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挖坑(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挖坑(一更)字體大小: A+
     

    苗縣令是來感謝的:「昨日知道你忙,你無事了吧?」

    雲不飄笑道:「當然沒事,我什麼本事你不知道。」

    苗縣令上下打量她,痛心:「一定被他們虐待了吧,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走,上我家吃飯去,讓你嫂子給你好好補補。」

    雲不飄一滯,我這臉色吃十全大補丸也補不起來呀。

    孟婆婆不客氣的瞪苗縣令一眼,幾個意思,有本事把你夫人喊來比試比試。

    玉鵬起隔開兩人,不善的瞪眼苗縣令,轉身換上一副委屈臉:「小妹,我也想在城裡找你來著,王爺他非得把我困在城外軍營里,今天一早才進的城門。」

    委屈巴巴,可憐兮兮,讓雲不飄忍不住抬手摸狗頭。

    確定了,田園犬,純種的。

    玉鵬起一僵,竟莫名覺得不難受。

    難道他頭頂欠摸?

    「乖,叔是擔心你,城裡壞人可多。」

    玉鵬起:...我是你哥!

    安撫下自己人,雲不飄好奇的目光對準兩個天師。

    他們能來見自己,沒王府的人跟著,可見玉臨陌完美封了口。

    玉臨陌有那個實力封口,別看天師捉妖捉鬼牛掰的能上天,畢竟還是凡人之軀,他們的師門又在大央,因此玉臨陌只是淡淡的暗示一句,連腦袋不會拐彎兒的老天師都不敢有二言。

    這便是權勢的好處。

    只是來找自己做什麼?

    小天師自我介紹:「青龍山二十五代傳人孔或,二十六代傳人云澗。」

    一屋子的人都茫然,倒是玉鵬起交友廣泛,對青龍山有些了解。

    「青龍山的祖師爺,是天師之祖趙天師。青龍山應該是天下最厲害的天師了。」

    嫡系正派,源遠流長。

    了解僅限於此,這還是他與狐朋狗友玩樂時遇到一個酒肉道士,聽其如此說的。

    眾人仍是茫然,圈與圈的隔閡如此巨大。

    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天師捉的東西,他們這裡都有。所以,這兩人來此的目的是——

    孔或上前一步,正氣凌然:「捉鬼。」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找死吧。

    雲澗一時白了白臉,說好的委婉試探呢?完了完了完了,要死了。

    雲不飄沒覺得自己被挑釁,畢竟如今她也是有常識的人了,嚴格說來,天師捉的是遊盪人間的夜靈,比如王棠兒那般,哦,王棠兒只有一半算夜靈,還有一半算精怪。

    夜遊和夜靈有著天大的區別,仿若有無靈根。

    夜遊屬幽境,求長生。夜靈歸冥境,入輪迴。

    他抓不了她。

    且雲不飄覺得被玉臨陌警告過應該不會這麼沒腦子。

    於是她笑笑,問他:「在哪兒?」

    孔或看著她坦然大方的模樣,有瞬間的猶豫,雲澗急忙搶過話頭。

    「縣主你家圍牆底下有不少不該存在的夜靈。你知道吧?」

    這個啊,雲不飄恍然,她都差點兒忘了。

    不過,這個沒什麼不可說,孟償做事周到的很,請先生的時候過了正規手續,屬於合法滯留人間,而那些守門的夜靈雖然是魅無端抓來的,但細心的孟償也給補辦了手續的。

    且那些夜靈乖覺的很,多是嚇唬不懷好意的人,並無真正傷害過哪個。

    她輕鬆笑道:「這個呀,他們是我請來幫我看家護院的,過了冥府正經手續的。」

    雲澗呆住,冥府允許?

    孔或不信:「你說可以就可以,你以為你是誰?」重重一哼:「我看你——」

    熟悉的捂嘴。

    雲澗捂著嘴,討好一笑:「縣主別跟我師叔計較,他腦子不好使。」

    雲不飄笑笑,大度道:「沒事兒,我還是頭一次看見天師呢。天師都是這樣嗎?」

    她指著孔或。

    雲澗尷尬,不,請相信,我們的職業隊伍很高大上的。

    他賠笑,不乏試探:「縣主說的,一查便知,一定不會騙我們。」

    雲不飄心大道:「嗯,你們去查吧,我們是合法經營。」

    還很開心的樣子,大約是因為我合法我光榮?

    雲澗頭次遇見這種款式的,滯了滯,歉意的點點頭,便要拖著人走。

    被攔住。

    杜三繆。

    杜三繆挑挑眉:「天師?能捉妖?」

    兩人本能的戒備。

    這個人,應該是個人吧?不簡單。

    「巧了,我遇見一件邪門的事,不如請兩位出面。」杜三繆手一轉,手心裡十兩的小銀錠是如此的雪白耀眼。

    做天師的就沒一個富的!

    不是賺不來錢,而是花出去的太多,比如必花項:符紙硃砂,最上乘的才能制出最好的黃符,單單這一項,便是流水的銀錢。

    因此山門教育弟子從小灌輸:快快長大,長大了自己賺錢想買什麼買什麼。

    實則是:長大了自己賺錢可別花家裡的了,承受不起。

    兩人眼睛都發直。

    「這是——定金?」事後還有——更多吧?

    一大一小同步摸腰間垂著的布袋。

    杜三繆笑意深深:「事成之後再付九十兩。」

    咕嘟。

    孔或懷疑:「真的假的,我觀你不是好人。」

    雲澗也持懷疑態度:「閣下不是普通人吧。」

    不是好人的杜三繆不以為意笑笑:「是。」痛快承認:「對方有點兒道行,我買兇殺人。」堂堂正正。

    孔或:「...」

    雲澗:「...那你可知對方是什麼妖?」

    「唔,不過是一棵成了精吃了人的小楊樹,哦,還拘了人的魂魄做壞事。你們抓得了不?」

    抓,肯定得抓,天師的天職,沒有銀子也要去抓。

    當即細細問了位置,兩人立即出門準備去了。

    「你搞什麼鬼?」所有人都不相信杜三繆只是簡單的請人抓個妖。

    「真的有這個樹妖。」杜三繆聳肩:「吃了幾十人了,只是沒化形,算不得真正的精怪。野物而已,留給凡族自己處理吧。處理不了,就多死些人,等它能化形了,自然會被帶去該去的地方。」

    而換到妖精的地盤,呵呵,希望它能活過三章。

    杜三繆道:「是我閑來無事發現的,那樹妖做事倒是謹慎還沒露出馬腳,本來想等心情不好的時候順手拔一拔,既然有人送上門來,正好送他們去。」

    眾人啊啊。

    玉鵬起張大了嘴,感覺呼吸不來,從說這裡有夜靈開始,他的世界已崩塌。猝不及防的真相讓他大腦缺氧,他看看杜三繆,再看看眾人,最後看向雲不飄。

    「妹、妹妹妹妹——」這都一群什麼人啊?

    而有一定接受能力的苗縣令卻自顧按著自己的思路理解消化,上次那麼大的雷,又是一死劫吧,縣主她離著成仙越來越近了吧?身邊有個比天師還厲害的朋友也很正常。

    孟維唯有沉默,在同事們有意無意的放水下,他大概已經能拼湊出真正的真相了。

    真相是...何其有幸啊。

    開始有客上門,笑語盈盈,帶著禮物,拜訪縣主的。

    雲不飄自覺不會應酬,回了後院,讓玉鵬起代表她招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