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二章 公主的職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二章 公主的職責(一更)字體大小: A+
     

    墨傾城引動的三族之爭,仙族、魔族、妖族,現下她養在雲不飄身上,雲不飄牽連了眾多凡人,算是凡族加入進來,而夜遊一族突兀的出手...至於精怪一族,他們一直充當著仙寵魔寵妖寵,算是一直參與其中。

    六族動。

    天元大陸會發生什麼變化呢?

    商未明說的老頭子,是太元門的推衍第一人。

    卿未衍覺得有必要回去一趟,可是...

    他看向坑底。

    商未明冷嘲:「人家不想看到你,給自己留些尊嚴吧。」

    卿未衍看他。

    商未明趕人:「去吧去吧去吧。」

    趕蒼蠅似的。

    人一走,魅無端就道:「跟我說說這兩天發生了什麼。」

    商未明讓東福和杜三繆來說。

    魅無端:「好呀,你一點兒都不對我閨女上心。」

    商未明怒,又不是我閨女,再說你閨女那叫閨女嗎?那就是一個惹禍精!

    兩人出去打了一場,商未明沒回來。

    東福和杜三繆等在坑邊,給魅無端彙報。

    魅無端聽完完全不覺得雲不飄哪裡做錯:「過不下去就拆夥,做了罪孽就準備好被報復,咱不都是這樣?」

    杜三繆點頭:「所以說凡人最沒用又最矯情。」

    「那老天憑啥劈我閨女?」

    杜三繆抄手蹲:「魅爺,咱不是老天,也沒法給老天提意見。」

    他眼珠子一轉:「不過話說回來,飄飄她做事太糙。拉過人直接一頓打,打到人答應為止。以我看,凡人嘛,嚇唬嚇唬,讓他們心甘情願的一拍兩散不就嘛事沒有?還是太年輕。」

    魅無端:「唉,是,飄飄這孩子,就是赤誠,一絲雜念沒有全心幫助別人啊。」

    杜三繆眼皮向上翻了翻。

    「那你怎麼不勸她?」

    看吧看吧,火燒到他身上了。

    「飄飄審案時太光彩奪目了,我被深深撼動,一時沒想到。」說這種喪良心的話他已經不眨眼。

    東福震驚,原來你是這樣的你。

    魅無端唏噓:「我家的孩子,怎麼看怎麼好。」

    杜三繆又翻了個白眼。

    把兩人趕走,魅無端跳下去把人叫醒:「行了,別睡了,你沒傷。」

    雲不飄睜開眼,看到他,瞬間回到先前不堪的一幕,白著臉叫:「我要洗臉,洗三層皮。」

    魅無端朝手心呸一口,雲不飄哇哇叫著蹬腿。

    「你看。」

    雲不飄捂著嘴看,才發現魅無端吐出的並不是口水,而是一團火苗狀事物。

    「這是什麼?」

    魅無端將宮主令拿出來,手一抖,火苗跳到宮主令上,「宮」字彷彿活了過來,威龍一般微微浮動身軀。

    雲不飄驚訝:「這字,莫不是活的?」

    都說寫得好的字是龍飛鳳舞,這牌子上的字卻像是一鑿一鑿鑿出來,一筆一劃鏗鏘有力,邊緣全是坑窪和毛刺,稱不上美。此刻火苗映著,卻像是豎起鱗片要進攻的龍。

    赫赫威儀。

    雲不飄接過令牌,忽覺額心痒痒,心念一動,拿出小鏡照。

    額心一朵黑紅過度的花。

    「這是什麼?」

    「這是我對你的授權,」魅無端驕傲:「也是無端殿對你的承認,公主,雲不飄公主。」

    雲不飄撫摸著印記,感動不已:「頭兒,你對我真好,宮主都讓給我當了。」

    魅無端眼角一抽,還沒走馬上任呢,這就要篡位?

    給她解釋:「我是宮主,一宮之主。你呢,是我的接班人,公主,少主,子嗣的意思。」

    雲不飄:「啊,公主啊,我是公主那你就是皇帝了——話說回來,你是不是有些事該給我解釋解釋?」

    不是一個小小凡人城池裡的夜遊頭頭嘛,怎麼突然就成了宮主幽冥牢獄都關不住的那種?

    魅無端正要給她解釋,從他自己說起。

    「你老子我是很有本事的。」

    雲不飄點頭。

    「但因為某些原因,厭棄了以往的生活,跑來氿泉醉生夢死。」

    雲不飄不可置信,就這解釋?

    「往事休提嘛,我也沒問你以前。」

    這倒是,雲不飄點點頭,這條過。

    「總之,幽冥有三十六殿,我占其一,殿隨主人名,便是無端殿、無端宮。」

    雲不飄:「聽著不是好地方,誒對了,為什麼那些人都不認識你的模樣?」

    魅無端道:「你以為幽冥的宮主跟凡間的皇帝一般招搖呀,太沒內涵,別說下頭小卒子,便是我,堂堂宮主,也不識得所有的幽冥殿宮主。」

    這麼神秘?

    「以後你就知道了,越厲害的人越不在乎虛名。」

    再說,他們夜遊要的什麼名,生怕不被天雷惦記嗎?

    說到冥主。

    「你不用怕他。什麼冥主主不主的,不過是從三十六殿里選出一個愛管閑事的,成為冥主后自有冥主殿。冥主於三十六殿,不過是個張羅事的。跟皇帝的太監差不多。」

    魅無端明顯貶低冥主,他這樣說雲不飄不能這樣信,至少,冥主與殿主平齊吧,且必有什麼優勢的,不然哪個沒好處白張羅嗎?

    但冥主與殿主,必然不是上下級,這點倒是讓她心裡一松。

    也就是說,以輩分論,冥主是她伯伯,一個外人。

    想到此,她笑眯眯:「頭兒真厲害。」

    魅無端瞪眼:「叫什麼頭兒,叫我爹,父親大人也使得。」

    拂袖端坐,等雲不飄給他磕頭。

    等半天。

    大眼瞪小眼。

    雲不飄張不開嘴,吶吶:「我親爹娘走的早...我...不習慣。」

    叫不開口。

    頓時,魅無端憐惜的不行,他可憐的崽子。

    頭兒就頭兒吧。

    知道現在的自己身份如何金貴,雲不飄只覺長久以來為了生存不得不憋著的那口氣吐了出去,一步登天呀。

    她矯揉做作的擺了個公主坐,喉嚨一拿捏:「咳,是不是找個黃道吉日去見見我的萬千子民?」

    魅無端:「...」

    小小的心虛和愧疚。

    才飛起來的心情猛然下跌,雲不飄小心肝顫了顫,難道好事前頭區區幾句話說完,後頭就要迎來「但是」。?

    魅無端咳咳,不敢看她:「之前與你說,因為某些原因,我自我放逐才到的氿泉。」

    雲不飄緊張,小心道:「窮就窮點兒,我也不是奢靡無度的人。」

    魅無端心道,只是窮還好了。

    「所以,我放逐前,把所有人都...遣散了,早散了幾百年了...」魅無端越說越小聲。

    雲不飄嗓子一拔:「啥?」

    魅無端一閉眼,索性直接讓她接受全部事實。

    「咱得辦個上任儀式。首先,得有人。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回去號召。儀式你也不用操心,我怎麼說你怎麼做就行。只是——」

    雲不飄面無表情。

    「你既成了公主,便要儘快履行公主的職責,才能讓部下信服,真正承認你。」

    雲不飄呵呵:「公主有什麼職責?」

    品茶賞花寫詩作畫?

    她也行,母星璀璨文明等她發揚光大。

    可惜——

    「開疆闢土平戰亂,文功武治定乾坤。」魅無端小聲說,伸出手準備好。

    雲不飄...往後一倒,華麗麗暈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