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禮(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禮(二更)字體大小: A+
     

    苦懸花凌厲的眉眼一弔,人笑起來顯得幾分可怖。

    「你我挑戰有什麼意思,不如派弟子來比一比。」

    不懷好意的目光往雲不飄身上落,雲不飄覺得周身有鑽子鑽似的。

    不安動了動。

    魅無端反手拍拍她的手臂,那種感覺立即消失而去,雲不飄一驚,自己這是中了算計?

    墨傾城:「你不要看她眼睛。」

    雲不飄:「馬後炮。」

    墨傾城生氣:「我沒跟夜遊的人打過交道,當然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厲害。躲在你師傅後頭,不要看,不要聽。」

    雲不飄撇了撇嘴。

    自家崽被算計,魅無端老臉猛的一跌:「懸花,你是好樣的。」

    苦懸花哈哈大笑遠去:「我送了一份大禮給你家小兔崽子。」

    雲不飄納悶:「我怎麼就成了小兔崽子?頭兒你是兔子成精?」

    魅無端黑線。

    弟兄們不禁抬頭,粉粉的小旗子在昏暗的幽境不要太顯眼,這顏色、這形狀——早跟老大說了不合適,老大非得要呢。

    被人罵兔子了吧。

    苦懸花的大禮說來就來。

    這不要臉的,竟引了大股的敵人來。

    不再是固定形狀都維持不了的魑魅魍魎,而是與他們一般無二的真正敵軍。

    被包圍。

    「娘的,等老子出去,一定讓那個女人好看!」魅無端護著雲不飄殺戮。

    雲不飄弱唧唧,手裡長劍反而礙事,被她一把丟出去,砸到一個敵兵的頭上連頭髮都沒斬斷。

    「頭兒,你是不是玩弄過人家的感情?」

    不然那女的怎麼這麼狠,來的時候就引了敵軍。

    「那就是個神經病。她取生靈之苦助己修鍊,早變了態。不是給你講過,見到苦懸花,不要看她的眼。一對視,她能勾動你心中之苦。」

    雲不飄一拍額頭:「忘了這事,太忙。」

    魅無端道是,你是忙,忙得全城人仰馬翻。

    然後雲不飄納悶:「我沒覺得什麼呀,就覺得她看人的眼神不舒服。」

    「我在呢,她敢動你。」

    雲不飄搖搖頭:「幽冥真可怕,我都不認識她,她也不認識我,初次見面就要我的命。」

    「幽冥沒好人,記著了。」

    雲不飄想起帶孟償回來的那個官員,與魅無端說:「那個人就很好呀,客客氣氣的,還主動幫我,他說幽境冥境一家親。」

    「因為你是幽境的公主,有身份的人,當然對你客氣。不然他看你一眼都懶得看,直接把孟償帶走。」

    「嗯嗯,全托頭兒的福。」

    砍殺半天,魅無端以一己之力把雲不飄和寥寥手下護得安安全全,呸一口。

    「我先送你回氿泉,再去找那女人算賬。」

    全程沒出一分力的雲不飄嗯嗯點頭,太可怕了,她要回家。

    不忘關心手下:「你們先回無端殿,戰場太危險,不要去了,等我回來想辦法。」

    手下:...夜遊都要上戰場,宮主什麼都不給你說的嗎?

    大概體會了些,他們家公主要嬌養。

    嬌養就嬌養,這有什麼呀,他們一群大人還沒這個本事了?大不了將來培養個能幹的上門,一個不夠多幾個也行。不講究非得一對一。

    雲不飄不知道她的弟兄們已經為她安排好一輩子,說了想辦法她回去立即想辦法。

    言而有信,是公主的準則。

    去敲卿未衍的門。

    「我要雷符,不拘高中低還是天地人,只要有雷,你有的全給我。」

    卿未衍站在門檻里挑了下眉,這叫做上門打劫?

    淡定道:「好呀,讓她自己跟我說。」

    以為是墨傾城讓她來的。

    雲不飄冷眼:「若不是墨傾城屍骨無存我用得著來和你要。」

    墨傾城可是透露過的,她家當豐厚,可惜,全隨著她自爆沒了。

    卿未衍整個人一冷,眼尾開始泛紅,眼神駭人。

    雲不飄不怕死,繼續懟:「我不介意逼她,只要你不介意逼她。」

    逼。

    所有人都逼她欺她殺她。

    卿未衍捏著拳頭,眼尾的紅退卻,轉身進屋裡桌邊往外拿。

    雲不飄跟進去,見他掏貨不由開心起來,道:「你也不錯嘛。」

    卿未衍抬頭瞟她眼,繼續掏,本著為墨傾城負責的態度:「你要這麼多雷符幹嘛?氿泉並無異動,是幽冥出了事?」

    「你別管了。不問就不關你的事。」

    卿未衍點點頭:「幽冥與陽界不同,他們只求利益不講規矩,你,要小心。」

    雲不飄不會自戀到以為他關心的是自己,毋庸置疑的,卿未衍只關心墨傾城。

    「一百高階,一千中階,三十低階。只有這些。」

    雲不飄對修真之人的財產無什麼了解,一聽只有一千一百三,覺著少,其實她不知道卿未衍這庫存已經是翹楚。且他不貫用符,這只是少少的東西罷了。

    卿未衍,真有錢人。

    她將雷符一掃光,勉強自己扯開一個親切的笑:「我要用很多,你能不能幫我弄些來?賬記在我們頭兒身上。」

    卿未衍看她一眼,笑不出來便別裝。

    徑直出去了。

    雲不飄召喚杜三繆:「你不是常常吹噓你能幹?幫我弄些雷符來,越多越好。」

    杜三繆直接講條件:「抵老魅的人情。」

    雲不飄威脅他:「再讓你欠一個?」

    杜三繆暗道一聲小人,也去了。

    雲不飄想想商未明,算了,卿未衍和杜三繆已經代表黑白兩道,想來會長不會有別的更多的路子。

    等兩人回來,雲不飄數了數,高階二百一十張,其中二百張都是卿未衍給的,杜三繆只張羅來十張。

    杜三繆:「你以為這是大路貨呢,平常人有一張都能當傳家寶。」

    望著厚厚一沓,不是不眼紅,可惜,旁邊有個卿未衍。

    中階兩千,低階三千。

    裡頭杜三繆貢獻的只有中階五百,低階二千。

    就這,有臉說掏光他所有身家耗盡他所有人脈。

    初步的,雲不飄開始慢慢認知修真界的價值觀念。

    她要再去幽冥一趟。

    沒有魅無端,她還是公主,有身份優勢,只要閉上眼感應,召喚召喚再召喚,嗖一下,睜眼已在無端殿。

    摸頭,好像哪裡不太對。

    「當然不對,你師傅帶著你時你都沒直接出現在這裡。我分析,跟那根古怪的羽毛有關係。」墨傾城道。

    雲不飄試了試,空間能用,很好,現在只差一個領路的了。

    他們怎麼還沒回來?

    墨傾城輕語:「一個留守的都沒有,可見你的無端殿空蕩蕩什麼都沒有。幽冥都這樣嗎?」

    雲不飄邊等人邊進到裡頭看,房間頗多,只是空蕩蕩。也是,她不來,魅無端也不怎麼來,布置給誰看?什麼都沒有,留守沒必要。

    等了許久,才等來三個人。

    三人看到雲不飄眼睛瞪得大大:「小公主不是走了?」

    雲不飄似模似樣的點頭:「你們知道懸花殿在哪裡?怎麼去?」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他們知道,相比無端殿,懸花殿可是極熱鬧的地方。

    只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