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私訪(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私訪(一更)字體大小: A+
     

    玉臨陌無法喝斷,他已經看見一大一小兩個孩子,瘦骨嶙峋不說,渾身都是傷口,有幾處傷口潰爛的嚴重,似乎有什麼在裡頭拱。

    蒼蠅在傷口上飛。

    圍觀的人抬手遮眼,皆是不忍。

    啪啪打板子聲中,兩個衙役平托著兩個孩子送去醫堂。

    杜三繆轉身跟雲不飄說:「免費治療加養身,乾脆開個自家的醫館得了。」

    雲不飄搖頭:「不是長久的生意,只是讓民眾意識到,誰也沒有資格剝奪誰的生命和自由,只有法律。」

    杜三繆撇嘴:「得,那下了差我再去送些金子。」

    「嗯,咱不缺這個。」

    「一天一天又一天的,你也不覺得煩,明明你有能耐一次全把這些孩子救了把壞人抓了。」

    雲不飄:「你還是不懂,依靠我,一個超然的存在,對他們不是好事。只有自我監督自我約束,他們才能越過越好。」

    杜三繆:「得得得,你道理一大堆,你有理行了吧。」

    回過身:「王爺。」

    兩人皆知道玉臨陌走過來,沒當回事,該說話說話,並不避諱他聽到。

    雲不飄繞過桌子和杜三繆,開心不已:「叔,你回來了,他們欺負我。」

    玉臨陌:「...」

    惡人先告狀也差不多如是了。

    雲不飄拉著他進去後頭,佔用苗縣令的書房,鳩佔鵲巢的讓人坐下,倒了杯茶塞過去,吧啦吧啦吧啦的開始告狀。

    玉臨陌聽得嘴角直抽,好吧,那些人咎由自取,你師出有名,妨礙國朝人口發展的罪名被你玩出花來,可——罰都罰了,哪個欺負著你了?

    雲不飄也不是真要玉臨陌表揚她,她就是發泄發泄不美好的情緒,說完意猶未盡的舔舔唇。

    「叔,你回來了,京城的事了結了?怎麼不見柳月拂回來?」

    玉臨陌一個激靈:「柳月拂還留在京城?」

    她還想幹嘛?

    一個姓詹的還不夠她啃的?

    雲不飄愣了愣,她是看到玉臨陌才想起的柳月拂。

    見玉臨陌一臉焦急,忙拿出銅鏡划拉名單,找到當初帶柳月拂去京城的人。

    「投胎去了啊,詹家被抄沒時,她親眼見著,流下兩行血淚,冥府的人就來接她走了。哦,對了,她讓我替她感謝你來著,我給忘了。」不好意思啊,他也忙。

    玉臨陌鬆了口氣。

    雲不飄失望:「就走了?不回來看看?」

    玉臨陌:大可不必。

    「誒,叔,你專門來看我的嗎?是給我帶了京城的特產嗎?」興緻勃勃。

    玉臨陌:...太客氣了。

    「咳,那個,我來是想,看看你的學院。」

    雲不飄臉上熱情退卻。

    玉臨陌只好道:「有禮物,在路上呢,太多了,有郡王府的,還有宮裡的。很多。」

    雲不飄才開心起來:「叔跟我見什麼外,你直接去書院便是了,誰還攔你不成。」

    當然,我領你去也行。

    玉臨陌心一動:「那我自己過去,你忙吧。」

    自己去看去聽,免得被她影響到。

    雲不飄張了張嘴:「也行。」提醒:「叔,你跟大伯說一聲,這個立法的事。現在的律法不夠清晰和精細,我做事有些掣肘啊。」

    玉臨陌無語:「我看你威風得緊。」

    「哪裡哪裡,借叔的威風了。短時間內震懾,可長時間師出無名啊。這些事情,還得朝廷專業人士來做才能服眾。」

    玉臨陌深深一眼:「有道理。」

    雲不飄嘿嘿笑。

    杜三繆白她一眼,蠢,人家只是來摘你種的桃呢。

    玉臨陌問:「腕錶,只能在氿泉用?不能擴大下範圍嗎?」

    這樣一問,讓雲不飄想起她已經放棄的事:「擴城。」

    玉臨陌眼睛睜了睜:「一定能行?」

    「一定能行。」雲不飄肯定的點頭,信號輻射範圍自己說了算,只是自己出不去,信號出去幹嘛?

    她可沒忘了城外還有一圈虎視眈眈的狼。

    「唔。」玉臨陌意味不明的吱了聲,走了。

    人走了一分鐘,雲不飄猛然想起什麼,一拍額頭。

    「東福,你在學院吧,玉臨陌過去了,別讓他看見薔淺淺。還有,緊急通知先生們,王爺過去了,大逆不道的話不要說。」

    東福表示收到。

    杜三繆好奇:「他和薔淺淺是怎麼回事?」

    他來的晚,對氿泉城之前的八卦並不清楚。

    雲不飄:「本公司內部員工之間禁止談戀愛,不要打薔淺淺主意。」

    杜三繆哎呀呀:「還完老魅的人情我就跟你沒關係了。幫幫忙唄。」

    「呵,都跟我沒關係了,我為什麼要幫你?」

    「我給你錢。」

    「不缺錢。」

    「給你靈石。」

    「不修鍊。」

    許是緣分還剩那麼一丁點,薔淺淺得知玉臨陌要來,立即下課出了日常校區,可就這樣,她還是遇見了玉臨陌。

    兩個人面對面撞個正著。

    薔淺淺心裡嗶了狗。

    畢竟有過一段夫妻緣分,在玉臨陌自己看來,他對呂薔一往情深,忽然看到一個全然陌生的女子,熟悉感不知從何而來,讓他怔住。

    薔淺淺心裡罵,老娘現在這麼「丑」你都看直了眼,以前真是高看了你才弄那樣一副好皮囊。

    禮貌而疏離的微一低頭。

    「你是?」並不肯走。

    薔淺淺只得道:「我是學院的女先生。」

    不肯交待姓名。

    玉臨陌等了等,心中悸動莫名,狐疑,仔細看她一眼,自己的喜好竟不知不覺間跌的這麼厲害?

    他在出神,薔淺淺飛速一瞄,一眼,就把他的心裡話給讀了出來。

    那個氣。

    以前是老娘高估人間美貌,想著迷惑一個位高權重的王爺怎麼也要傾國傾城,結果呢?

    從衛啟慧到沈彤再到別的亂七八糟,哪個有她一半美?

    衛啟慧沈彤:你說什麼?

    玉臨陌開口:「本王從未來過,可否請先生帶路並介紹一番。」

    其實不必的,但他一衝動...真是奇怪。

    薔淺淺心中罵狗,開口本王,大喇喇爆出自己身份,堂而皇之的以權勢壓人,她能說不?

    若是她說不,豈不是給了這狗「喲,這美人有性格有風骨本王喜歡」的理由纏上她?

    呵,套路狗!

    於是,她表演出恰到好處的震驚,流露出一絲恰當其分的欣喜,再表現出一點點羞澀,和一點點一閃而逝的算計。

    呵,套路狗眼睛可尖,不信他看不到。

    「王爺這邊請。」

    優雅抬手,巧妙的露出一截潔白纖細的手腕,她款款走到前頭,腰肢細軟,步步生蓮。

    呵,這些伎倆,都是你後院那些俗套的女人愛用的,就不信你看不出來。

    玉臨陌微微皺了皺眉,哪裡不太對的感覺,但他跟上了。

    薔淺淺咬了咬牙,捏著嗓子細聲細氣,老娘就不信你能聽到最後!

    可玉臨陌步履堅定玉臉溫和,不管她再怎麼齁著嗓子或是不識抬舉的問些不該她問的話題,哪怕他不會回答,始終沒甩袖離去。

    薔淺淺不免恐懼,難道孽緣還沒結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