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詭異(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詭異(三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的眼睛很漂亮,黑是黑,白是白,黑的純凈,白的澄澈,她不笑不語的時候,一雙眼睛像蝴蝶靜止下來的翅膀,流光溢彩而不自知,帶著懵懂與好奇,很難讓人起戒心。

    但此刻,她睜開的眼睛白還是白,黑卻不是那個黑了。

    那黑里,似乎還有幽幽的紫,沉沉的綠,暗暗的紅,包羅萬象。

    包羅...萬千危機。

    杜三繆本能的向後跳。

    不對!這不是雲不飄!

    後背冷汗沁出。

    東福沒看到,奇怪:「你怎麼了?」

    杜三繆緊盯雲不飄,雲不飄眨了下眼直挺挺坐起來,看過來。

    那樣的眼神。

    杜三繆全身緊繃,試探:「墨傾城?」

    東福不明所以,看去,瞬間僵硬。

    唰唰唰三道身影出現,是去城外決鬥的三個。

    不大的空間空氣凝固,五雙眼睛盯著那一個人,誰也沒有妄先開口。

    雲不飄緩緩轉著眼睛,她的頭一動不動,和身體扭成一個刻板的角度,臉上隻眼珠轉動,特別詭異。

    更詭異的是那兩隻眼睛,分明比眾人低,卻高高在上的蔑視眾人。

    最後,眼珠定住,落在魅無端身上。

    「真是個廢物。」

    轟——一腔熱血沖頭,魅無端厲聲:「何方鬼祟!」

    就見雲不飄眼一翻,再回來,又是那個蠢二蠢二的雲不飄了。

    雲不飄莫名其妙:「你們幹嘛?頭兒,你臉上怎麼這麼多汗?」

    各自試汗。

    卿未衍幾步上前,扣住她的手腕追查,半晌,對兩人搖頭。

    兩人凝重,連卿未衍都查不到?

    雲不飄驚悚:「你幹嘛你幹嘛,我告訴你我是不可能喜歡你的。」

    卿未衍:...我謝謝你。

    魅無端:「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或是不對勁?」

    方才那個眼神,絕對不是他家崽子!

    雲不飄一頭霧水,活動活動關節:「前所未有的精力充沛。對了,你們給我吃了什麼靈丹妙藥,總覺得渾身使不完的力氣。」

    商未明、卿未衍:「...」

    魅無端開始趕人,關係到自家機密,外人不能聽。

    摸她頭頂。

    雲不飄苦臉,頭皮都被摸禿嚕了:「我這裡真長了一根羽毛出來?」

    魅無端重重點頭:「跟無端殿的那根一模一樣,且我肯定必然有直接關聯,商未明那個老不修被打時,我親眼看著無端殿那根動了。就是不知這根是不是那根,還是一對。」

    這事百思不得其解,無端殿不是個建築嗎?建築怎麼就能長羽毛?

    她頭頂怎麼也會長?沒這個基因呀。

    呃——不對,人類沒破解的基因鏈多了去了,誰確定裡頭就沒控制長翅膀的?

    嘶——難道她的某些沉睡的基因在覺醒?

    呼——以後她會變成什麼奇怪樣子呀?

    魅無端無力,看這樣子,又走神了。

    「你專註些。」

    雲不飄回過神:「這個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頭兒,我真的百毒不侵了?」

    又是一件無法解釋的事。

    魅無端只能說:「算是好事。」

    「哼,趁我沒意識灌我毒藥,也就會長這個不著調的才幹得出來。」雲不飄磨牙,真不把她的命當命啊,萬一她被毒死了呢?

    魅無端道:「會長年輕的時候,性子可惡劣了。」

    忽然雲不飄眯眼打量他。

    魅無端發毛:「我已經和他打了一架了。」

    「你是堂堂幽冥三十六殿宮主,你還怕他?」

    唉,魅無端覺得,有些事情他得客觀的說,不要讓自家崽子形成錯誤的認識從而惹禍上身。

    「你是不是覺著,幽冥那麼大,不比陽界小,三十六殿又是幽冥最高統治,身為殿主,我不比仙族那些仙門的門主宗主差?」

    雲不飄點頭,當然了。

    魅無端笑了下:「老子當然不比門主宗主差,他卿未衍——」

    雲不飄期待的捧起兩隻手,隨時準備啪啪啪。

    「用不著當門主啊。」

    什麼?是我聽差了什麼?

    魅無端:「最厲害的人專心修鍊。打理門務,豈不是浪費時間?」

    所以,門主宗主都很厲害,但絕對不是頂尖的一批。

    雲不飄木著臉:「哦,頭兒也是個打雜的。」

    腦袋被拍。

    「幽冥當然不一樣,老子當殿主,那是真本事拼殺出來的。」

    哦,所以呢——

    「咳,咱們幽冥和別處不一樣。」

    雲不飄臉上已經明晃晃的掛上了失望。

    「咳,夜遊呢,可以分成兩大類。一類,像咱,是有組織有紀律的。」

    「一類就是沒組織沒紀律的。」雲不飄徹底沒了興緻,擺擺手:「行了,我知道了。」

    魅無端急:「你知道什麼?」

    雲不飄躺下向里翻了個身:「有本事的才敢無組織無紀律。」

    有組織有紀律的那叫報團取暖。

    魅無端戳她,讓你戳我心窩子。

    「別把自己看輕,咱們還是很厲害的。」

    「呵呵,你厲害,你打得過卿未衍嗎?」

    「嘿呀,你知道卿未衍在整個天元大陸都排得上號吧。」

    「那你還跟我說什麼,還不去修鍊。」

    魅無端氣得站起來:「咱幽冥不一樣。」

    「唔,不一樣不一樣。」雲不飄敷衍。

    「嘿,跟你說不清了。我問你,這是哪裡?這是誰的地界?」

    「氿泉,我的地界。」

    魅無端氣樂了:「這是陽界,活物的地界。」

    嗯?

    雲不飄翻過來,眼睛閃閃發光:「你是說,假如是陰冥,卿未衍就不是你的對手了?」

    「那是自然。」為了為父的尊嚴,必須的。

    雲不飄啪嘰倒下:「為什麼幽冥就不能想些攬客的好法子,讓大家爭著搶著去幽冥?」

    魅無端:...因為活著挺好?

    「等等,完全可以在幽冥發展旅遊大業嘛。我得記下來。」雲不飄坐起,掏出小本本。

    魅無端湊頭看了眼,看不懂的文字元號。

    沒問。

    記下這條,翻看前面,雲不飄沉吟了下。

    「我還有事要忙,你回你房間吧。」

    魅無端:「...你沒別的問我了?」

    雲不飄輕嗤一聲:「我問了你就知道了?你知道就能做到了?你做到就敢做了?你——」

    「好好歇著吧你。」

    看不上老子呢,老子還不伺候你了。

    關上門,雲不飄開始算賬。

    「你看看你找的什麼狗男人做的什麼缺德事兒。」

    對此,墨傾城也是無語,以前卿未衍從沒做過這樣的...惡作劇,他人高冷是高冷,但愛憎分明,看不慣的人要麼無視要麼直接劍說話,灌人毒藥這種事...

    「肯定是商師兄帶壞了。」

    雲不飄呸呸,你第一女神還學會推卸責任了,還是為了那個狗男人。

    「我跟你講,你就是沒看清他的真面目!」

    墨傾城只好道:「是,是我沒看清。」

    何止沒看清卿未衍的真面目,接連的背叛,她連人的真面目都看不清了。

    「趁早給我斷乾淨。你住我心裡,你心裡還惦記別人,像什麼話。」

    墨傾城:「...好,以後不提他,咱都不提他。」

    只要你不提,我省得頭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