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七章 言家事(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七章 言家事(一更)字體大小: A+
     

    言夫人道:「若縣主有這個本事,我們母子自當湧泉相報,以身相許既然條件允許也不是不可以。」

    雲不飄身後於心心跳出來,歡天喜地:「伯母,你不喜歡他的婚約對象對不對?你看我——」

    雲不飄捂了她的嘴。

    言夫人看著兩人笑起來,沒有輕鄙看不起,也沒有得意看好戲,只是覺著好笑。

    言維覺得上次他見母親這樣的笑容,還是在他小時候,可惜,轉瞬即逝,很快被憂傷覆蓋。

    於心心被捂了嘴,孟償跳了出來。

    「你姓什麼?」

    女子嫁人冠夫姓,外人提及也是某某夫人,許多人年華老去連自己的姓都忘記。

    言夫人怔了怔:「我娘家姓任。」

    任?

    「你娘姓什麼?」

    言夫人看眼兒子:「覃。」

    不對呀。

    「你爹的娘姓什麼?你娘的娘姓什麼?」或許輩分遠了?

    言夫人覺得不好了,這是追九族呢?

    雲不飄道歉:「不好意思,嚇著你了,實在你與我們孟先生的家人長得像,孟先生一直在尋找失散的親人。」

    言夫人眼裡一閃,被孟償抓住。

    「你知道什麼?」

    緊盯言夫人的雙眸似漩渦晃動,言夫人心神一晃,不自覺出聲。

    「其實——我是養女。」

    什麼?

    言維震驚,他怎麼不知道?

    話出口,言夫人捂住嘴,臉色煞白,驚恐的看兒子一眼。

    言維心中一動:「父親也不知道?」

    言夫人身軀一顫,言維忙上前抱住,人已經閉眼昏了過去。

    雲不飄捶孟償:「你刺激到她了。」

    孟償抹把臉:「我倒覺得我將她心底的秘密勾出來是在將她的病灶逼出。」

    言維抱著母親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不知該擺怎樣的表情。

    於心心壓著嗓子喊丫鬟:「去把家裡最好的燕窩人蔘何首烏,全拿來燉上。」

    雲不飄:...趁火打劫。

    於心心:此時不掙表現何時掙。

    雲不飄讓言維讓開,自己上前,散開言夫人的發,纖細十指插入,緩緩的按著頭皮,指尖看不見的能量一點一點散入。

    漸漸言夫人緊皺的雙眉慢慢鬆開。

    言維面色複雜的看孟償。

    孟償唇角牽牽,用一種詭異的陰氣森森的慈祥表情望著他。

    言維一哆嗦。

    於心心安慰他:「言公子,伯母一定無事的。」

    言維:...

    好像他跟她沒說過幾句話,怎麼就親近到喊伯母了?

    氿泉的女子真...熱情。

    言夫人很快醒來,言維驚喜不已。

    言夫人看到孟償,縮了縮。

    孟償心急得不行,卻不能硬逼,只能循循善誘:「你真正的身份是什麼?你都知道什麼?說出來,說不準,我是你舅——」

    舅姥爺也不一定。

    言夫人:「...」

    「你舅家的孩子呢。」孟償拐過彎兒來:「我家有走失的姑——奶奶。」

    論皮相年紀,他和言維是一輩的。言夫人是養女,有可能是她自己丟失了,也有可能是走失的姑奶奶生的孩子呢?

    謊言嘛,總要留出寬餘來,免得無法轉圜。

    雲不飄給她理理髮:「夫人不用怕,儘管說,我是縣主,我叔罩著我,那什麼言、言——」

    於心心:「言午言大人,言維的父親。」

    「啊,言大人,壓不過我叔。我叔不行,還有我伯伯。」

    言夫人想了想,才反應來雲不飄口中的伯伯是誰。

    她苦笑一下,見兒子疑惑凝重的樣子,想來這個秘密今日是捂不住了。

    她道:「不是怕夫君,是我——對不住言家。」

    「當年,言府大爺喪妻再娶。」

    言維排行七,是嫡子,說明前頭有六個哥哥皆是嫡出,當代講究的大家族,嫡庶是分開排序的。若前頭還有庶出的呢?這樣一算,言父的年紀不可能小。

    實際上,當年前途一片光明的言午要娶妻的消息放出去,喜壞了多少人家,可這些人家裡沒幾個為自家適齡女兒著想的。

    蓋因為他言午已經娶過兩次正妻,兩個正妻給他各留了兩個兒子,四個嫡子,且兩人的娘家都是高門。

    新媳婦過門,不止要伺候公婆,還得照顧繼子,以及面對兩家貴重的外家的挑剔。

    想想都可怕。

    架不住賣女求榮。

    言家挑婦,門第自然不能低,卻被前頭兩家要求不能高過他們去,為了前頭幾個孩子,言家同意了,自家也想挑個家世不出色別樣出挑的。

    挑來挑去,言夫人所在的任家入了眼。

    那時任家入京述職,任大人官職不高,但在外也是一方大員了,他的嫡女,身份合適,教養也合適。

    兩家約相看。

    任家小姐不樂意啊,相看當日自己做了手腳,弄了不知內情的養姐來,糊弄她玩,換了身份。

    當著言家人面,任夫人臉都不敢綠,只能賠笑。

    偏言家就看中了言夫人的溫柔沉默好性子,尤其顏色勝人一籌。

    說句不好聽的,驢拉磨還給吊根胡蘿蔔呢,言家想用新婦照顧言午和孩子,不能不給人家甜頭,這甜頭,什麼也比不上夫君的看重。

    家世不能高,受到的教育可想而知,那用什麼博得夫君憐?好顏色唄。

    左右言午不是愛色的人,即便因顏色給幾分憐愛也不會太多。

    就這樣定了。

    任家捨不得這條路子,愣是將養女上了族譜和親女換了名字,嫁過去。

    這些年言夫人戰戰兢兢,她感念養恩,唯恐事情暴露給任家招禍。

    雲不飄聽熱鬧,孟償聽門道。

    他直接發問:「任家前途如何?」

    言夫人一愣,看向兒子。

    言維卻想到什麼,沉聲道:「外祖父已經致仕,官從三品。」

    這事他聽過一耳朵,因為還是言家活動了活動,外祖父才在致仕前榮升從三品,算是光榮退休。

    「幾個舅舅按部就班,平平淡淡。」

    孟償笑得大有深意:「你千方百計隱瞞的,言家早在你過門前便知道了。」

    小門小戶娶妻還要親自去打聽呢,這樣的大家族,不可能不將未來主母調查個底朝天。那任家的小姐,臨時率性而為,底下知道真相的下人們以及見過認識她們的人能封得住口?

    甚至,言午的兩家岳家,為了自家的外孫也要千方百計拿捏新人的把柄呢。

    任家沒從言家得到什麼好處,看來,這件事早彼此都心知肚明了,只言夫人獨自蒙蔽著日日走鋼絲。

    想到此,言維一陣心疼,母親軟弱良善,那知道所有內情的父親呢?眼睜睜看著母親一日日枯萎嗎?

    這樣的母親,怎能在那樣的人心算計中安好的活呀。

    言維閉了閉眼,他忍住不去猜,關於母親身體的狀況,父親又知道多少?甚至,他參與了嗎?

    言夫人此時也想到了,臉色青青白白,神情恍恍惚惚。

    自己算什麼呢?自己算什麼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