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一章 宮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零一章 宮主字體大小: A+
     

    魅無端本是氣怒萬丈,一回頭,眼角一抽,再怎麼心疼還是忍不住古怪情緒攀升。

    此時雲不飄的情形實在算不上好。

    原本小臉比巴掌大不了多少,兩頰橫著向外漲,比肩頭還寬,關鍵是她隻腫了兩頰,額頭和下巴仍是原樣,甚至鼻子都露著尖尖,這幅模樣實在是好笑。

    且現在她哭唧唧,眼淚流不上臉,隻得從內眼角往鼻根彙聚了再順著鼻梁往下流,沿著鼻尖淅瀝嘩啦好像還有鼻涕

    這一刻,魅無端努力抑住胸腔裡的吭吭吭,突生詭異的感慨——自己養了個寶寶啊,從擦鼻涕開始。

    “冥主之令,你敢違抗!”

    獄頭一聲斷喝,打斷“父女”兩人的“深情”對視。

    魅無端頭扭回去,寒若深淵。

    “他冥主算個屁!”

    石破天驚。

    雲不飄倒吸一口,全是自己的淚,嗆了下。

    她家頭兒牛到天要破。

    魅無端右手虛虛一握,隔著那麼遠,被獄頭握在手中的蟒鞭忽然從梢開始消融潰散,萬千鬼頭髮出最後哀鳴。

    不過頃刻間,獄頭手上隻剩一個金屬鑄成的鬼頭。

    “你——”

    雲不飄激動的眼淚直流,有救了。

    魅無端的手淩空一捏,獄頭被捏住喉嚨提起,臉色紫漲,雙腳亂蹬。

    “你——冥主——有令——”

    魅無端一呸,又是一句:“他算個屁!”

    “敢動我閨女,死都是便宜你。”

    說完,獄頭猛的一抬頭,眼大睜,斷了氣。

    就這樣死了?!

    身體滋滋啦化成一團煙,一陣風吹散去。

    雲不飄看呆,魅無端轉身過來,拿出方帕子,往上倒了些藥水,給她揉臉,揉出一層又一層黑麻麻的東西來。

    清涼的感覺化開,雲不飄感動不已:“你去哪兒了。”

    哇哇的哭。

    墨傾城:“有人來了。”

    怎麼這麼能哭,哭精轉世嗎?

    烏鴉鴉一片幽兵冥將,上來就喝大膽,要殺上來。

    雲不飄急得擠眼睛,魅無端仍給她擦著臉,不急不緩,彷彿身後是一群烏合之眾。

    “對麵何人,擅闖冥獄,殘殺冥將,你可知罪?”

    雲不飄一驚,那獄頭不是牢頭竟是個將軍?

    大官呀。

    那麼他們隻能落草為寇了?

    “報上名來!”

    “爾可知罪!”

    魅無端等到她臉完全恢複,纔將帕子一把火燃了,施施然轉身。

    對麵的人皺眉:“勸你束手就擒去冥主麵前領罪,若你膽敢反抗,休怪我等無情。”

    魅無端冷笑:“冥主的手下,還是那樣的羅裡吧嗦啊。”

    他白眼一翻,第三次宣佈:“冥主他是個屁!”

    對麵大怒,雙槍一提。

    “你們算個什麼東西,敢來本宮麵前現眼!”

    黑金令牌,上書一個“宮”字,懸在魅無端身前,釋放著無上威壓。

    對麵死亡一般的凝滯。

    不可能是假的,宮主令不是一塊簡單的牌子,隻有幽冥的宮主才能拿動。

    眼前這人雖然陌生,但是他親手將宮主令從自己懷裡取出點亮,是真正的幽冥宮主無疑了。

    奇怪,幽冥三十六宮,這位是哪位?

    無從猜測,有的宮主不喜高調,幽冥不出事他們不露頭。

    既然是宮主,他們便無權乾涉,隻得放行,隻是——

    “此乃冥主親命逮捕的犯人,其觸犯冥規——”

    啪嘰,魅無端一巴掌啪在雲不飄額頭:“你們也配。”

    雲不飄驚呆,下一刻瘋狂搖頭,被魅無端的大手牢牢按住。

    崩潰,她看得清清楚楚,這人先往手心裡啪嘰一口才啪嘰按到她腦門子上的!

    濕的!

    有東西在汙染她純潔的皮膚!

    雲不飄恨成鬥雞眼,惡狠狠瞪著他,我和你冇完!

    魅無端想,唉,小孩子都很蠢的,以後慢慢教就是了。

    對麪人驚呆,張大了嘴,就就就——就這樣草率的——

    魅無端終於將手拿開,雲不飄白皙的額頭上現出一朵似花似火的圖案,黑紅過度,精妙絕倫。

    魅無端滿意點頭,一看就是他的崽子。

    雲不飄看不到,含著淚:“我臟了,我要消毒。”

    魅無端拍她腦袋,得了便宜還賣乖,回去收拾你。

    頤指氣使看對麵:“對公主應該怎麼對待?”

    對麵:假如知道你來這麼一出,老子死也不來。

    支支吾吾,很不想就範。

    魅無端纔要說話,忽然一道漠然聲音響起:“你果然很看重她。”

    對麵呼啦啦跪一片,口稱冥主。

    雲不飄本能的害怕,魅無端大大方方將人往自己背後一擋。

    “老子從不遮掩。”

    “不像你。”

    “你是個屁啊。”

    死寂,對麵所有膝蓋骨瑟瑟發抖。

    這位神人究竟是誰呀,被這麼罵冥主都冇當場發難嗎?

    疑惑間身軀一輕,所有幽兵冥將倏忽遠去,冥主聲音再度響起。

    “望你好自為之。”

    魅無端冷哼一聲,轉身幾下扯斷鐵鏈,將雲不飄背在背上,腳下微風起,出了幽冥。

    氿泉城上空,黑色天幕緩緩退卻,與周圍藍色融為一體,自始至終冇有任何人出來。

    眾人不由吧唧嘴,看腳下城裡的安居樂業就知道了,那雲不飄,又逃過一劫。

    嘖,命可真大。

    散去。

    商未明卿未衍立即趕去茶樓後院,雲不飄已經在坑底躺著了,額頭光潔一片。

    魅無端發火:“我就這幾天不在,你們就不能把人好好的護好嗎?”

    卿未衍不發一言,看坑底雲不飄,透過她看彆人。

    商未明不客氣的跳腳踹他:“你家崽子什麼玩意兒你自己不清楚?這氿泉城被她禍禍多少遍了。這次更好,拆了不知多少姻緣還把手伸到人家朝堂上了。這麼個禍害,你早帶走早了。”

    魅無端真不知道這幾日的事,之前他眼皮子一個勁兒的跳,思來想去想到一個給雲不飄保命的法兒,不過是不要他這張老臉而已,悄悄回了幽冥準備,才弄好一齣來就發現幽冥對雲不飄出手。

    這是和他打了個時間差啊。

    他又立即回去,晚了一步,雲不飄臉被打,好歹小命冇丟。

    雲不飄是不可能離開氿泉城的,在商未明麵前他得憋著。

    卿未衍開口:“幽冥為何突然出手?”

    “這要問你。”魅無端煩躁:“絕對是衝墨傾城。”

    上次中毒事件後,卿未衍思來想去,萬分肯定他和墨傾城都冇沾染過幽冥呀。

    “我們兩人從未與夜遊打過交道,更不曾與幽冥有過來往。”

    這纔是奇怪的地方。

    魅無端冷笑:“你們的事我不清楚,但今個兒冥主可是現身了,我加上丫頭,還不夠打動他。你猜,打動他的是什麼?”

    卿未衍:“”

    商未明提點:“我建議,你回去找老頭子算一算。眼下看來,你和墨傾城的旋渦已經攪動越來越多的人摻和進來了。此事已不單單是你二人的恩怨,也超出三族範圍。”

    他抄著兩手似嘲諷:“整個天元大陸都要摻和進來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