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巧遇(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巧遇(一更)字體大小: A+
     

    杜三繆沒有問出個所以然,氣得學凡人說話:「惟女子難養!惟女子難養!」

    呵,自己大腦發育不良,理解不了百轉千回的腦迴路,還怪別人太高級?

    家裡所有女的都不正眼看他了,其他男同胞為免惹火燒身,自覺與他隔離。

    杜三繆:...干!

    找魅無端撂挑子:「老子不幹了,陰陽怪氣誰伺候她!」

    魅無端先擺出知心姐姐的姿態:「遇到這種問題,建議你先把自己擺放在對方位置上按對方的思路反思自己。」

    不等杜三繆不可思議問他是不是瘋了,魅無端又換了狂拽的霸主路子:「不反思,弄死你。」

    杜三繆:...爺倆兒就沒一個正常的!

    魅無端態度很明確,要麼,哄他崽子開心,你好好活。要麼,你去死。

    不接受別的一切條件和要求,誰讓你弱呢。

    大概這個時候,杜三繆應該能理解幾分雲不飄的心情。

    呸,老子理解她個屁!

    杜三爺是不可能去道歉的,冷戰就冷戰,但云不飄在意嗎?

    所以兩人之間繼續誰也不看誰,杜三繆只以保護她的安全為己任,別的一句話不多說。

    雲不飄:不說最好,清凈。

    對此,魅無端沒覺得什麼,小兩口冷戰個冷戰個情調,他樂意幫著說合。但這兩人又不是小兩口冷戰到死也沒什麼損失。況且,杜三繆自己生氣,他家崽子可不在意他,何必多他這個事。

    於是杜三繆更氣了,除了氣還憋屈,有火沒處撒。

    連孔或雲澗再次上門來,他都不屑看兩人一眼。

    「什麼?」聽了兩人的問詢,雲不飄掏掏耳朵,睜大眼睛:「不是吧,人家好好在自家呆著,礙你們什麼事了。」

    雲澗尷尬:「所以我們才來打聽一下,沒想到原來你就是背後靠山呀。」

    孔或一本正經:「她徒留人間只會慢慢死去。」

    雲不飄呵一聲:「她本來就死了。」

    孔或:「那棵海棠樹,老到頭了,最多,還一年的日子。」

    雲不飄沉默。

    他們說的是王棠兒。

    話說兩人被杜三繆算計一遭差點兒死去,雲澗好說歹說,終於讓孔或認識到氿泉不是他們見識過的任何一處,答應他小心行事,其實就是跟在雲澗屁股後頭絕不衝動。

    雲澗說了,他再敢衝動行事,回山門一定讓他師傅扣他生活費。

    為了乾癟的口袋,孔或沒怎麼猶豫便屈服了。

    上次雲不飄說她這裡的夜靈都是登記在案正規聘用,兩人用了些獨特的渠道確認了這一點,自然不好出手。天師的天職在,督促他們傷好后立即滿城遊逛,發展業務。

    不止捉妖捉鬼,坑蒙、咳咳,測算占卜,他們也做的,抓個妖得銀子固然開懷,但尋個物得幾枚銅板他們也不嫌棄呀。

    可惜,氿泉人民太忙了,忙認字忙做工,忙娶媳婦忙吵架,如今連買菜多個一文都要擺開車馬辯一辯,大概也沒時間沒心思去思考人之外的東西。

    妖魔鬼怪都寂寥呢。

    於是兩個最正宗最嫡系的天師便失了業虧了空,只得自己找上門。

    找著找著,找到雲不飄盤下的那荒宅。

    實在太礙眼,左鄰右舍都人丁興旺,偏只她家大門斑駁苔蘚遍地,稍一打聽,便知道這裡出過滅門的慘案。

    滅門,第一懷疑便是怨鬼停留不去啊。

    雲不飄破案破得太清奇,加之官府也不需要向哪個被害人的親戚交待,苗縣令只是記檔案子真相,並沒廣而告之。

    因此周圍的人仍退避三舍,兩人理所當然探險獵奇。

    也是雲不飄不上心,根本沒想過修繕宅子,孟償來過幾次,又不是給人住的何必費那個銀子,而另一個來過的,王問王縣令,還以為他姑就喜歡這調調,畢竟不是活人了嘛。

    就這樣扎了天師的眼。

    兩人青天白日摸進去,摸到后宅,迎面跟坐在池塘水面之上盪鞦韆的王棠兒撞了個正著。

    大眼瞪小眼。

    青天白日的,夜靈都如此囂張了?

    王棠兒單純心性,頭次見外人,很開心的揮手打招呼。

    別說,畫面真養眼,一樹海棠,清幽水面,粉白衣裳的女孩子眉眼明媚的微笑,小手招呀招。

    招魂手嗎?

    如臨大敵。

    就要拔了葫蘆收。

    腦後生風,一根大棒子襲來,雲澗轉身架住。

    王問兩手握著大棒,腳邊放著竹籃,滿滿的紙錢,還有金銀紙紮的頭花。

    「大膽刁民,敢擅闖民宅!」

    兩人看得見王問身帶青氣,那是官氣,雲澗腦子一轉,立即往回撤,孔或吭哧吭哧跟著跑。

    出了門,雲澗便想到雲不飄,這氿泉太奇怪了,遊魂合法,官員養鬼,不敢貿然行動,想著不如找熟人問一問。

    氿泉城裡的熟人,只有雲不飄一個。

    沒想到,這一問,問到了正主頭上。

    雲不飄說了王棠兒的事,道:「她未作惡,與海棠樹融為一體,也沒有去投胎的打算,你們不能收她。」

    「不收不收。」雲澗訕訕,其實一照面便看清了的,王棠兒身上氣息很乾凈,依他的看法,當沒看見罷。

    只是師叔——

    孔或想說話,眼角看到門口一閃而過的杜三繆,老老實實閉了嘴。

    雲不飄憂愁:「不到一年了嗎?該怎麼辦呀?」

    雲澗誠懇道:「不若你勸勸她,如果她願意,我們可以用法子將她與樹分開,仍是可以去投胎的。她魂體清澈,下輩子應該不差。」

    「多謝你們與我說。」雲不飄客氣送客。

    兩人出來門,一抬頭,看到掄他們大棒子的人就在門外,臉色沉沉。

    果然是認識的。

    兩人點點頭走了,王問進門一臉擔憂:「小姑姑她——」

    雲不飄笑笑,好奇問道:「不年不節的,你怎麼去那了?家裡添丁去報喜的?」

    王問忍不住笑:「其實是與小姑姑告別的。」

    喜氣止不住往外冒。

    雲不飄一愣:「恭喜恭喜,王大人高升了呀,這是——要走?」

    有些惋惜呢,王問是她共事的第一人。

    王問拱手:「托您的福,京里空了不少位子,家裡運作了番,我要回京了。」

    當然,他自己的能力也不差的。

    兩人說著話坐下來,王問收了喜氣復擔憂:「我去與小姑姑告別,也想問她一問,可願隨我回京。畢竟我們是京里的家族,雖然小姑姑她不能——但在祖墳附近找一塊風水好的,也能享子孫香火不是?」

    他頓了頓:「小姑姑一個人孤單良久,不定家裡還有沒走的人,一家子,有話說呀。」

    雲不飄點點頭:「她怎麼說?」

    想到王棠兒的話,王問苦笑:「她說,她只記得她的娘親,別人,全忘了。」

    哦,還知道他這個大侄子。

    王問又道:「叔祖母她自然是葬在祖地的,我勸小姑姑走,小姑姑搖頭,說她感應得到,叔祖母早投胎去了,祖地里埋的不過一具皮囊,而她的皮囊,早化為大樹一部分,遷沒得遷,也遷不了,沒有團圓的必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