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章 明暗的較量(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章 明暗的較量(二更)字體大小: A+
     

    梟十一擔憂的望著下面,半晌:「王爺,矛頭越來越指向縣主了。」

    玉臨陌淡定的喝茶:「本就是她起的事。」

    淡淡看梟十一一眼,這可憐見的,不知道人家是仙子,這陣仗人家根本不放在眼裡,看這憂心忡忡的,這可憐。

    梟十一:...王爺這眼神是幾個意思?

    而透過大陣觀看一切的雲不飄氣壞了,都喊著要燒死自己還沒個人出來攔?

    杜三繆老神在在:「玉臨陌釣魚呢。不然平日都是支持你的一方壓著反對一方打,今晚一個給你說話的都沒有呢。顯然早有預謀。」

    他頗有些幸災樂禍:「這就是凡人,你對他們再好,他們惦記的也只有自己的利益,把你推出來的時候毫不手軟。」

    雲不飄:「我發現你時時刻刻都在努力要將我拖入人性的黑暗中。」

    杜三繆手裡拿著一枚梅花錢在手指間靈活翻飛,暗黃的光閃成一條曲線,他對雲不飄飛了個眼:「對呀對呀,我要把你純潔的靈魂染黑。」

    他發現了,跟這人說話,越直白越好,她的腦構造清奇,不定以為壞話是誇她。

    才不給她美。

    雲不飄沒美,她只是笑道:「我的靈魂可不純潔。」

    她笑意極淺,微微失神,在場眾人都看了出來,沒說話,杜三繆眼珠動了動,拉住要開口的東福。

    好半晌,雲不飄慢慢回過神來,見大家都望著她,不好意思抿抿嘴:「方才我在想,先有的靈魂還是先有的思想,思想界定的好壞,可思想界定的就是正確的嗎?正確就是正確錯誤就是錯誤?若我們以為的不是我們以為的呢?」

    眾:...人話否?

    杜三繆揉揉額角,看吧,便是把話說透徹了,她的腦瓜子也會想到完全不相干且莫名其妙的事情上去。

    「你這樣能想,不如出家呀。」

    那些禿頭最喜歡說這些似是而非捉摸不透的話了,活該單身全門。

    孟婆婆不滿的極快的瞥了杜三繆一眼,勸芳華正茂的女孩子出家,缺德。

    她笑著給雲不飄撥炸肉丸子,雲不飄很喜歡吃這個,點名要的這個,龍眼大的肉丸圓又圓,焦酥噴香,就像他們如今的好日子。

    「豬崽子一生下來還搶奶呢,啥叫純潔,不都是先顧好自己再顧別人唄。咱又不害人,也不能讓別人害。」

    孟維:「婆婆說的有道理。」

    杜三繆:喲,老的小的都敢跟爺做對了。

    嘭——雲不飄一拍桌子站起來,怒氣滿面。

    杜三繆下意識往後跳起,生他氣了?這可是炸了幽冥殿的主。

    自己骨頭輕。

    雲不飄:「他們打了苗縣令!」

    大傢伙兒吃了一驚,只有孟維茫然得不行,苗縣令被打了,縣主怎麼知道的?

    感覺自己距離什麼了不得的真相越來越近了呢。

    知道內情的誰也沒刻意跟他說,大家說好了似的,等著他自己一點一點發現,好玩。

    雲不飄哎呀哎呀生氣:「苗縣令也真是的,他們罵兩句就罵嘛,非要上去和他們理論,被好幾隻手抓住群毆了。」

    環珠:「怎麼辦怎麼辦?苗大人是個好人。」

    雲不飄:「東福,咱們過去,呵,不是要燒死我這個縣主嘛,我就過去看他們敢不敢燒!」

    「快快快,要被打死了。」

    書生體弱再弱也是大男人,一人一拳一人一腳苗縣令只是一個人,真打死了,這個時代還有一個詞——法不責眾。

    拉起東福往外跑,杜三繆哼一聲跟上。

    苗縣令被打的地點是在聖人廟,以聖人廟為中心,一帶全是學院書院以及相關的鋪子類,甚是清貴的地方,這裡石板上踩過的鞋底,都是抑揚頓挫的。

    苗縣令被打得合不上嘴,打人不打臉啊,哪個缺德的專往自己臉上招呼。

    身體里悶悶的疼,四面八方全是拳頭和腳,他像一尾陷入流沙的魚,大張著嘴呼吸不來。

    窒息,眼前一片黑暗。

    天光乍泄。

    一隻手穿破堅硬的黑暗抓住了他的肩頭,一道堅定的力量將他拔起。

    苗縣令努力睜開堅持到最後的一條眼縫,不寬的視野中,雲不飄沉鬱沉默的模樣似火山醞釀。

    自由的空氣湧入鼻腔,這一刻,苗縣令想哭,從沒覺得這個女孩子如此靠譜過。

    儘管他遭受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雲不飄將苗縣令放在自己身後,陰沉沉的眸子掃向眾人,目光所至,人群不由哆嗦。

    陣心之怒,直至心底,心底覺得恐懼。

    氿泉城外,凡人不可至的空間,苦懸花咦的一聲,恐懼之苦?意外之喜了。

    她若有所思的升空而起,俯瞰氿泉,看到對峙的一人和許多人,哈哈笑出聲。

    「雲不飄,你這是自尋死路,就讓我給你加點兒料。」

    別人殺不得,若是這個陣心自己動手殺凡族呢?

    苦懸花上前一步,慢慢抬頭深呼吸,周身泛出絲絲縷縷的黑氣,宛如潮濕沉重的黑髮,黑髮融化入空氣,向著下方沉去。

    苦懸花冷笑連連,明早太陽升起,這裡便是血的城池。

    呼~人活百苦,恐懼吧、憎恨吧、絕望吧,把你們的精魄化為最香醇的苦氣,獻給本宮吧。

    哈哈哈——什麼?!

    離著氿泉之上約半百的距離,忽然微微白光如月下的水面,波光粼粼中,黑氣現行,驚恐後退,退之不及,被徹底消融。

    「誰!」苦懸花厲聲。

    卿未衍抱著一柄長劍遠遠一個眼神,似頭頂的月,耀眼而遙不可及。

    苦懸花:「卿未衍?你要護著這個小狼崽子?」細挑的眉峰越發高懸,苦懸花發出膩人的笑:「怎麼,未衍上仙移情別戀喜歡上清粥小菜了?」

    雲不飄:呸,你個老菜幫子,你才是清粥你才是小菜,你想便宜送人都沒人要你。

    卿未衍淡定拿出自己的法寶:「六族公會,氿泉上空有夜遊人偷襲凡族,請儘快過來。」

    「你——」

    苦懸花暗恨,知道今晚自己討不了好,跺腳離去。

    卿未衍捏捏法寶,不得不說,以往的歲月自己太獨立,忽然告一告狀的感覺還挺不錯。

    商未明現出身形,望向苦懸花離去的方向,慢吞吞:「這老鬼婆子糾纏到什麼時候。」煩人。

    卿未衍:「你的府邸被炸平也不會善罷甘休。」

    商未明哼笑:「是啊,哪個缺心眼的一次供給那麼多雷符,怕是沒帶腦子。」

    「...」

    「哦,是動了腦子的。覺著不關他的事正好看熱鬧吧。」商未明笑眯眯點頭:「未衍上仙,熱鬧好看嗎?」

    卿未衍巋然不動,只對下頭點了點:「好看,頭次見她親自動手。兔子急眼也會咬人。」

    什麼?

    商未明訝異轉身去看,吃了一驚。

    雲不飄手持兇器,一臉兇惡,偏偏眼裡如冰海般冰冷無波,一看就——

    「不像個好人。」商未明不肯定:「又被附身了?」

    卿未衍搖頭:「就是她自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