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五章 奇妙的血緣(四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五章 奇妙的血緣(四更)字體大小: A+
     

    氣得杜三繆推凳子起來,為了一張臉,分不清裡外了是吧。

    「你行你來。別怪我沒提醒你,她身上毒蠱咒三足鼎立,形成一個微妙的平衡,一旦打破這個平衡——她體內早已支離破碎,靠著這平衡才拼湊一起。」

    杜三繆最後真情真意誇了句:「命真大。」

    丟下一句「好好養著,長壽也說不定」走人,屋裡一時只剩下雲不飄與孟償,看言維痛苦的蹲地抱頭。

    「我知母親處境艱難,沒想到——」

    「今日一早我歡喜告訴母親我求了仙人,母親卻不願來,說這是她的命,我還不懂。」

    「母親不願來,我想等她例常日間小睡時偷偷帶她來。」

    「母親比往日更早沒了精神,用過早膳不到一個時辰又睡下。」

    「我過去,卻正看到母親最倚重的管事媽媽拿枕頭捂在母親臉上。」

    「那是我祖母賜給母親的人,母親進來這個家時就跟著了。」

    「打殺了一批人,我誰都不敢信了,天黑才自己帶著母親趕來。」

    少年輕聲說話,露出豪門殺伐的冰山一角。

    可惜聽的兩人...

    孟償:老套路呀。

    雲不飄:吃多撐的呀。

    哽咽聲響細細碎碎,雲不飄嘆息一聲,言維住得有些日子了,被大陣同化,在自己面前敢放下心防流露脆弱了。

    這些大家子,講究不動聲色吧。

    心生可憐,示意孟償去安慰人,自己坐在凳子上,捉住言夫人的手。

    杜三繆與她傳音說了,解是不難解的,一顆普通的養元丹藥下去萬病皆消,可凡軀用不得,況且言夫人這身體真如他說的,支離破碎,一陣邪風就能摧毀。

    治好,不如另找個殼子讓她再活一次簡單。

    靈力不能,那異能呢?

    異能可以給普通人治療的。

    她試探著分出一絲絲異能,小心探入言夫人體內,進入其內部,才發現果然如杜三繆說的那般,看似完整,其實處處是裂縫。

    生機從裂縫裡緩緩泄露。

    也正如杜三繆所說,達成詭異平衡的三方維持下,這裡如同一汪不流動的水,沒有水流,游曳其中的生氣反而流逝的慢,一旦發生變故,加快水流的流動,便也加速了生氣的流逝。

    不好辦。

    雲不飄不敢冒進,只輸入尺長的一段,沉澱在下臂處,暫時沒有反應。

    她將言夫人的衣袖向上捋了捋,衣袖下的肌膚如白瓷,白、細、光滑,卻透著一層蒙塵的灰。

    再看床上昏睡的人,大約其一天清醒的時候不過三四個時辰。即便閉著眼睛,也端麗精緻的眉眼五官。能生出言維這樣的顏色,言夫人自然也容顏過人。她應該三十許,看上去卻如同二十七八。

    雲不飄不由再看言維,此時言維已經被孟償勸到小桌旁坐下。

    唔,言維的父親應該也很好看。

    「縣主,我母親的——」一時不知該怎樣正確稱呼這種情形了:「我母親的身體,當真毫無辦法了?」

    雲不飄為難:「單論哪一個都好說,但它們在你母親體內角逐——危險的是這般情形啊。」

    「那三方同時解呢?」言維不肯放棄。

    「那首先要找到是什麼毒什麼蠱什麼咒。」孟償道。

    言維看他。

    孟償道:「毒好查,但蠱和咒,還要你們自己查。」

    言維眼底一暗,蠱和咒,自己也看過描寫神奇人事的雜書的,知道這些東西都要近距離施展,且似乎後續持續作用也離不開兇手持續施為的——總之,得回那個家。

    可是母親——

    雲不飄點點桌面:「無論解不解,她的身體都要調養。」

    言維立即道:「調養,一定要調養。縣主您說,但凡我能做到。」

    雲不飄愁得抓腦袋,補身體,好吃好喝嘛,可言夫人這樣子顯然不是好吃好喝能解決的。

    還得請個大夫,真正的大夫。

    孟償:「我來請。」

    兩人都看他。

    言維:縣主是好人。

    雲不飄:裡頭有事兒。

    母子倆暫時住下來,雲不飄拉著孟償逼供。

    「說,是不是你老情人,你因為她才不去投胎的?」

    坐在屋頂上孟償苦笑,一二三個人圍著自己,都這麼八卦?

    「飄飄,你看我。」

    還算明亮的月光下,孟償挺胸抬頭擺姿勢。

    杜三繆:「丑兮兮。」

    東福:「好噁心。」

    雲不飄:「哦,你是說,人家言夫人看不上你。」

    孟償:「...」

    他指著自己的臉,仗著有結界吼:「不覺得言維那小子跟我有幾分像?」

    三人齊嗤,人家的臉,你的臉,抹布吧。

    「喂,我當年也是一出門就收到一整條街帕子的翩翩佳公子呀。」

    東福說實話:「你那裡的女子沒見過世面吧。」

    「...」

    雲不飄:「說重點。」

    重點是——

    「這小子的確長得和我有些像好不好。」

    三人成呵。

    孟償嘆氣:「他娘,屋裡躺著的那個,跟我親妹子長得像。」

    「你妹?」

    「你親妹?」

    孟償:「我猜她可能是我妹妹的後人。」

    三人哦:「有年頭了啊。」

    孟償惆悵:「想當年我出事的時候,才給我妹妹過了五歲生辰。」

    雲不飄、東福、杜三繆:「...」

    大好夜晚,適合寒鴉歌唱。

    「喂,不要這樣看我,我妹妹的長相神韻長大后什麼樣我當然想得到,且,血緣的感應是錯不了的。」

    東福奇怪:「你是夜遊,體內哪還有血緣?」

    「就是感覺,我感覺就是!」

    你們這些個無情無義的非人,是體會不到血脈親情的神奇的。

    「這些日子老不見你,你就是查這個去了?」

    說到這個孟償便生氣:「他們住的宅子,不知哪個多管閑事的設了陣法,我進不去。」

    雲不飄來了精神,有蹊蹺?

    杜三繆鄙夷斜他眼:「就是防你們這等存在的。這凡人啊,尤其大戶人家,缺德事沒少做的那些人,生怕半夜被敲門,特地找道士和尚的給家宅念經做法。十個裡頭九個是騙子,不巧,你遇著真正有本事的了。」

    孟償悶悶。

    雲不飄:「那她究竟是不是你妹妹的後人啊?啊,對啊,是你妹妹的後人就是你的後人。哦,你們這裡不算外嫁女的。對了,你究竟怎麼死的?你回來究竟為什麼呀?你怎麼不去找你家的後人?難道你家就你一個男丁你死前還沒成親?」

    孟償頭大如斗,自己一堆事理不清呢哪有心思應付她。

    「睡了睡了。」

    倉皇而逃。

    杜三繆捏著下巴上的皮攛掇雲不飄:「你跟老魅說,要來這廝的生平,我倒要看看他在隱藏什麼。」

    雲不飄不屑:「尊重下別人不好嗎?我都沒問過你欠下多少風流債,沒看他心裡難受嗎?不幫忙也不能戳刀啊。大家還是不是好朋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