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找劈(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找劈(二更)字體大小: A+
     

    孟婆婆笑著道:「老婆子已經過上往日想都不敢想的日子,沒別的想法,我老了,正好在家看門。」

    她對問芳道:「你才該想一想終身大事了。」

    問芳一陣臉紅,她做過道姑,眼下說是還俗也說得過去,且她單身是情勢所迫,在她的觀念里,無論受到的教育還是自己的憧憬,仍是希望身邊有個知心人的。

    只是高不成低不就...還有她的年紀...

    孟婆婆就道:「姑娘說的冰人衙門,沒道理自家人不用的,我看啊,咱走走後門。姑娘不是說王妃主管?王妃張羅肯定少不了識文斷字的,跟你配。」

    問芳咬咬唇,怕不是要配個老鰥夫,可誰不想做那個唯一呢。

    雲不飄點點頭:「嗯,我跟王妃提一提,不著急,咱們慢慢找。寧肯晚一些,也不能糊弄。」

    眾人都道是。

    問芳心下稍安,不免期待起來。

    而扈叔,眼下一顆心全掛在媳婦的大肚子上,他本就沒什麼野心野望,手裡分了不少金銀,媳婦給出的主意,買了宅子還有城外的地,已經很滿足。

    不好意思表示,跟孟婆婆一起看門,還要看顧著家裡,讓雲不飄見諒。

    所有人說完,有志一同看東福和杜三繆。

    東福:「看我們做什麼,我們又不是凡人。」

    雲不飄:「你就沒個小目標,比如修鍊到天階?」

    東福腰一彎,不敢,沒那個膽量。

    杜三繆道:「我希望老魅放我走。」

    雲不飄當沒聽到。

    目標一豎,鍋子熱騰騰的一吃,人生真是熱血沸騰呢。

    回到後院,卿未衍站在黑暗裡忽然出聲。

    「我希望,見到她。」

    雲不飄嚇一跳,拍著小心口:「我又沒攔她。」你沖我使什麼勁兒。

    但卿未衍這次就是沖她使勁兒來的:「你與她好好說,有些事逃避不了,我逃不了,她逃不了,所有人都逃不了。」

    雲不飄迷糊,這又是什麼謎語嗎?

    卿未衍輕聲:「是我太弱。」

    沒頭沒腦一句話,轉身就走。

    雲不飄莫名其妙:「他什麼意思?」

    墨傾城無情緒:「他說,我與他都逃不過命運。」

    雲不飄:「命運又是什麼?」

    生在末世,世道崩塌,哪裡來的命和運,末世的人才真正命不由己又命只由己。

    只看實力。

    想到此間種種,所謂天道,雲不飄來了興趣:「命運是由天道制定?」

    墨傾城:「萬事萬物成天道,命、運皆在天道中,但天道也不能私改天命。唔,一句兩句說不清。」

    雲不飄換算下,大約天道便是研究所所長吧,權利很大,但不能亂來,有監管的。

    「那什麼監管天道?」

    墨傾城一愣,天道是他們意識中的最高和不可挑釁,從沒想過天道會被監管。

    「大概...萬事萬物吧。」

    雲不飄默,組織許可權太不清晰。

    「那他對我說這些什麼意思?讓我勸你——認命?」

    雲不飄覺得荒謬:「假如讓你認命,他不應該把我殺了?」

    墨傾城默了許久,等雲不飄平平躺在坑裡,突然開口:「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已經被拉進來了。」

    什麼?

    「我和卿未衍的劫數,你已經陷進來,成為不可缺少的一環。」

    什麼!

    雲不飄蹦起來:「你給我說清楚,你和卿未衍什麼劫數?」

    不是墨傾城去死嗎?卿未衍有什麼劫?

    「他——」

    良久,又過了良久,沒等到墨傾城再開口。

    愁死個人,雲不飄咚一聲後仰下去,無力:「吊人胃口很缺德的呀。」

    這時墨傾城才開口,悶悶的:「我不知道。」

    雲不飄瞪眼,更缺德了好不好!

    「我有猜想,但說不出來,大概是天道壓制。」

    「天道壓制?你在我的殼子里天道壓制你我怎麼沒感覺?」

    「這便是天道之威了。」

    雲不飄翻了個身,嘟囔:「裝x。」

    不懂這個奇怪的詞什麼意思,但墨傾城大概猜出來,心頭默默的爽。

    早就想罵了,膽子不夠。

    躺了好一會兒,雲不飄躺不住,爬出坑去敲卿未衍的門。

    「天道讓你幹啥?」

    卿未衍兩手扶著門,怕半夜進來個採花賊似的,不讓她進。

    「你猜。」

    雲不飄一指天:「毀天滅地?」

    不等他開口:「不會吧,毀它自己,它沒腦子嗎?」

    卿未衍越過她看天邊,友情提醒:「看著要下雨。」

    有雷電的氣息。

    雲不飄摸著小下巴:「以我看話本子的經驗,把人逼上絕路這是要成魔呀。難道你的命運是成一代大魔頭?你變成大魔頭對天道有什麼好處?」

    卿未衍不置可否。

    「難道——」雲不飄瞪大眼,捂著嘴,上下打量他,震驚、駭人、不可置信。

    卿未衍皺眉:「難道什麼?」

    「難道它打的你的主意?」

    嗯?

    「天哪,太不要臉了。你和墨傾城才是一對,它安排墨傾城死,讓你活,還讓你變成魔。這分明是怕你不接受它的形態,先剷除墨傾城這個絆腳石,再讓你變態深深愛上一個虛無的存在啊——」

    「好險惡的用心——」

    「它挖墨傾城的牆腳啊——」

    「嘖嘖,你個禍水——」

    咔嚓——

    胳膊粗的閃電劈下來,雲不飄頭頂冒煙倒了下去。

    卿未衍額頭黑線臉皮直抽,右手停在半空中——這次老天劈得太對了,老天不劈,他劈!

    什麼玩意兒!

    她說的什麼玩意兒!

    她腦袋裡想的什麼玩意兒!

    轟轟轟——又是接連幾道雷,把雲不飄往死里劈。

    讓你嘴賤讓你嘴賤讓你嘴賤——

    卿未衍冷眼看著,無動於衷。

    該!

    便是墨傾城,也不知該說她什麼好。

    這不是找劈嗎?

    魅無端從門縫裡看,嘖嘖搖頭,他家崽喲,可會找死呢。

    等天之威散去,卿未衍仍是不動,高高在上睥睨坑底的人兒,咋還沒死呢?

    咳咳,魅無端出來撈人,嚴肅對他道:「損壞財物,賠。」

    不是你她能惹來雷?

    抱黑炭頭回屋,給她擦臉:「該閉嘴就閉嘴,什麼話都敢說,我都聽不下去。」

    雲不飄咳咳,一股一股的吐黑氣:「我是真這樣想的。難道真愛不能跨越種族和形態嗎?」

    天地良心,她真的沒有冒犯的意思呀。

    真愛面前,人人平等哇。

    魅無端一毛巾懟她嘴裡:「上頭還沒走呢。」

    雷聲猶在,你反省吧。

    雲不飄嗚嗚:「曠世奇緣,大家不都愛聽?」

    可你編得太沒譜。

    「不公平,天道也是人,憑什麼天道不能談戀愛?」

    咔嚓——轟——嘭嘭嘭——

    屋頂塌了,好大一個洞。

    魅無端一頭的土,吐出一口黃吐沫:「你侮辱它。」

    雲不飄:「...嗚嗚。」

    我在給你爭取權利!

    老天: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你連癩蛤蟆身上膿包都不如!

    「嗚嗚,頭兒,你說,墨傾城和卿未衍的死劫究竟是什麼?他們兩個有什麼值得天道給安排這麼轟轟烈烈的死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