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請收回(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請收回(二更)字體大小: A+
     

    玉臨陌趁的薄薄暮色偷偷進的府,連日的奔波和多日的殫精竭慮,讓他回到家中精神鬆弛,雖然聽到雲不飄的所作所為非常糟心,但身體不允許,他決定明日再處理這些事。

    但他的幕僚和手下們卻是迫不及待了。

    「王爺,您可回來了,您再不回來,氿泉就要翻天了。」

    「雲縣主她太過分,女子不得參政太祖太宗鐵規定的死死,她竟敢逼迫四個縣令聯名立法。」

    「她還四處抓人,牢房都放不下了,城裡亂了套。」

    「慫恿人合離又斷親,妻不是妻,子不是子,老祖宗的規矩都沒了啊。」

    「她還放縱女子在水邊衣衫不整大聲調笑——」

    最關鍵的——

    「販夫走卒都能讀書,她是要與世道對著干,女帝都沒這樣狂妄,她是要顛覆皇朝狼子野心圖謀甚大啊——」

    跪一地,痛哭。

    齊聲:「請王爺將此女速速送走氿泉。」

    還記著人家是縣主,不能用「攆」,其實不是縣主,早買個人刺殺了。

    雲不飄:刺殺?敢來我就敢一條藤牽起來弄死你們。

    玉臨陌頭疼,他也想趕呢,可皇帝的意思...愁人。

    「都回去歇著吧,我自有主意。」

    深夜玉臨陌躺在床上睜著眼,莫名的,一個新的思考問題的角度展現出來。

    從他往京里去,就憋著一股對雲不飄的火,等到了京城查到那些罪惡骯髒之事,不免遷怒。而雲不飄不安分的消息一道接一道,這股火是越憋越大越燒越旺。

    按說,以他的性子,連夜去找雲不飄算賬都是輕的,只是身體太累了,且形容也要整理一番才有威儀吧。

    就這樣吃了飯,洗了澡。

    然後屬下來拱火。

    按說,不該更生氣嗎?但,最後看著跪在他面前涕淚橫流的男人們,突然心中一驚。

    此刻,周圍安靜下來,沒有劍拔弩張和哭喊血色,他想安靜的思考。

    換個角度,將雲不飄摘出來,單純的就事論事。

    什麼合離斷親,什麼立法,什麼讀書,歸根到底歸到一條上:男女之爭。

    誠然,不用換位思考,玉臨陌也知道女子的地位有多低,可這自古如此。

    讓他心頭一顫的,不是未來女子地位提升,而是眼下八字還沒一撇呢,有些男人的驚慌失措自亂陣腳。

    女子認幾個字讀幾本書,不說那些長遠的有的沒的,還未開始,他們已然容不下要殺人嗎?

    他們在怕什麼?

    玉臨陌閉上眼,本能拒絕繼續思考。

    第二日一早,他打馬出門,沒去見雲不飄,直接去見商未明。

    板著臉公事公辦:「雲仙子一片好意本王心領,但用腕錶教學一事不合民生。請收回。」

    商未明懶懶靠在案上,支著腦袋:「收回腕錶還是那個腕錶學堂?」

    啪,打臉的感覺。

    沒等他回答,似乎只是不在意的隨口一問,商未明直起身子,手指凝力,唰唰唰在紙上以靈力落下「收回」二字。

    「成了,拿這個給她,她自會服從。老曾,拿去蓋章。」

    熟人老曾笑眯眯過來,拿起紙,引著玉臨陌去隔壁。

    商未明瞥了眼,不屑轉回頭,呵,不識抬舉。

    他不屑與玉臨陌說話,老曾這個爛老好人。

    他一邊引著玉臨陌公事公辦,一邊碎碎叨:「城裡有幾個鬧騰的歡,我們也聽到了,要我說,多大點兒事,能活幾年呀,等這代人一死,下一代長起來,眼前的事還是事...」

    玉臨陌:...巧了,我也是這一代。

    「要我說,你們凡人就是杞人憂天,識文斷字算什麼,這在五族裡是個喘氣的就得會,不稀奇。」

    玉臨陌:...我們不在五族中。

    「所以啊,你們凡族一萬年過去還是那個樣。想當年,呃,一千多年前的事了,一個皇帝也是心眼兒小,廣殺讀書人,結果呢,皇帝死了,該讀書還是讀書。」

    玉臨陌:...沒聽過,不是我們這地,讀書人殺了,誰做官。

    「九百年前,哪個地方來著,好幾個皇帝聯合起來殺有見識的女子,嘖嘖,說是妖邪,哎呀呀,你說說,你想殺人就殺人,非把鍋栽到我們頭上。後來,妖族的看不下去,好好清算了這筆栽贓陷害的賬。」

    玉臨陌:...也不是我們這地,我們要臉。

    老曾蓋好印,將紙捲起來,兩手平持交給他。

    「結果呢?」

    玉臨陌不明所以,結果什麼?

    「殺了誰剩下的一樣過日子,留下的誰也沒把日子過出花來。千把年過去了,還是那些人那些事。」

    玉臨陌沉默,不是誰都能冷眼觀千年的。

    所以老曾才告訴他:「都是把自己看太重了,越覺得自己了不起,越怕別人超過自己。自作多情。」

    「唉,白填了那麼多人命。」

    「王爺,您收好。」

    玉臨陌忘了伸手,老曾塞他手裡,笑微微送他到門外。

    玉臨陌上馬,心煩意燥,來到末來茶樓,雲不飄不在。

    尋芳回話:「去衙門了,西城衙門,找苗大人去了。」

    玉臨陌點點頭,才要走,看向尋芳,二十許的女子面對著他不卑不亢,淡然的像他只是一個鄰居。

    「我記著,你出身官家,也是書香門第,博覽群書?」

    尋芳愕然,怎麼跟她聊家常嗎?對玉臨陌知道這些並不奇怪。

    她嗯一聲,笑笑:「不敢稱博覽群書,比別人多看幾本罷了。」

    玉臨陌點點頭。

    沒了話。

    尋芳不由思索他莫名說這話的緣由,試著道:「其實,看再多書也沒什麼用。」

    嗯?

    這可不像雲不飄身邊人該說的話。

    「怎麼講?」

    尋芳感懷道:「沉浮過後才知道,書上的道理和見識是人寫的,人的道理和見識是活出來的,即便沒有書,那些道理和見識一樣活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她道:「看人,勝過看書。」

    當然,她說的只是人生感悟,並不是書籍能記載和流傳的唯一。

    但卻正恰巧契合之前老曾的話。

    白雲蒼狗,有些東西,不會以某些人的想法而改變。如臨大敵,不過是妄圖而已。

    玉臨陌去了西城衙門,正好看見雲不飄在發威。

    準確的說,是她撐腰,杜三繆在發威。

    杜三繆豎著眼睛罵人:「把人打成這樣你還想帶回去?做夢吧。不是有人舉報,這孩子就被你餓死打死在地窖了。知道你怎麼想,孩子是你生的,他的命是你的,你想收回就收回。」

    「呸!」

    「這麼能想你咋不去做皇帝?」

    「妨礙國朝人口發展,來人,給我關了他,先打五十大板。還有他家娘們兒,打三十,一併關了。」

    「倆孩子一個不能留,都送善堂。」

    就這樣斷了案。

    面相兇惡的男人和畏畏縮縮的女人,喊著冤枉,叫罵不停。

    「人證物證具在,拖走拖走。」杜三繆冷哼:「畜生不如,對親骨肉都能下狠手,活著有什麼價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