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臉(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臉(二更)字體大小: A+
     

    「你就作死吧。」這樣說著,但心中升起莫名期待的魅無端還是打開了瓶子,用指甲蘸了一微微出來。

    雲不飄真切嫌棄,哪怕你用一根麻繩蘸蘸呢,用指甲...洗手了嗎?

    魅無端眉一挑,就要彈指甲,雲不飄哎哎叫著,抓著他手指一口咬上去。

    嘶——小崽子純心報復。

    卿未衍心中下了結論,這是個沒腦子並非常不正常的。

    深深擔憂,與這樣蠢二蠢二的人日夜相處,墨傾城會不會被影響到...

    轟——體內著了火一樣。

    雲不飄直挺挺站著,抬著頭傻兮兮看著魅無端,舔了舔唇。

    「你——」

    魅無端才張開嘴,眼前一黑,雲不飄腦袋上鑽出一根黑黝黝的長羽,風馳電掣半點不耽擱的朝他臉上來了。

    什麼東西?

    啪——

    非常重的一聲。

    那羽毛又鑽了回去。

    魅無端臉歪在一邊,透不過氣。

    現場一片冷凝,扒著門框看熱鬧的東福和杜三繆一個比一個嘴大。

    卿未衍臉上也帶著震驚。

    什麼操作?

    雲不飄眼神直直,彷彿什麼也沒看到,吸了吸鼻子,往後一倒。

    得,又暈了。

    索性身體無礙。

    魅無端捂著臉回幽冥去,特么,打得可真疼,要不是老臉夠厚,得出血。

    他得回去看看無端殿頭上那一根。

    怎麼看著那麼的像呢?

    坑裡,卿未衍端正坐著,眼睛對著一動不動的雲不飄。

    「不要打鬼主意。」商未明冷冷提醒他。

    將雲不飄留給卿未衍照看是萬萬不可能的,東福和杜三繆壓不住他,因此魅無端喊來商未明才放心的走。

    商未明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驚訝又想看好戲,他動了動屁股,喉嚨醞釀。

    「夜修羅和誅仙對雲不飄沒什麼,未必對別人就沒什麼。」

    顯然,這個別人特指某一個。

    卿未衍不動,他商未明能想到的,他卿未衍想不到?

    商未明暗哼一聲:「眼下雲不飄昏迷不醒,也不知裡頭那個會不會更慘。」

    卿未衍眉頭動了動。

    商未明暗嗤,裝吧你就。

    嘀咕:「哎呀,夜修羅啊,專門針對神魂啊,誅仙啊,仙族最怕啊。」

    卿未衍眉頭一跳。

    「哎呀,得虧我家飄飄與眾不同呀,最厲害的毒都毒不死她呀。」

    別人未必有這個福分。

    卿未衍坐不住了,上前要探。

    被商未明攔住。

    「男女有別。」

    卿未衍恨不得呸他。

    「師兄,」卿未衍壓低聲音:「當初你的事情,傾城可為你說了好話。」

    「哼,我需要嗎?」

    「你離開的時候,傾城給了你丹藥。」

    商未明默了下,牙根有些痒痒,老天,就是愛作踐人,明明是好人,偏要落個人人喊打的下場,比如他,比如她。

    道:「你探也是徒勞,她不見你。」

    卿未衍緩緩收回手:「勞煩師兄了。」

    商未明翻了個白眼:「她就見我了?」

    仍是上前,趴在雲不飄臉前:「喂,活著給個聲兒。」

    等了等:「我對你可沒惡意。」

    半天,攤手:「我也不行。」

    卿未衍憂心:「若是她也昏迷了呢?」

    商未明覺得好戲沒看到反而自己跟著操心,不划算。

    「等雲不飄醒吧,大概沒問題,看她睡得多香。」

    睡得多香的雲不飄吧唧下嘴,也不知夢裡吃什麼好東西呢。

    心頭起火,卿未衍操心墨傾城,他憂心是他自己活該。魅無端操心自家崽子,他著急也是他自己活該。可他堂堂會長不欠她的憑什麼在這守著這個沒心沒肺的?

    不甘啊。

    眼珠一轉,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卿未衍一驚:「你這是——做什麼?」

    「她不是不怕毒嘛。」商未明一臉的不懷好意:「這瓶夢牽我放了好些年頭,也不知還有沒有用。」

    夢牽,也是毒,讓人在睡夢中無知無覺死去。

    卿未衍臉皮一抽,不知要不要阻止。

    坑上面,東福糾結的眼神詢問杜三繆,這樣胡鬧,魅爺回來會翻臉吧。

    杜三繆轉過半個身,你去管吧,我可打不過會長。

    夢牽味道不錯,雲不飄睡夢裡吃得很乾凈。

    「嘿,沒問題呀,再來,我還有斷生、陌桑、倚藍翠、過奈何...」

    卿未衍:...明明應該阻止的,可他的手指蠢蠢欲動是怎麼回事?

    他道:「師兄,曾聽長輩言,你小時候甚是頑劣。」

    商未明仿若未聞,抬眼看他:「知道你更多,都拿出來吧。」

    卿未衍面無表情,手誠實的往外掏瓶子,好多。

    東福拐拐杜三繆:這不行吧?

    杜三繆乾脆轉身:下頭哪個你打得過?

    東福:態度還是要有。

    杜三繆一想也是,弱弱伸手:「兩位大人慎重啊。」

    然後把手收回來,事不關己。

    東福生氣:飄飄會生氣的!

    杜三繆:人家有分寸。

    東福牙關咬了又咬,看著下頭灌毒灌得不亦樂乎的兩人,最終縮回腦袋,慫了。

    才想起來,他真正的頂頭上司是會長啊。

    嗚嗚,飄飄,我對不起你。

    無端殿,魅無端正對著自己的宮殿瞎琢磨。

    這到底是不是自家崽子頭上冒出來的那一根呢?

    看著是一模一樣,只是一個大一個小,這其中有什麼關聯呢?

    關鍵時候想找個人問問這裡發生過什麼不同尋常的事都找不到人,誰讓他把人都派出去打著雲不飄旗號搶功勞呢。

    唉,人太少,連個守大門的都勻不出來。

    魅無端圍著羽毛轉圈圈,忽然羽毛一閃。

    魅無端揉了揉眼,這是——跑出去又回來了?動作真快。

    想到什麼,臉色一變,迅疾向外趕。

    氿泉坑裡,商未明捂著臉,卿未衍動作快,沒被抽著臉卻也被扇了一臉風。

    玩過了。

    一開始兩人還悠著,可這麼多毒下去雲不飄愣是半點不適沒有,遂放下心放開了灌。那當真是你方灌罷我登場,灌的便是水,雲不飄也該撐著了。

    太欺負人。

    於是雲不飄頭頂忽的鑽出一根羽,狠狠抽過去,空氣都被抽出爆破聲。

    商未明不知道這一出,被打個正著,臉頰肉眼可見的腫起。

    卿未衍早有準備,及時跳開。

    商未明目瞪,捂著臉:「好哇,你早知道。」

    卿未衍平靜:「小傷,師兄淡定。」

    淡定,老子淡定個屁!

    打了起來。

    被急急趕回來的魅無端抓個正著。

    商未明的臉還腫著呢,雲不飄嘴邊和衣領邊明晃晃的罪證,魅無端手指一捏殘汁一嗅,腦袋暈了暈,氣的。

    這下什麼都不用說,出去打。

    狠狠瞪眼東福和杜三繆,回來再收拾你們!

    杜三繆:「唉,怎麼回來這麼快,早知道讓他們灌的時候乾淨點兒。」

    將功贖罪吧。

    杜三繆落到雲不飄跟前,左右沒看到自己要用的,只能將自己的手帕拿出來。

    「女孩子家家,閨房一點兒不像閨房,一點兒女孩子家用的東西都沒有。」

    疊的整整齊齊的雪白的帕子將要擦上下巴,雲不飄眼睛猛的睜開。

    杜三繆一抖,手裡的帕子啪嘰掉在雲不飄下巴又滑到脖子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