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線上(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線上(一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升級改進的,是上次衛啟慧說的關於學堂的事情。

    她是再不會開分校的,要官府辦學收下所有孩童也不現實,皇帝也愁錢花。既然現實的學堂開不起,線上教學來一波?

    研究院的作風是自己有想法,只要不會禍禍到大家的生命,先自己做起來,沒有那麼多時間給你開會驗證可不可行,因而雲不飄不是故意先不通氣,之前的事是,這次也是。

    沒那個意識。

    她想,開通個新功能罷了,只需要她自己在家搗鼓一下,拿到第一波的實驗數據用事實說話。

    她理所當然,氿泉城的民眾們卻有些方。

    某一天醒來,習慣性的去看腕錶上的時辰,突然被一個新的小標記吸引。

    一本書斜放,一隻毛筆點在上頭。

    什麼東西?

    下意識去點。

    歡快的童子聲:歡迎進入線上教學程序,從今天開始,每天進步一點點哦。

    啥?

    懵。

    如今大家都適應了腕錶的使用方法,無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根據指示手指頭戳戳戳,沒用幾分鐘,大概齊明了。

    天!

    用腕錶就能上學?

    還不用花錢!

    有圖有聲有筆,一筆一劃的寫,伴著解讀。

    我的天!

    全城都炸了!

    衛啟慧舉著手腕半天放不下來,嘴巴合不上。

    丫鬟也震驚望著自己手腕,想不起來提醒王妃用膳。

    苗縣令腦袋一跳一跳嗡嗡響,騎了馬朝末來茶樓狂奔。

    民眾都震驚在自家院里,街上沒人很寬敞。

    「你又搞什麼祖宗——」

    雲不飄開心:「你看到了?我用好幾天才編了十天的課,天地人你我他。你覺著怎樣?有什麼建議?你幫我搜集下百姓的反應我再改進。哎呀,不要這麼激動,後頭的課程我也會編的。不要太感謝我喲。」

    我感謝你祖宗十八代!

    太祖太宗恕罪。

    苗縣令看她一臉純純的笑,罵罵不出來,打更抬不起手。

    蹲地抱腦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

    他道:「就算我沒資格讓你先與我商議,但王爺總有吧,他可是你的長輩。你就不能等王爺回來問問他再說?」

    雲不飄莫名其妙:「又不是敵軍來犯的家國大事,我叔很忙的。」

    苗縣令:「...」

    這可比敵軍來犯更嚇人。不說其中別的利害,只說,讀書是好事,這事真成了——氿泉之外的國土國民怎麼想?又會怎麼做?

    還免費?

    最怕的就是免費!

    面色一變,他道:「快快取消。」

    雲不飄不樂意:「嘗試一下又不會死。」

    苗縣令一臉苦:「我真的會死。」

    假如因此事鬧起民變,首當其衝,他這個縣令就是最好的交待啊。

    小命休矣。

    看在共事一場的份上,留條活路。

    雲不飄表示活路有,死路也有,請他放一百個心。

    「等你死了,變成夜靈,正好給我做事,我叔再管不著你。」

    苗縣令:「...」

    越來越多次,跟她說話像在死一樣的痛苦。

    還未安撫下苗縣令,王縣令來了。

    也是為著線上教育一事。

    他與雲不飄沒有苗縣令熟,但又因王棠兒自覺與其關係不一般,一來直中要害。

    「免費學習,氿泉民眾自然開懷,可消息傳出,別的地方的人自然不願意。最輕的後果也是民眾蜂擁而來,於氿泉落地生根。」

    不是誇大其詞,多少人家想改換門楣,讀書是獨一的法子。只要能讀書,搬個家的代價並不大。

    雲不飄眨眨眼,天哪,還有這般好處?她巴不得呢。

    王問肅穆著不太俊的老臉:「且你的安全也受到極大威脅,原本腕錶一事已經令有些人垂涎,學習的事再傳出去,幾個鄰國一定想方設法將你擄走。」

    「依那些人的無恥習性,擄不走就要殺。」

    苗縣令連連點頭:「所以,我們都是為了你好。」

    雲不飄會怕?

    「放馬過來,來一個我交你們一個,來兩個,我交你們一雙。」雲不飄信誓旦旦。

    無論怎樣勸說,就是不鬆口。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心想,立即給京城送密折,皇家的人,讓皇家來收場吧。

    一封聯名上的摺子箭矢一般飛進京城,重重射在御案上。

    皇帝被這一箭射得,心都擰成熱毛巾帕子,不知是熱,還是疼。

    相比之下,玉臨陌認命的閉眼長嘆一聲果然:「沒完沒了,總是嚇人一跳。」

    皇帝興奮:「正好京中事已落定,你回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可行。」

    「皇兄,你——」

    「問問她,能否在國土之上推行。」

    「皇兄——」玉臨陌不贊同的低叫一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她畢竟不是我等凡人。」

    「一而再再而三起幺蛾子,誰知道她真正目的是什麼。」

    皇帝道:「凡人有什麼值得仙人算計。」

    玉臨陌大不贊同,搖頭:「那些仙長口中,可是極重因果的,他們的做派,歷來將凡人當賤泥一般,怕弄髒鞋而不願踩。她雲不飄幾次三番,已經不是踩在泥里,是在泥地打滾了。」

    「別人一條凡人命都不想沾染,通過她的手摺進去的人命又有多少條?她這樣無懼因果,所圖甚大啊。」

    又道:「便是靈山仙人的斷言,臣弟也持懷疑態度。」

    「皇兄,莫非仙人在打我玉氏皇朝的主意?」

    玉臨陌憂心忡忡。

    皇帝想來想去,仍是不覺得自家有什麼值得仙人惦記,難道皇室有寶?可仙人們一個個目光如炬,不是一掃便知道哪裡有寶貝?便是拿走也不會讓他們知道。

    玉臨陌:「或許是邪法呢?」

    他視雲不飄為刀,私下翻閱不少有關仙魔的書籍記錄,裡頭便有邪修一派,用凡人之命很能做不少事的。

    皇帝沉吟:「你且回去坐鎮,與公會的人仔細問問,朕也同京城這邊的仙人問一問。」

    仍是不死心呀。

    玉臨陌心裡微微嘆氣:「若是此事只能在氿泉施行呢?」

    依他的意思,這是萬萬不能允許的,真不怕別的地方起民怨嗎?

    要知道,供養一個讀書人的花費是多少?多少人因為幾兩銀子的束脩而無法踏上讀書路。現如今,有人居然不花錢就能讀書科考做官?

    他們不服!

    而從朝廷來講,氿泉人口多少,孩童少年青年又有多少,這些人全讀書對士林的衝擊,對朝廷的科考局面又是怎樣的毀滅性顛覆?

    斷斷不允許!

    無論如何,為了國朝的長治久安,玉臨陌懷著悲壯的心情返回氿泉,打定主意,若是雲不飄一意孤行,便是拼了這條命,他也要將她趕走!

    雲不飄不知道她叔要對她趕盡殺絕,此時她正想念她叔。

    「混蛋、無恥,我叔回來讓我叔打他們板子!」

    東福愁眉苦臉:「飄飄,快想想辦法吧,學院每天早上大門上牆壁上全是污物,我可以設結界,但這違反不得插手凡人事宜的公約。孩子們也受到驚嚇,叫魂好幾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