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九章 夜半修鍊(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九章 夜半修鍊(三更)字體大小: A+
     

    說完衛啟慧自己都愣了下,說來,做氿泉的太守不要太凄慘,上有王爺下有四個縣令,大事輪不到,小事不用管,安排這個位置,就跟吃空晌似的,所以——

    「好像氿泉太守一職,是空著的?」衛啟慧不確定的問她。

    雲不飄樂,你問我我問誰?

    「哎喲,這些年沒有過王爺長時間離開的時候,那這一城之事——你有什麼事啊?」

    雲不飄:「我就隨便問問,叔不在,心裡怪沒底的。」

    衛啟慧:「...你找苗縣令唄,你們倆熟,他做不了主的自然知道請示誰。」

    行吧。

    被找上門的苗縣令:「擴城?瘋了吧,姑奶奶,我求求你,京城裡血流三尺了,都是您的功勞,您就安生生的,大家一起縮著脖子等京城裡事了行不行?」

    雲不飄不樂意:「血流八尺也怪不著我,是我結黨營私?是我中飽私囊?是我提拔的蛀蟲禍國殃民?」

    苗縣令恨不得給她跪下,求住嘴。

    「行行行,這事我記著了,晚些我給您——不對啊,你們才是一家人,你隨便給家裡去封信,再不行鄭重些,您可是有品級的縣主,有資格上書的啊,您完完全全可以自己上摺子啊。您一家人說話更好使不是。」

    對哦,她是縣主哦。

    「教我寫摺子。」

    苗縣令:...認命吧,讓她禍禍自家人去吧。

    雲不飄果然寫了一封摺子——家書。

    都看不懂人家日常文言的人,能寫出什麼好東西。

    最後定板的時候,苗縣令是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決心。

    這位沒請過正經的師傅吧?

    一開始他還想協助寫一封聲情並茂的,而雲不飄慘不忍睹的書面表達水平讓他放棄了這個天真的想法,通篇大白話有什麼不好?至少狗都看得懂!

    罪過罪過,陛下臣絕無別的任何意思。

    唉,之前她寫給他的計劃方案明明邏輯清晰表達清楚呀,怎麼一封簡單不過的信件——好像隱隱約約碰觸到什麼了不得的真相。

    這樣一封摺子辦了加急,順順利利躺在皇帝的御案上。

    從開頭,皇帝就笑漏了氣,一直漏到最後。

    「你看看。」

    玉臨陌頭疼,不用看就知道裡頭沒好事,手下沒送什麼消息來就代表氿泉一切正常,他殺人殺得手抖,血腥熏得頭暈,現在這個時候委實不想去操心那個不正常的。

    拒絕。

    皇帝不為難他:「大侄女說,氿泉住著有點兒狹仄,請朕批准,圈幾圈進來。」

    玉臨陌扶腦袋,他真心請求:「皇兄,想法子把這尊大神送走吧。」我供不起。

    皇帝:「你就不好奇她為什麼這樣做?」

    「不管她為什麼,氿泉城不是她玩的過家家。」

    皇帝呵呵呵:「朕想試試。」

    「皇兄——」

    「當然了,朕這個皇帝窮,沒人給她,也沒錢給她。」

    「...」

    「新建的城池可稱之為外城,氿泉是皇朝對外的臉面,即便是外城,也不能失了我泱泱大國的氣象。」

    「...」

    「相信氿泉縣主一定不會給自家臉上抹黑。」

    「...」

    玉臨陌真心實意:「若她降臨在京城該多好啊。」

    皇帝忙擺手,京城?算了吧,京城水深,大宅門裡臟著呢,可不敢讓她攪和,他怕家業都被她攪和沒。

    「都查清楚了?」

    剎時玉臨陌收斂起多餘情緒:「是,都查清了。」

    皇帝輕聲一笑:「那就送他們上路。」

    查出的內幕越多越黑,耗盡了一個帝王本就沒多少的憐憫之心。

    他長長嘆息:「朕一葉障目,儘管知道人皆有私心,但總以為在朕的勤勉下,玉氏皇朝還能傳上個幾十上百代,誰想到在朕看不到的地方已然如此不堪——陌兒,如此看來靈山道人說那雲仙子能為國朝帶來好運,此話不假呀。」

    玉臨陌呼吸一窒,總感覺這話的後頭是——所以,你要照顧她。

    「這事做完你儘快回去,好好幫助她。」

    果然!

    「皇兄,或許是她歪打正著呢?」

    「歪打都能正著,這不正說明她旺我們?」

    「...」

    無言以對。

    玉臨陌暗暗決定,回去就讓幕僚給雲不飄上課,讓她知道建一座城是多麼艱難。

    但云不飄會老老實實等到他回去?

    許是沒人給皇帝寫家信,皇帝看過後也沒想到自己還需要回。

    因此,左等右等雲不飄都沒等到回信,便認為皇帝不同意,又不好意思明說,沉默的拒絕。

    她並不堅持,宅就宅唄,一座城給她宅呢,她還有什麼不滿足。

    一事不成,她便琢磨起別的事情來。

    無端殿,等著她回去舉辦公主大典呢,不舉辦大典,她就是個私生子,名不正言不順。

    魅無端說了,等到大典完成她再作出功績,便是冥主也休想輕易抹殺她。

    可功績是這樣好做的?

    需要真刀真槍的殺。

    她雲不飄有幾分幾兩的本事她自己不知道?

    魅無端也是沒轍兒,到現在人家還是不能修鍊。

    深夜,卿未衍敲雲不飄的房門。

    魅無端雲不飄同時開了門,兩臉不善的看著他。

    「出來,我助你修鍊。」卿未衍平靜道。

    雲不飄抬頭看夜色,打了個哆嗦,抱緊自己:「拒絕雙修。」

    卿未衍:「...」

    魅無端:「...」

    卿未衍耐著性子:「你是夜遊,夜間是最有利你修鍊的時候。」

    雲不飄真實困惑:「謝謝了,不過我更喜歡大太陽曬著暖融融,晚上我要睡覺的。」

    卿未衍:「...」

    魅無端:「要不你明天正午再敲門。」

    不由分說,卿未衍一把將人拽了出來,扔進花園裡。

    魅無端想了想,跟上去看。

    一邊勸她:「天下道千千萬,未衍上仙見識必然比我們多,不定他真有好法子。」

    雲不飄落在花園裡頭,腳下踏歪一叢花,深深淺淺的紅鋪一地,眼角就是一抽。

    她奼紫嫣紅的花園子喲,被卿未衍這個神經病全被刨了,改種這叫什麼傾什麼情的花。

    呵,不必說,這必然是墨傾城喜歡的,說不定還是兩人的定情花呢。

    花開連綿,淺紅深粉,弄得她園子里烏煙瘴氣,每次從花園過她都會狠狠的薅一大把扔地上踩。

    卿未衍介面:「你既能承受靈氣,必可修行,只要找准適合你的法子,來——」

    一柄冰一樣的劍出現在他手中。

    雲不飄呆:「我不會打架。」

    魅無端:「放雷,劈他。」

    唰唰,卿未衍耍了個劍花,平平刺向她。

    雲不飄默念,雷母雲雷母雲雷母雲...

    感覺到手心發熱,抬手握向近到眼前的劍。

    手一空。

    獃獃低頭,原來,說時遲那時快,看似慢實則快,說的是這個。

    卿未衍傻眼,知道她弱,不知道她這麼弱。

    魅無端:...

    三人齊齊看著沒入她心口的長劍,露在外面的不到一半呢。

    半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