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五的晝(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五的晝(二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嚇一跳,孟婆婆更嚇一跳。

    她瞪大老眼:「梟隊長,老婆子手腳可乾淨。」

    突然出現的梟十一目光落在小刀上:「毒在刀上。」

    孟婆婆啊的一聲,跟著看,這把小匕首不常用到,可方才她來前也是仔細洗了擦乾淨的。

    梟十一:「你擦刀用的紗布被浸了無色無味的毒藥。」

    孟婆婆一想,哎喲一聲:「我那一沓紗布今早才用,前個兒買的,洗乾淨又曬過的。」

    梟十一:「紗布來源有問題,洗曬沒用,我們的人剛剛才發現。」

    趕緊來阻止,幸好來得及。

    顫悠悠的蹄髈,醬得紅里透紫,雲不飄舔舔舌頭,閃電般的一叼,嗯嗯嗯嚼。

    梟十一呼吸停止,這什麼神人!

    「婆婆,把有問題的紗布燒了。讓梟隊長幫你查一查,看還有哪些東西有問題,全處理掉。」肉下肚,雲不飄對孟婆婆先道,再對梟十一笑:「不要怕,我百毒不侵。」

    梟十一:...有毒的肉,不能吃吧。

    「味道沒影響,沒關係的。孟婆婆好不容易做的呢,不好浪費。」

    梟十一:不浪費不是用在這上頭啊。

    聽孟婆婆罵起來:「天殺的壞種,幸好今個兒沒客人。」

    梟十一:...這令人窒息的地方。

    「姑娘,確定能吃吧?不會拉肚子吧?」

    「不會不會,我想喝甜湯。」

    梟十一暈乎乎跟去廚房。

    孟維擔憂的望著這邊。

    雲不飄招手,孟維過來,她一臉認真:「是不是感覺很熟悉?」

    「...」

    「孟償說你也經常被下毒。這裡也有人下毒,怎樣,是不是覺得很親切,異鄉是家鄉的感覺?哈哈哈。」

    孟維:「...」

    我還是盤賬去吧。

    雲不飄悻悻,一點兒都不好笑嗎?看來自己和年歲小的男孩子沒共同語言呀。

    等眾人回來,見雲不飄已醒均是大喜,自然要慶祝,雲不飄屁股沒挪動的從上午吃到下午,興緻勃勃說明日十五看花燈的事情。

    上一年,好好一個中秋節被卿未衍攪和了,今年,無論如何她要走遍花燈街。

    想得挺美,上年有個攪局的,今年就能沒有?

    她特地臨睡前去到卿未衍那裡:「明天,不準出現在我面前。」

    卿未衍:「...一天沒見你家大人你就不好奇?」

    雲不飄鄙夷:「當我像你一樣笨呢,我闖了禍才幾天呀,頭兒肯定忙著處理麻煩呢。」

    卿未衍:...是在下低估你的心大和厚臉皮了。

    問她:「你知不知道這幾天是我在保護你?」

    雲不飄才不謝:「你保護的不是墨傾城?不是你應該的?」

    「...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禍?」

    雲不飄已經往回走:「多管閑事。」

    卿未衍:「...」

    不可理喻的朽木。

    房內,墨傾城擔憂:「應該是出事了,你該問一問。」

    雲不飄眼一閉:「不問,怎樣也要過了中秋再說。」

    墨傾城笑笑,裝瞎。

    雲不飄心道,給我鬆快一天再直面殘酷的現實,中秋呀,一年一度呀,享受生活有錯嗎?

    享受生活沒錯,可你不讓人好好享受,人就讓你享受不了。

    第二天正日子,先發節日紅利,真金白銀,雲老闆親手發到員工手上,鼓勵一番。

    孟維捧著兩根小金條不眨眼,是他認知有誤嗎?錢也太好賺了。

    「你舅公的,這才是你的。」

    孟維手裡多了兩塊圓滾滾的銀錠,這也不少呀,他才來幾天呀。

    「唉,幾日沒開張,都怪孟償這個管事的。」雲不飄隨口抱怨。

    孟維面有羞愧,張了張嘴。

    舅公在忙的還不是他們母子的事。

    琳琅看著決定等會兒跟他說,他們家姑娘就是有口無心,這抱怨不用當真。

    然後雲不飄點名孟維:「走,趁著白日有時間,去看看你娘。」

    孟維欣然,覺得雲不飄簡直是世上最好最人美心善的人了。

    言夫人,如今該稱一聲孟氏,見到雲不飄莫名臉一紅。

    雲不飄以為她是高興的,笑眯眯打趣:「我辦了個相親大會你聽說沒?正好你單身,可以參加。」

    誒,對了,她的相親大會結果怎樣啊?

    雲不飄後背扭了下,覺得好像比以前輕快些,大概上頭是滿意的吧。

    孟氏紅了臉,想說自己這破敗的身子還能有什麼想法,但這話出口好像抱怨雲不飄不治好自己似的,遂支吾兩句混弄過去。

    雲不飄卻往人家心上插刀:「你前夫沒來找你沒給你寫信?」

    孟氏微微一笑神色淡淡:「沒幹系的人還聯繫,徒惹是非。以我對言公的些微了解,他從不會做這種無用的事。」

    薄情都不是,作為當事人,她很清楚,嫁的是個什麼人,隻言片語流於表面的關心也不過是對於他妻子這個位置的敬重,孟維的存在,也只是他認為應該存在才讓其存在。

    說白了,她是他的工具。

    又怎樣呢,她也沒當他是她的夫,甚至偶爾不覺得那是個人。

    誰還瞧不起誰了。

    得了自由的孟氏如此有骨氣的想著。

    當事人不想八卦呢,雲不飄失落的吧唧下嘴,給她輸異能,儘管不能解,但感覺會輕鬆很多。自己平日也用不到,全當練習了。

    等雲不飄走後,孟氏才一口氣呼出來,擦擦額頭,她是真怕啊,怕雲不飄問這問那,唯恐問到她現在的名字。

    孟小花。

    舅舅說的,賤名好養活,她這副身子,就得取個好養活的名字。

    三四十的人了...

    彆扭又偷偷的喜歡,生平第一次,有人只是對自己這個人的好。

    孟氏就這樣接受了寄予長輩厚望的新名字,就像她懵懂又自然的接受了孟償說是她舅舅的荒謬身份。

    好似她原該就應敬著他。

    從此,她就是孟小花了,是有長輩撐腰的人了。

    心氣一生,看山山青看水水綠,如今她也常撿起針線給學院的孩子做衣衫,並同時撿起一個健康的母親應該做的大事業。

    「維兒呀,你老大不小了,該成親了。」

    孟維:「...」

    又來了,看母親眼睛亮亮的,他就受了吧。

    學院放假三天,十四十五十六。十四紮燈籠,十五放燈籠,十六收心,十七正式上課交作業。

    先生都不在,說是去城北論壇吵架了,只薔淺淺帶著孩子們,一雙雙靈巧的小手扎出天馬行空的各式燈籠。

    也只是在這無拘無束的學院,也只是這非人的師傅,不然誰家孩子想著扎個山扎個海的,這樣的大氣度先生猶嫌不滿。

    「才兩個山頭,這麼小,不夠曬太陽的。」

    「海這樣淺,龍往哪裡扎。」

    「你這樹底下大一些,攏一窩兔子,應景。」

    「月亮是彩的,扎一圈星星,女孩子家,要精緻。」

    不然就是——

    「裡頭放月餅,百花餡,饞死他們。」

    「皮子再揉軟,灌燈油,直接做火球。」

    「你這刺弄得再多些,多一些才扎得疼又不出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