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沒料到(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沒料到(二更)字體大小: A+
     

    「守門的夜靈呢?」

    「嚇走一批又來一批,全城多少人。」東福愁眉苦臉,深深想念孟償:「這種手段不能多用,不然傳出學院鬧——以後學生們該怎麼辦。」

    雲不飄頭頂拱火。

    苗縣令說氿泉之外不同意,王縣令說其他國家會垂涎,可誰都沒料到最先反對的是氿泉的人!

    氿泉的男人!

    竟還有女人。

    雲不飄恨鐵不成鋼。

    男人是怕女子有了學識動搖他們高高在上的地位,女人在怕什麼?生怕自己失去低人一等的可憐可悲嗎?

    怕不是智障。

    杜三繆事不關己的涼涼:「這有何難,用大陣,給他們洗腦。」

    真心不理解,凡人而已,且是你的棋子,為棋子動怒?你怕不是個智障。

    雲不飄一愣,沒想過這樣,但是!

    「怎能操控人的思想?!」氣憤。

    杜三繆:「這不叫操控,這叫醍醐灌頂。矇昧無知的蠢民,你期望他們突然開竅?不如來硬的,讓他們按照你的意願走,等他們嘗到甜頭,自然對你感激不盡。」

    「這樣不對。」雲不飄瞪他:「休想妖言蠱惑我,你個邪魔。」

    杜三繆無語:「好好好,我是邪魔,好心當成驢肝肺。」

    出門翻身上了屋頂,我就靜靜看著你煩。

    東福不懂:「我們為什麼非要做這個?」

    不是質問「你為什麼非要做這個」,可見東福是站她這邊的。

    雲不飄大感安慰:「因為——我也想不出別的我能做的啊。」

    魅無端從外頭進來驕傲道:「我家的崽,隨便一想就是別人望塵莫及。」

    雲不飄扯扯嘴角,謝謝您這個時候還維護我。

    卿未衍也進來,他平淡一問:「上學在你的家鄉是很平常的事情?」

    雲不飄隨意點頭:「是啊。」

    說完才反應來,被套話了。

    但套就套了,就算他知道她哪裡來的,有本事把她送回去啊。

    並不介意多說一句:「是啊,在我那裡,小孩子不上學做監護人的是要判刑的。」

    卿未衍默,所以她才理所當然。

    「這裡不是你的家鄉,你要改變一下你的認知。」

    喲,老子的崽是你能教訓的?

    當即魅無端給懟回去:「你沒見識是你沒見識。飄飄啊,幹得好,咱無端殿也這樣干。」

    雲不飄看他,想說,咱無端殿才幾個人。

    魅無端:「我這就傳信過去,讓他們在無端殿建學堂,收小孩子。」

    誒?這是條好路子呀。從娃娃抓起,這就是無端殿日後的兵啊,忠心耿耿。

    興奮:「咱家公主,又聰明又善良,目光長遠看大局。飄飄腦瓜子真靈光。」

    當場把信給傳了回去。

    懵懵的雲不飄:我真這麼優秀?

    卿未衍眉頭微皺:你這樣真不會把人養歪?

    魅無端:誰比我家崽更能幹?

    屋頂杜三繆極度無語的翻個身,呵,失了智。

    東福看看這個看看那個:「那學院那邊怎麼辦啊。」

    才短短時日,他已經完全適應了代理校長的身份。

    雲不飄臉一沉,不左右他們的思想不代表自己不生氣,道:「抓起來,交給官府,就說他們打擾縣主清幽,全押去做工,讓他們好好認識自己的錯誤。不能少於三天。」

    東福憂心:「可是有些老弱婦孺...」

    「呵呵,我給他們長力氣是來打我臉的?」雲不飄不耐:「交給苗縣令,他知道怎麼做。」

    接收到一長串人裡頭包括六十歲老大娘和三歲小兒的苗縣令:我知道什麼了?我不是你的爪牙!

    默默讓衙役拿了把小鏟子給小孩,挖吧,你父母大人我屈服於強權了。

    有人強烈反對,便有人強烈歡喜,有人強制搶過家人腕錶,也有人白天表示自己一定不會學晚上卻在被窩裡悄悄點開。

    某一戶,幾個孩童圍著桌子,稚嫩的念起天地人。旁邊婦人縫補男人記賬。

    「都好好學,抓緊些,也不知道這好事能有幾天。」男人念叨著:「當年為學記賬,你們爺奶求爺爺告奶奶花了多少錢呢,你們爹我受了多少白眼遭了多少罪。這錢花的值,這罪受得值。大字不識一個,人家欺負死你你也說不來裡頭的道道。都好好的學。」

    婦人附和:「是啊,省多少銀子。咱家家底還算行,緊吧緊吧也只能供一個讀書。你們兄弟哪個去哪個不去都是剜爹娘的肉,有這不要錢的好機會可得抓緊。」

    抬起頭來看男人:「他爹,你說那位縣主咋這麼厲害,想都想不出的東西她就弄出來了,這麼金貴的東西就給了咱這樣的人。還弄出這個這個——」

    「線上學堂。」

    「對。人家咋這麼厲害呢?」

    「嗤,人家可是龍子鳳孫。」男子說著與有榮焉,彷彿雲不飄就是他親戚:「大福氣的,咱離著近,沾光了。」

    婦人合掌:「佛祖保佑,縣主長命百歲,不離開氿泉最好。」

    男人又嗤,斜眼看她:「你這話自私了,人家皇帝家的孩子,為著你還不回家了?」

    「哎哎,你跟我計較上,我這還不是為你的娃好,我就在家裡自己念叨兩句不行?縣主真能留下來,我給她供長生牌。」

    男人笑:「行,你供,咱是得感激人家,感激一輩子。」

    心裡想,必須的感激一輩子,看腕錶上的毛筆字,一撇一捺怎麼握筆怎麼寫清清楚楚,嘖,那字端端正正大大方方,比自己見過的所有字都好看。

    這是多少錢也請不來的好先生啊。

    如男人一般感激不盡的大有人在,但強烈排斥反對的也不在少數。

    比如隔壁。

    七八歲的女孩子木偶似的收拾飯桌,洗碗筷,擦桌子,收拾零零碎碎。

    兩個小些的男童在另一張桌子上湊頭看腕錶,不時發出嘿嘿的聲音。

    女孩子忍不住向那邊斜了斜臉,露出紅腫的臉頰。

    「看什麼看,你看了有什麼用,學這些有什麼用!」

    一串尖利聲音響起,婦人刻薄扭曲的臉在女孩子眼中猶如怪獸。

    「你學這個有什麼用,女子無才便是德,在家伺候父母照顧弟弟,出嫁伺候公婆相夫教子,會做飯會幹活,才是女人的正道。」

    另一邊躺著的男人和兩個男童已經習慣,沒聽見一般的各干各的。

    女孩子低垂著臉,她不明白,當她興高采烈的說等她學了字找個錢多的工好好孝順娘,當她眉飛色舞的許諾給娘買什麼買什麼買什麼的時候,她的娘為什麼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猙獰,最後舉手狠狠打她,還將她的腕錶搶了過去。

    她不懂,她問,她看不懂娘眼裡冰冷又瘋狂的神情。

    她覺得害怕。

    現在的她還不明白,有些人身處泥潭是絕不容許別人爬上去的,哪怕是自己的親骨肉。越與自己親近的,越不容許其比自己過得好。

    就這樣吧,大家都一樣吧,停下來,不要掙扎,什麼也不用做的腐朽死去,多好啊...

    婦人並沒意識到自己的真實思想,她只是看到女兒臉上自己沒有過的光彩時止不住的恐慌。

    憑什麼啊...自己受的苦憑什麼別人能逃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