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公主(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公主(三更)字體大小: A+
     

    魅無端樂:「傻娃子喲,我想騙你也變不出這個。真的是你變出來的。奇了怪,我怎不知無端殿還能生羽?你還沒經過儀式被無端殿認可呢。嘶,難道這就認了?」

    有緣啊,天生的緣分啊。

    吼手下快快布置好,很快下頭一塊高些的平台上,邊角放上奇奇怪怪的物件,魅無端拉著雲不飄一起落在正中間,其他人按著某種神秘的站位站好。

    雲不飄疑惑:「頭兒,你的手下才一百來人?」

    魅無端乾笑一聲:「用不著那麼多人,取雙九之數,吉利。」

    九十九,離一百還差著一個呢。

    不是說幽冥三十六殿代表了幽冥的最高權利?在雲不飄的換算里,至少相當於一個國吧?

    要知道幽冥無邊無際,實際面積絕對比母星大,而母星末世前眾國林立,從上數三十六個,不都是人口大國?便是末世後人口銳減,但全球的基地也絕對超過三十六數,哪個基地里人口不以千萬記?

    雲不飄眼神里滿滿的你懷疑我智商的意思。

    魅無端不好意思說當年自己乾的蠢事,如果他不回來,還能說他是一個說到做到的純爺們兒,是美談。可他回來了,還得把無端殿再張羅起來...如此一來,當年做的便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蠢事了。

    是他把人趕走的,這麼多年了,大傢伙兒為了吃飽肚子也要另擇明主啊,就這九十九號人,不是有本事的不需要投靠別人就是沒本事的沒被別人看上。

    一方霸業只剩九十九個丁,他也是前無古人了。

    硬著頭皮道:「大家住得遠,這些你的前輩都是離著近最快趕來的。」

    其他人也沒臉拆穿,總不能小公主上任第一天告訴她你要當光桿司令吧?

    紛紛慈和著老臉應和:「是,是,大部隊都在後頭呢。」

    後頭再挖牆腳。

    長長的吟誦,古怪的動作,雲不飄一動不動站在中央位置,任由魅無端捧著她的手,舉起放下,放下舉起,眼皮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站著睡了過去。

    儀式並沒有因為她睡著而結束,反而眾人嘴裡古怪的音調越發激烈高昂起來,直到最後,宮殿似乎都被他們引發共振而震動,眾人匍匐倒地,將準備的新鮮血液倒在地上。血流活物一般,向著雲不飄疾趨而來,嘭的撞在一起灑上半空。

    雲不飄額頭印記跳出,驟然變大,花瓣綻放,發出熾熱光芒,眾人不由眯眼,不敢直視。

    黑紅的火焰花瓣將雲不飄托起,包裹住她,升至半空,光芒猛的一放再驟然緊縮,印記重回雲不飄額間。

    雲不飄緩緩落下,呼吸舒緩,顯然未醒。

    所有人捂著眼,強光刺得眼疼。

    儀式結束。

    紛紛站起,不解詢問魅無端。

    「宮主,小公主為什麼能發出這麼強烈的光?咱們的儀式不是越黑暗越成功?那現在——」

    魅無端面無表情:「你們覺得沒成功?」

    眾人搖頭,這麼強烈的動靜還不算成功?

    「老子的女兒能跟俗人一個樣?」

    眾:...行吧,您是老大您說了算。

    「這說明我家女兒——」魅無端一頓,窮盡腦汁:「開天闢地。」

    眾:...

    宮主這張嘴啊。

    行叭,就開天闢地吧。

    「那按規矩,接下來就該上戰場了。」

    魅無端:「等公主醒來再說。」

    轉身抱著雲不飄進了宮殿,奢華公主房。

    發愁,這就是個戰鬥渣,該怎麼辦呀。

    雲不飄一睡不起,一開始魅無端認為這是正常的磨合過程,說實在啊,儀式一次就過,是巨大的意外之喜好不好?

    畢竟是幽冥殿堂的存在,哪怕他是宮主,但無端殿自有驕傲,除了宮主認可和授權,也要看無端殿願不願意。

    縱觀以往,作為未來一宮之主的繼承人,哪個不是要實力有實力,要天資有天資。認不成功或者幾經波折的,比比皆是。

    比他家丫頭不如還一次成功的——有。

    一個小嬰兒,但那嬰兒出身好啊,幽冥殿分明是看重其潛力,事實證明,的確有潛力,最後成長為冥主攪風攪雨呢。

    可他家丫頭還沒修鍊不是?誰知道他家丫頭的成長潛力就不如個嬰兒了?

    魅無端喜滋滋。

    沒等他樂幾天便覺察到不對了,一次便成功,再磨合能磨合多久?可雲不飄一睡不醒魂體變淡了!

    這便不對頭了。

    想到氿泉城的主魂,魅無端不敢再停留,叫來九十九手下吩咐。

    「打著公主的旗號,靈活應戰,殺得了就殺,殺不了就跑。」

    先做些小成績出來,拖延時間。

    無端殿長了羽,目前大家都認可雲不飄未來小主人的身份,也便贊同魅無端的法子,扛著雲不飄的大旗去作弊。

    魅無端帶著雲不飄回去。

    一入氿泉,沉睡的魂魄嗖一下歸體。

    坑裡雲不飄翻了個身,揉著眼坐起,低垂頭半天才緩過神來。

    長長透出一口氣:「憋死我了。」

    魅無端查她的情況,憂傷:「你離不了太久。」

    大概是陣法不同意。

    現在想想真是奇迹,雲不飄屬陰,是死物,竟將那麼多活人系在自己身上。且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接受著無數屬於不同活物的駁雜生氣灌體,還能正常的活著。

    陣法委實逆天。

    天:一個沒留神。

    雲不飄沒覺著自己身負這樣一個與夜遊屬性絕對相剋的陣有什麼了不起,或者說,外來的她並不真正了解這個世界的文化和規則,她目前只知道,大陣是個奶娃娃,不允許她離開,甚至不允許她一心二用太久。

    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略寵溺的想。

    那幽冥那裡怎麼辦?

    魅無端:「我再想想辦法吧。」

    走之前,將近端午,回來街面上連粽子葉都找不見,已然六月中。

    她在幽冥一睡便是月余,這也太耽誤時間了吧?

    魅無端卻說以無端殿的時間計,她可是睡了足足三個月!

    雲不飄聽明白了,以無端殿的時間計,也就是說,便是幽冥不同的地方時間也有不同的流速?

    「這是什麼原理?」

    就知道她會問這個,在她問出之前,魅無端及時跑掉。

    他若是能搞清楚這些,他就是天。

    一聲輕笑:「公主殿下,恭喜你呀。」

    雲不飄呵呵:「你住我這兒,是不是該給我交房租?」

    墨傾城沉默一瞬,讓她死心:「我不能現身幽冥,你呀,老老實實打拚吧。」

    雲不飄瞬間泄氣,捶地:「為什麼呀?我真的不行呀。」

    「所以你要努力呀。」墨傾城頓了頓:「我沒了身體,幽冥對我有天然壓制,且還有一股很強烈的惡意。」

    搞不懂了,誰呀,她得罪過幽冥誰嗎?即便是利益上的衝突,幽冥不是從來與外族井水不犯河水?

    雲不飄抹把辛酸淚:「來,咱試試奪舍,正好,我有殼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