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賠償(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賠償(二更)字體大小: A+
     

    炸了懸花殿的事不好了,不然魅無端怎麼連雲不飄被劫持都沒現身呢,一心一意跟苦懸花鬥法。

    因著商未明強硬徵用義工,她的陰謀伎倆不得逞,苦懸花收了心思專心拉著冥主和殿主們只與魅無端掰扯。

    當然,他們的掰扯,包括並不僅限於口角。

    架打了好幾次,每一次苦懸花恨不得將魅無端斬殺當場,可惜,魅無端總是拿捏的剛剛好,剛剛好打贏她又不至於讓她太狼狽。

    反而讓人覺得他深不可測來。

    魅無端:「你又打不過我,何苦糾纏。若不是你為老不尊算計我徒兒,我徒兒能去炸你的殿?何況她年紀小又是頭一次出手沒個成算,把你殿炸平了也不是有心的。你何必跟個孩子斤斤計較。」

    氣得苦懸花舊傷未愈又添新傷,呵,說的真輕巧,有本事我也去炸平你的殿你也別生氣呀。旋即想到破破爛爛的無端殿,炸無可炸,又是一陣心血翻騰。

    小的不是人,老的也不是人,當年親手把自己的幽冥殿拆成那熊樣。

    一瞬間,苦懸花深深疑惑,跟這樣的神經病糾纏,自己也病得不輕吧?

    不行!必須追究!不然她苦懸花還怎麼在三十六幽冥立足!

    打了談,談了打,終於,在冥主和一眾和事佬的說合下,兩人心平氣和坐下來商量賠償方案。

    苦懸花是主動挑釁,雲不飄是反擊過當,種種摺合成靈晶,魅無端需要賠償一萬,上等靈晶。

    苦懸花心頭滴血,只自己那些裝飾就絕對值這個價。

    魅無端還討人嫌:「你們女人就愛弄些花的草的虛頭巴腦的東西,有什麼用。不是那些破爛你的懸花殿還燒不了那麼大。」

    得寸進尺!

    又打一架。

    這事算是完結,過沒過去,只有當事人心裡清楚。

    魅無端才回來見他乖乖好徒兒:「好玩嗎?」

    雲不飄回以無聊的表情:「不好玩。」

    凈躺著了。

    問魅無端事情結果,聽到一萬靈晶,兩人默契一眼,找上卿未衍。

    「你雷符炸的不找你找誰?」

    卿未衍:「...活著不需要臉面的嗎?」

    魅無端怪笑:「不好意思,我們爺倆兒好像都沒活著。」

    「...」

    魅無端厚著臉皮道:「算我借。」

    卿未衍輕呵一聲:「幽冥殿宮主,一萬靈晶都沒有?」

    魅無端沉默,要怎樣哭窮?

    雲不飄已經炸毛護爹:「我家頭兒已經許久沒做新衣了!」

    卿未衍:「...」

    打借據,魅無端立即捧著靈晶去還債,回來跟卿未衍哥倆兒好。

    「不醉不歸。」

    卿未衍心累,歸不歸的,就住隔壁。

    因著借錢,雲不飄對卿未衍的態度也好了些,主動示好:「我給你傳話,你想和她說什麼?」

    卿未衍:...我想和她說的話,不適合你聽。

    再說,我直接對你說她也聽得到,用得著你再多傳一道?

    「你與她說——」卿未衍透過雲不飄的眼睛看墨傾城:「我,從未負你。」

    一股濃濃的哀愁瀰漫開來,雲不飄眼角流下淚,她抬起手指一沾,看著上頭晶瑩的淚滴發愣。

    魅無端變色,這墨傾城搶佔了雲不飄的身體?

    並沒有。

    只是情緒傳導過來,雲不飄的眼睛透徹而懵懂,所以,愛情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你眼睜睜看著她自爆,是怎樣的底氣說出你從未負過?難道你們這裡生命不重要?」雲不飄猜想:「哦,你料到她死了變夜遊其實死一死沒關係?可不對呀,她對我說,若不是我出現,她殘魂都不會存。」

    殘魂都不會存...

    卿未衍袖裡拳頭握緊,堅決不改口,不解釋。

    雲不飄狐疑的看看他,再看魅無端。

    「頭兒,我不懂。」

    魅無端攆她去睡覺:「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懂什麼。」

    雲不飄:...我也是該戀愛的年紀了吧。

    將人趕走,魅無端鄭重其事逼問:「你跟墨傾城到底怎麼回事?別說你們的私事我個外人不好過問,但凡你們倆普通點兒也不會牽著三族走,不,現在已經是六族皆動。我家飄飄夾在中間,我這個做家長的有權過問。」

    他是有立場,但卿未衍拒不交待。

    魅無端急了:「你們要死別拉著我家飄飄。」

    卿未衍心道,這個真不由他決定。

    起身回房,留下魅無端對著吃一半的桌子兀自生氣。

    隔壁雲不飄也在問墨傾城:「他什麼意思?」

    墨傾城沒搭理她。

    雲不飄等許久,自己和自己說話:「不是說愛情是甜蜜的?你這個樣子,我到底還談不談戀愛呀?」

    哀傷中的墨傾城立即笑出來:「你談戀愛肯定不是我這樣子,放心大膽的談吧。」

    可也得有人跟她談。

    雲不飄嘆氣:「就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人一直開心一直開心一直開心嗎?」

    墨傾城沉默,當初她以為,她和他在一起會一直開心一直開心一直開心...世事無常。

    「大概沒有吧,太多的事情是我們無法掌控的。等到都被我們掌控了,怕是更沒有樂趣吧。」

    雲不飄老成道:「你說得對,活就活個未知。你看,以前打死我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我會到這裡來,遇到這樣奇怪的一群人。太奇怪了,我還被你寄居了。真是神奇得了不得。」

    墨傾城失笑,這話一聽,還是孩子心性。

    附和道:「打死我也想不到我會在你身上繼續活著。」

    這奇妙的緣分。

    雲不飄笑笑,心裡道一句這樣很好,鑽進空間編課程,上傳,更新。

    墨傾城閑話:「不過是認識個字,看他們如臨大敵,凡族——」她謹慎用詞:「若是能見識到其他五族,大約不會這樣緊張。」

    雲不飄便道:「他們想見識也得先有個好身體,你們殺來殺去他們可抵擋不了。」

    墨傾城認同:「認字總是好事。」

    雲不飄點頭:「我們都這樣覺得,因為我們經歷了。人對未知始終抱有恐懼在。」

    墨傾城笑道:「你還能為他們說話。」

    「嗯,我說的是正常人,不包括那些已經料到是對別人有好處而怕自己被超越的膽小者。」

    有那個給別人下絆子的時間不如提升自己。

    雲不飄道:「看著吧,這事不會如他們的意。但凡事情沒做成,他們還有反對的餘地,但進行了這麼久,老百姓已經接受了,受惠面如此之廣,皇帝反對也沒用了。」

    雲不飄猜得沒錯,皇帝反對也沒用了,更何況野心勃勃的皇帝沒想過反對,甚至,他已經和臣工商議出了好法子。

    第二天一大早,太陽還未升空一切清新朦朧的時候,末來茶樓門口蹲了四個人,分守左右兩邊,大眼瞪小眼。

    苗縣令和玉鵬起在左,一老一小天師在右,官家和道門兩陣營,皆是防備。

    問芳只得去喊雲不飄,這樣守著門,客人們還怎麼敢進來。

    雲不飄起得很早,一躺二十天,不是需要與大陣融合,她才不要再躺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