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學院(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學院(二更)字體大小: A+
     

    事畢,雲不飄提示:「你無聊時可去找心心聊聊天,與她一處,心情會很好。」

    言夫人笑著:「是,心心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一邊說一邊點頭,眼裡全是喜歡。

    雲不飄心一動,說不準於心心的桃花真來了。

    雲不飄去前頭教室,後面住宅區離著山近一些,教室離著湖近一些,遠遠看著煙波浩渺的水面,雲不飄思念起孟償來。

    「唉,也不知孟償在京里如何了,沒了他,茶樓學院都沒了主事人,我這心慌慌啊。」

    沒有外人,東福直接懟回去:「孟償不在也沒見你伸一下手。」

    雲不飄側過頭來白眼:「東福呀,我身邊有杜三繆就夠了,孟償回來前你先接手他的工作吧。」

    東福非但沒覺得被委屈反而一臉躍躍欲試:「真的?」

    雲不飄翻臉:「你早不想跟著我了吧。」

    「哪裡,我不跟著你但你一有什麼不對我立即到場,不是還有老杜嘛,再說,在氿泉能把你弄走的——還沒有呢。」

    「好哇,你消極怠工。」

    杜三繆從空氣中現出來:「年輕人,嘖嘖,就是沒耐心。」

    他眼珠子咕嚕嚕轉,顯然肚裡沒釀好水。

    東福警戒:「我警告你啊,別想著害我。」

    杜三繆一嗤:「你是會長的人,我是還老魅的人情,我害你,你能怎麼著我?」

    分分鐘掐斷你的鳥脖子。

    「飄飄~」弱小無助的東福只能去拉雲不飄的袖子。

    雲不飄心軟:「老杜,你不要欺負他,他還只是個孩子。」

    杜三繆撇嘴,欺負一隻鳥他也沒成就感。

    雲不飄做下決定:「你先頂替著孟償吧。天氣也熱了,把鳧水課安排上。」

    東福不是凡人,不會覺得一大群女孩子泡在野水裡露胳膊露腿是傷風敗俗的事,立刻應了下來。

    身為一隻鳥,他很喜歡泡在水裡的說。

    何止他喜歡啊,還有駐守在水邊的夜靈也喜歡呢。這可是他們為數不多的光天化日出現在水裡正大光明扯活人腳脖子的正當機會,當然,不是往下拽,而是往上頭提。

    這群失去了各自小家庭的女孩子們,在未來無數次見到別人學鳧水的痛苦時都會茫然不解,明明鳧水是一件再安全不過的事,明明那水自己就會把人浮上來,為什麼你們學個鳧水要命似的。

    這一年夏,湖水邊樹蔭下,蕩漾著女孩子們開心興奮的大喊大叫,銀鈴般的笑聲宛如精靈響徹水面。

    一開始,有遠遠聽見的人還以為是沒在水裡的殘靈,後來得知了真相...城裡又掀起一輪陰陽怪氣,正好與雲不飄一個無意又闖的禍攪和一起,讓玉臨陌頭疼不已。

    只是外人進不到湖邊,沉迷游泳的女孩子們始終沒有被外界風言風語打擾,這段經歷成為她們人生最寶貴的記憶,之一。

    且說眼下。

    雲不飄走到教室,正是上課的時間,她提著裙角踮起腳尖聽壁角。

    好巧,裡面是薔淺淺。

    她看到的薔淺淺仍是國色天香,而學生們眼裡的薔淺淺只是秀麗婉約,當然,以她們目前見過的世面,薔淺淺已經是最美麗的人。

    薔淺淺:老娘永遠都會是最美!

    薔淺淺敲黑板:「先生是怎麼說的?」

    下頭十來個孩子眾口一致拉長音:「生的丑不是你的錯,長得丑是自己錯。」

    握拳瞪眼,上戰場似的。

    雲不飄捂臉,這都教的什麼亂七八糟。

    杜三繆摸著下巴點頭:「甚是有理。」

    呵,男人。

    薔淺淺往這邊瞟了眼,沒搭理:「好,現在開始自己給自己理妝,讓我看看你們這段時日的學習成果。」

    化妝課?

    雲不飄想,她是不是該跟薔淺淺好好談一談?裡頭的女孩子看著才七八歲吧?

    但——

    學生們面前擺的銅盆清水,大小梳篦,還有簡單的頭繩頭花,並沒有胭脂水粉。

    好像不是化妝,是儀容?

    一線慵懶的聲音傳出來:「別多管閑事啊,我是用庸脂俗粉抹黑自己的人?真正的美是骨子裡透出來的。說了你也不懂,走開走開。」

    雲不飄:...所以我不是真正的美人才沒人追我?

    她懷疑的看向身邊兩個男性,自尊沒讓她當場驗證自己的魅力。

    萬一沒有...畢竟以往也沒有過啊。

    垂頭喪氣。

    下一間課室,情形便有些好玩了,一個學生站著對上頭的先生瞪眼。

    雲不飄看了眼學生攤開的課本。

    哦,弟子規。

    旁邊鋪開的紙上有學生稚嫩的字跡,已經很有些樣子。

    這是邊讀邊識字邊寫字嗎?看那幾個字筆畫很多的。

    先生表示,你管我怎麼教,只要學生們跟得上喜歡學不就行了。

    旁聽都不來的名譽校長,沒有發言權。

    學生漲紅臉:「先生騙人,我要聽了這些去做,跑都跑不出來,連乞兒都當不了。」

    也不知這些是哪些。

    先生老神在在,隔空點她:「笨。」

    學生不服。

    「既然不公,這代表他們的把柄。」

    學生一呆,小聲:「我還小,何況,他們合起伙來欺負我一個。」

    「所以,你要好好學習。」先生點點書本:「你知道你還小就不能硬對著干,等你長大,學了本領,既有他們現成的把柄,你該如何?」

    學生又呆了呆:「可他們要殺我呢?」

    「笨。」先生又點她一下:「你這不是逃出來了?活著,才有無限可能。你既有眼下的大好機會,好好學,什麼場子找不回來。」

    學生低頭,看看課本,上頭寫的是怎樣尊長。

    她看眼先生,先生矜持一笑里似包藏著某種深意。

    哦——

    「先生,我跟你好好學。」

    「這才對,這才一本書,還有別的書別的道理。」先生捻須微笑:「這個世上,連皇帝都不能為所欲為。都好好學。」

    眾學生背手挺背:「知道了先生。」

    知道了什麼?知道皇帝都得服道理嗎?

    道理是這樣,可是——這樣教沒關係吧?一個個眼睛亮得比初一半夜的燈籠還耀眼。

    杜三繆勾著嘴角:「這老頭兒有意思,和皇帝有過節吧。」

    平常人提都不敢提,他竟敢在課堂上拎出來舉例子,絕對有過節無疑了。

    雲不飄:「幸好這些孩子不用入朝為官,不然夠皇帝頭疼的。」

    杜三繆:「所以他才敢這樣教。」

    雲不飄抬步往別的教室去,杜三繆哎哎哎:「你不管?」

    雲不飄回頭,奇怪看他:「他說的對。」

    皇帝也不能無法無天。

    說到法,下個教室的孩子好像是年紀最大的一批,十幾歲的樣子,正在上律法課。

    因為基礎太差,學得磕磕絆絆,這位先生乾脆拿厚厚的律例來當識字課上,一句一句一個字一個字的講,他性子沒前頭那位好,嚴肅著臉不怒自威,但學生面露為難的時候倒沒發脾氣,只是臉更嚴肅了。

    就這樣,學生還學得津津有味抓著筆頭不放。

    可見這位嚴厲的老師自有得人心的地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