的叫著彷彿向全世界宣告她的甜蜜,將人拖到亭子里,開心宣布:「我爹說,孟維行。」

    「哦,那孟維說行不行叭?」雲不飄不承認自己嫉妒。

    「哎,」於心心不怎麼有誠意的嘆了口,眼睛彎彎,嘴角彎彎:「我還沒跟他說,但我覺得他應該知道了吧?」

    是,瞎子都看出你喜歡他,畢竟第一次見面您就要送人家一座樓呢。

    等等——難道是因為自己太小氣?

    如果自己對哪個說:我給你蓋一座樓,是不是也能成?

    雲不飄悄默默記下這個辦法。

    聽到她心聲的墨傾城:你不是誤入歧途,你根本就是自己踏出一片歧途啊!

    有心要說,旋即自曬,好像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案例,自己的經驗更不能套用,只能沉默。

    「但是我覺著呀,他也是喜歡我的呢。」

    少女偷樂的悄悄話,多麼的扎心。忽然今天不想看到她。

    雲不飄咬牙:「心心呀,我要去王府拜訪王妃,你今天自己玩呀。」

    攆人不合適,只能她這個主人走。

    單身狗的悲哀。

    於心心哎呀一聲,打量她:「換身衣裳呀,你這個太家常了。快去快去,我也忙著呢,不能陪你玩。」

    她忙什麼?雲不飄向前頭望了眼,哼。

    衛啟慧見她來很開心,指著桌子上鋪開的幾張紙:「正好你來,你說,咱們的衙門叫什麼名字好。」

    只見幾張紙上寫著月、媒、紅線、冰人之類的字眼。

    雲不飄想也不想,指了冰人二字:「那日不是說是冰人衙門?」

    衛啟慧:...好有道理,感覺自己是在自尋煩惱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