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劈(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劈(一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當然,她也不承認自己是個壞人,末世里人性被撕擼的更加破碎,她無緣見識以前和平美麗的世界,見識到的多是上一刻為善下一刻作惡或者直面是黑轉身成白,她懵懂的接受這一切,以為這些都是正常,老吳嘴裡那個人人為善路見不平一聲吼的世界她想象不來。

    且老吳一直對他們的灌輸是:任何時候,保護好自己,任何時候,最相信自己。

    不吝於善意,不放下屠刀。

    別人對自己作惡,最好的方式是當場、立即、狠狠、反擊。

    爪子剁掉,就不會再伸出來。

    在見到苗縣令被打得面目全非,看似完好實際五臟六腑受了嚴重的內傷時——這種內傷,在這個醫術落後的時代,真的會死人——雲不飄腦子裡回蕩著四個大字:剁、掉、爪、子!

    摺疊金屬棍,分量頗重,能輕易敲碎喪屍的腦殼,被她拿在手中靈活一轉,噹噹噹噹敲過去,乾脆利落骨頭斷裂的聲音。

    如輕快的曲譜。

    她敲得太快,以至於從她出現、救出苗縣令、敲斷人胳膊一氣呵成,許多人痛得抱著胳膊或跳或跪的嚎出來,眾人才反應來。

    反應來,大氣未出,杜三繆先聲奪人。

    「光天化日之下群體謀殺朝廷命官國之棟樑,你們好大的膽要反哇。」

    眾人一時懵,旋即頭皮炸裂。

    這樣的罪名一安上——

    「他、他、他,他是氿泉縣主的走狗。」

    杜三繆白眼一翻:「人家也是為皇家賣命,難道你們不是學成買與皇帝家?還是你們要賣的皇帝家不姓玉,姓趙錢孫李?」

    可巧,鄰國國姓就有姓趙錢孫李的。

    眾人憤怒,這人、這人!一張口就要誅人九族!

    呸,奸佞!

    「誰也沒打他,是他自己不小心,法、法不責眾!」有人這樣說。

    杜三繆又翻了個白眼:「抓賊抓臟,攻擊朝廷官員的臟手現場捉獲,沒斷手的你們為斷手的謀逆之人開脫?」

    氣個仰倒,這人一開口就把罪名往死里砸。

    還欲再說,雲不飄拉拉杜三繆。

    「我們走吧。」不跟這些人廢話。

    她一開口,眾口對準了她,氣勢洶洶的要縣主給個交待。

    雲不飄心情很不美好,理智上,她知道不該與這些人做無謂的糾纏,她不認同他們的理念,他們也不會理解她的思想。正如他們如此劇烈的排斥,還有更多人歡欣的接納,她已經得到認同,得到支持,她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可,不需要為某些人大動干戈。

    但一股無名之火烘烤著她,蠱惑著她:殺、殺了吧。

    眼底一抹陰冷之色閃過,雲不飄痛苦的按住腦袋。

    墨傾城:「控制住自己,你不是弒殺之人,你是雲不飄,莫要與傻瓜論長短。」

    自己的聲音忽遠忽近,代表雲不飄的理智在劇烈掙扎。

    雲不飄極力控制自己,在四面八方的指責怒罵與惡毒的詛咒中,森然一笑。

    昔日與衛啟慧的說笑浮現腦海。

    視野中扭曲醜陋的面容,不過是自知地位不穩狗急跳牆的恐慌無助。

    她聽見自己輕笑,帶著從未有過的輕鄙和漠不關心,看死物一樣看著四周,將手裡金屬棍嫌棄一收,隨意撣了撣手心。

    開口輕鴻,不啻炸雷。

    「好呀,既然你們如此期望我去死,那便天降道雷,看劈誰。」

    輕輕脆脆的聲音並不大,但所有人都聽清,一時間場面靜止。

    卿未衍和商未明凝重神色,盯緊。

    玉臨陌和梟十一從另一條街上趕來,正聽到她如此說,看到她輕蔑的笑。

    梟十一:縣主...怪怪的。

    玉臨陌勃然變色,她生氣了,她說話了,她不是要降雷劈死所有人吧?

    不可以!

    只是雲不飄是在徵求別人意見嗎?

    她唇角輕輕一勾,右手猛的一揚直指向天,衣袖滑落堆積肩頭,露出一截細細的胳膊,下一刻,就似有雷電從上攀延。

    墨傾城:「你冷靜你冷靜你冷靜冷靜冷靜冷靜——」

    雷母雲你給我住手啊啊啊——

    轟隆——

    不知何時柔亮圓月被黑雲遮蓋,旋即電光照亮長空,降臨大地,眾人腳下被電光照出的影子魑魅魍魎。

    巨雷,從頭而至。

    人群尖叫,四散而去。

    所幸周圍都是熟悉的出入寬闊的屋宇,驚慌奔走下,竟剎那間如潮水退卻,連傷了胳膊的人都自己捧著跌跌撞撞順利躲到一旁屋中,懼怕而隱秘期待的向外看。

    東福要拉雲不飄走。

    被挾著苗縣令的杜三繆勒住跑:「你個傻子,是老天要劈她,你扛她是扛個引雷針嗎?」

    雲不飄的雷劫,誰也扛不住。

    只剩雲不飄。

    玉臨陌驚呆。

    梟十一驚呆到不會說話:「王爺,縣主主主主——」怎麼辦?!

    玉臨陌只能大睜雙眼,這就是仙人的雷劫?嚇死人了。跟那年酷暑雷暴突至劈燃了宮裡一棵百年老樹一樣嚇人。

    被玉臨陌這樣形容,可見上天有好生之德,顧及在氿泉城中便收斂了力道,只降下普通雷霆。

    儘管凡人震撼,但不放在修真之人眼中,但其中的威力嘛——

    天地一片煞白,煞白的一張張面孔上被白色電光照得眉毛一根一根豎起煞是清晰。

    眾目睽睽下,雲不飄站著的地方已看不見人影,而是一道瀑布般的雷霆。

    瞠目結舌。

    這樣雷霆下,人會被劈得灰都不剩吧。

    嘖嘖,一代妖人,氿泉縣主,劃上終結。

    這個禍害,終於沒了。

    呵,怎麼可能。

    他們不知道他們能穩穩噹噹站在這,就代表妖人縣主安然無恙。

    震耳欲聾的轟隆聲散去,持續近一刻的雷霆消失,強光黯下,一道人影原地矗立,指臂向天,一如雷霆來臨前。

    妝容精緻,衣袂整齊,頭髮絲都沒焦糊一根。

    這是——羽化吧?

    眾人心中如此希冀,可惜——

    一根小呆毛啪嘰倒下,雕塑眨了眨眼,她雲不飄又活回來了!

    「哈哈哈——劈不死我——」

    咔嚓——

    什麼破裂的聲音。

    眾人獃獃望去,瞳孔忽的放大。

    他們看到了什麼?!

    聖人廟裡,足足兩人高的同聖雕像,腦袋上多了個豁口。

    或者說,少了一塊。

    少的那一塊,在地上滾落,被高高的門檻攔住,嘭的一聲。

    聽著...好疼。

    這一幕,好像在暗示什麼。

    杜三繆挑了挑眉,萬籟寂靜中神來一筆。

    「給別人設的門檻,撞了自己的腦袋,嗤。」

    在場書生的臉騰的紅起來,腦袋很疼,彷彿撞的是自己。都是明喻暗諷指桑罵槐的高手,誰沒聽清楚這話究竟說的哪個意思呀。

    可是——

    雷霆明明劈的是那縣主,為什麼受損的是同聖的腦袋?

    憑什麼?!

    梟十一后怕的望天,吶吶:「縣主有天庇佑啊——」

    玉臨陌:...本王很肯定,就是她自己動的手!

    劈同聖,劈腦袋,劈掉一半。

    眾人眼裡,是天劈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