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禍心虎(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禍心虎(一更)字體大小: A+
     

    形勢完全不一樣了,以前女子合離,娘家大都不歡迎。都是升斗小民,多一口人吃飯,別人就少一口。因此很多婦人顧忌合離后沒處去不得不忍。但現在不同了。

    一來,婦人力氣與男子無異,很多事情便做得,無論下地還是做工,都能自己掙得錢,且客觀的說,她們比男子更吃苦耐勞,力氣等同的情況下,實則更有優勢。

    現在已經有不講究拋頭露面的人家婦人走出來一起做工,甚至以工錢優勢搶奪市場。

    二來,這樣情況下婦人歸家不但不是拖累甚至成了助力,即便是考慮到年老后的養老問題,只要手裡握著錢害怕沒娘家子侄養活?

    即便是男子沒有子嗣也有從族裡過繼的情況,女子收個養子養女的又怎麼養?

    總之,只因為男女力氣相同,很多事情再回不到從前。

    與老師說這個,老師還哈哈大笑:「可見男子自認比女子多強多強,最終只是仗著有力氣這一點。」

    並相當自豪的給他講,學里哪個學生哪上面出色,哪個學生又怎麼伶俐,哪個如何肯學哪個多麼善思考。

    「這並不是特意選出的聰明孩子,並不比我見過的同齡男學生差,可見在智慧方面,女子並不弱。」

    顏先生心裡道,且他觀同樣教學條件下,女子似乎有更細密更周道的思維優勢,被刻意打壓罷了。他不敢想象,若是沒有這種刻意的全方位的壓制,男女之間究竟是怎樣的局面。

    若是雲不飄知道,會告訴他:男女天生不同,各有所長,但大體是勢均力敵的。

    可惜顏先生無法知道這個,只是偶爾他心頭會升起一個念頭:男強女弱的社會形成,真的只是因為世人認定的天生如此,會不會有某種不能言說的深層原因在裡頭?

    要不要多去查閱下文字誕生之初的記錄究其源頭呢?

    雲不飄會告訴他:先生執意,大概是要推動社會進步的車輪了。

    只是眼下,他沒出息的學生只心灰於自己的政績。

    辦事處設在他的衙門,最先得消息的是他的西城,趕來辦離婚的自然是他的百姓,他怎麼就——那麼倒霉。

    「你該去北城了吧。」

    雲不飄:「我叔說,我跟你熟,讓我就跟著你。」

    苗縣令:...生無可戀。

    他嘆氣:「你去找王妃吧,她正忙得飛起,才籌劃了果園子又想開布坊。」

    去找衛啟慧?上次她投訴的事情她還沒處理呢。

    「不著急,我辦完公再去。」

    又不能強硬的趕她,王爺還未回他連個告狀的人都沒有,苗縣令一步三搖的走了。

    雲不飄與杜三繆說:「遲早會適應的。」

    杜三繆搖著頭:「你嚴重違反六族公約,換別人,早驅趕廢修為了。」

    雲不飄驕傲:「我人心所向。」

    又看眼天,你睜睜眼,我做好事呢。

    天沒搭理她。

    一時沒人再來,雲不飄想回去琢磨別的事,腳抬起沒踩到車上,旁邊傳來一道溫柔入骨的聲音。

    「飄飄。」

    腳指頭一酥,雲不飄扶住門,震驚回望。

    自己的桃花來了?

    入目一個唇紅齒白的年輕男子,對著她笑,春情蕩漾。

    雲不飄心裡嘆氣,若不是居心叵測,真想來一場戀愛。畢竟長得很好看。

    年輕男子又喚一聲飄飄,眼睛鉤子一樣勾著她:「我請你喝茶呀。」

    雲不飄扯扯嘴角:「說出我的十個優點,不是外表,要內涵。」

    還內涵?還十個?

    年輕男人的笑臉一僵。

    雲不飄嘆出聲來:「打獵前還要研究獵物的行蹤軌跡喜歡吃什麼呢,你這樣草率的來,也太看不起我了。」

    當著面,拿出小鏡子舉報:「一個很沒有手段的男的,想渣我,嚇我一跳,大陣都暫停了下。」

    男人抓狂,你倒真被我嚇著啊,撒謊不眨眼。

    公會的人過來,不用解釋,驅趕出城。

    雲不飄憂傷:「難道沒人真心的愛我嗎?」

    杜三繆:...以男人的眼光評定,反正我看你是沒感覺。

    男人徒勞挽尊:「飄飄,我被你的人格魅力征服,你堅強、善良、勇敢——」

    雲不飄呵呵,手指大街:「這街上誰不堅強誰不善良誰不勇敢。」

    生而為人,活在集體中,誰還沒點這些美好品質了。不過是有人多有人少,有人堅持到底有人中途放棄。

    一點她的獨特都說不出來,對她就這麼敷衍嗎?

    哼。

    杜三繆:「你不該關心為何突然有人跑出來對你獻殷勤?」

    雲不飄壓根不覺意外:「有使硬的刺殺我,就有使軟的攻克我。」她不屑:「我是見色眼開的人嗎?」

    杜三繆心道,方才你看到人家那小白臉,眼嗖一下就亮了呢。

    就聽雲不飄恨恨磨牙:「有本事找個比卿未衍好看的來。」

    說完一愣,緊接著意動,拿出鏡子在群里發言——今天有人色誘我,長那樣我都不好意思說他丑。想使美人計,卿未衍顏值以下的不用考慮了啊。

    群:...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還卿未衍往上?跟他平分秋色的都難尋!

    卿未衍也在群里,看見了,沒說話。

    魅無端看見與商未明發愁:「這麼愁嫁。」

    商未明不覺得嫁娶算什麼大事,嫁過去娶過來,人不還是那個人?瞎折騰。

    他漫不經心道一句:「恭喜你,準備嫁妝吧。」

    魅無端道:「嫁是不可能嫁出的,除非娶進來。」

    商未明笑:「以她現在的身份,可是香窩窩,怕那些人千方百計要娶進自己家,未來的殿主呢。」

    為保雲不飄,魅無端重拾身份,不免露餡,商未明和卿未衍又不傻又足夠有見識,不如主動坦白好些,商未明震驚好幾天。

    卿未衍也有些驚,但他面上端住了。

    商未明此時說的是另三十五殿,無端殿再窮,地位在那裡放著,歷史上不是沒有通過聯姻奪殿的。

    比如,誰家繼承人二個三個或更多,怎麼辦?只能去肖想別家的家業。

    而無端殿只有一個傳承人,還是個少不經事的黃毛丫頭,換成魅無端也會好好盤算。

    魅無端冷笑:「那就看他們的臉長得有多好了。」

    膚淺如雲不飄,第一關便是長得比卿未衍好,他不覺著幽冥有幾個合格的。

    便是第一關過了,以雲不飄那個腦子...還不知誰才是禍害呢。

    很快,第一關開啟,魅無端覺察到什麼猛的臉色一沉。

    而商未明也覺察到了,喲一聲:「去看看。」

    躲在屋裡的卿未衍也默默將目光對準茶樓外。

    杜三繆駕車到得茶樓,渾然不覺的他已經看到不該出現在此的人。

    一二三四五,全是禍心虎。

    他停下馬車,扭頭道:「幽冥的人,來見你的。」

    雲不飄莫名其妙,無端殿的?撩開帘子皺了皺眉,放下。

    「去會仙樓。」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