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冷戰(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冷戰(二更)字體大小: A+
     

    玉臨陌感動:「先生們大義。不知他們有沒有搏擊長空的理想。」

    雲不飄反應了下才把「搏擊長空」翻譯來,心裡翻白眼,有話直說行不行,還搏擊長空,先生們又沒生翅膀。

    直接道:「叔你想太多,我放先生去,便對大央之外不公平,到頭來還是害了大央。」

    玉臨陌好可惜,大概也猜到什麼,不再提。

    關於線上教育一事,因為朝廷的表態,雲不飄贏。

    但氿泉之辯並未因此而消停,反而更加彭**來。讀書人腦子太靈,總能三言兩句間找到各種對方的漏洞,各種別彼此的苗頭,竟將文辯之事發展的越來越烈。

    氿泉上空的文正之氣,也漸漸發展壯大,看得一眾義工頗為眼紅,可惜,他們吸收不了。不少人蠢蠢欲動,算計假如自己去死一死,投個胎,生成個有靈根讀書好的天縱之才,再到氿泉將這文氣吸收一空,會不會比現在更好。

    可惜,想想也便罷了,別的不說,死一死去投胎,到了冥境可什麼都不是自己說了算的,誰知道下輩子是人是畜。

    只能眼巴巴看著。

    而玉臨陌規劃的城北新區日見雛形,街道甚是寬闊,有商家從中見到巨大商機,主動去找官府商議買地買房或合夥開發事宜。

    老於專門過來一趟,問雲不飄有沒有意向買塊地建個宅子或建些商鋪做生意。

    他道:「知道你不缺錢,圖個樂趣罷。」

    他還有一層意思,姑娘年歲到了,現在準備嫁妝都晚了。

    對,沒錯,雖然知道雲不飄是仙子,但因為自家女兒的影響,老於越來越忘了這層身份,拿自己女兒當參照,為雲不飄操著一份出嫁的心。

    於心心嫁妝逐年加厚,雲不飄準備了啥?嫁過去會被欺負的。

    雲不飄饞得不行,但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出城門。

    想想也心酸,城北外擴已見雛形,城東城南有衛啟慧建的工坊如火如荼,城西可能也會緊跟而上。以後,現在的氿泉城大約便是內城了,難道她以後就被禁足在小小一內城?

    唉一聲,喊孟維:「跟你於伯父去,支賬上的金銀聽你於伯父怎麼分配吧。」想了想:「問下大傢伙兒,看他們要不要隨一筆。總之聽你於伯父的,要虛心,要孝順。」

    孟償不在,就讓這個外甥孫子扛起他的責任來,年輕人,就要多歷練。

    孟維:...虛心應該的,孝順?

    老於炯炯盯著孟維看,不乏挑剔。

    孟維臉蛋忍不住的發紅,越來越紅,一想到於心心經常過來熱情的搭話,心裡發虛,不敢看老於。

    老於笑了笑,笑得意味不明,有幾分涼。

    孟維硬著頭皮跟著走,臨走前回頭望一眼,似求救命。

    雲不飄熱情揮手,年輕人,把握住機會,給第一富當女婿,你不虧。

    轉頭自己又酸得不行,自己都沒著沒落呢,操心別人。於心心她成年了嗎?

    孔或和雲澗終於醒了,杜三繆仍是耍了個心眼兒,兩人昏迷有脫力的原因,更多是因為吸入毒氣。

    他沒說。

    東福和他同樣的想法,沒把兩個天師當回事,知道死不了便覺得沒必要提,其他人自然看不出。而雲不飄頭次見天師這種稀罕物種,一竅不懂。

    因此兩人只依靠頑強的生命力活了過來,琳琅很驚喜。

    「你們終於醒了,我家姑娘因為你們都沒參加登高節呢。」

    兩人一頭霧水,我們昏迷、你家姑娘、登高節,其中存在關聯嗎?

    要去找杜三繆鄭重道謝。

    琳琅很為難,因為這事,雲不飄和杜三繆已經冷戰誰也不看誰一眼。他能理解幾分雲不飄為什麼生氣,若是知道這兩人誤把仇人當恩人,還不知會氣成什麼樣呢。

    杜三繆,本能的不想得罪。

    於是,琳琅心眼一動,攔著兩人,將杜三繆誇成見義勇為急公好義最討厭被人感激的大俠人士。絕對、絕對、不要去謝他,不然他會以為你看不起他!

    兩人迷惑,還有這樣的人?

    孔或哈哈一聲:「仗義!大恩不言謝,以後恩公有什麼事但只吩咐一聲。」

    豪邁的領著小師侄走了。

    倒是雲澗覺得不對,以杜三繆的行事,哪哪看都不像什麼大俠。

    琳琅一轉身,差點兒碰上杜三繆的鼻子尖。

    杜三繆伸著頭,磨牙:「小崽子能編哈。」

    琳琅眨眨眼:「我以為您喜歡聽好話。」

    杜三繆牙疼。

    琳琅認真勸道:「杜爺,你給姑娘好好認個錯吧,你看,姑娘不理你,我們看著也難受。」

    你多可憐啊。

    杜三繆瞪眼:「滾滾滾。」

    琳琅操碎心的嘆一口,背手邁步走了,好像背負了一座山。

    杜三繆磨磨牙,丫的,連個小崽子都敢來嘲笑自己了。

    怒氣沖沖,找到雲不飄。

    雲不飄目不斜視穿了過去。

    杜三繆:「...你是什麼意思?」

    雲不飄站住腳,不回頭:「不想理你的意思,還不明顯?」

    氣得杜三繆轉到她前面,暴躁:「老子有過的女人如過江之鯽,沒哪個像你一樣敢給老子耍臉子。」

    雲不飄看神經病一樣看他:「我又不是你有過的女人,我又不喜歡你,怎麼不能給你耍臉子?」

    頓了頓補充:「你不要想太多,我不會喜歡你的。你太老。」

    杜三繆:...老子該從哪點反駁?!

    「你就說,你憑什麼不理我?」

    雲不飄奇怪看他:「你不也不理我嗎?我以為我們意見達成一致。」

    ...他就是個鎚子!怎麼錘不死她!

    深呼吸,再深呼吸。

    「我不理你,是因為你不理我。」

    「哦。」雲不飄淡淡點頭:「我不理你,是因為我不想理你。」

    ...我去你——

    「你為什麼不想理我?」杜三繆從后牙磨出這句話,發誓,這輩子沒這麼沒自尊過!

    魅無端:被我踩在腳底時呢?

    「就因為兩個凡人?」

    凡人啊。

    雲不飄冷漠的神情變得憤怒,那怒氣一成又自己泄下來,變得惆悵。

    杜三繆往後一步,狐疑,這看著不正常。

    雲不飄惆悵道:「因為我也是凡人啊。」

    不是凡人,而是弱者,當弱者面對隔了天塹的巨大實力時,再努力也只有一個絕望的結局。

    前途是絕路時的徒勞掙扎與苦中作樂,同事們嘻嘻哈哈說不定哪天突然奇迹就降臨呢,老吳封存失敗的數據哆嗦著笑,奇迹要自己創造。

    在孔或雲澗窮途末路時,雲不飄心頭翻滾的全是曾經的歲月。

    那怎麼努力都逃不過種族滅絕的恐懼陰影的歲月。

    絕望又充滿希望,孤注一擲燃盡所有心血。

    所幸,他們用自己的雙手,無數人用無數的手創造了奇迹。

    孔或雲澗被救回來。

    可她心中的恨升騰。

    不關杜三繆的事,這是同為弱者的惺惺相惜,或者說物傷同類,她就是生氣!

    弱者,太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