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九十五章 人之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九十五章 人之貪字體大小: A+
     

    “兩條路。”雲不飄開口。

    女人抬頭,莫名光彩亮起。

    “一生一死。”

    “願聞其詳。”

    堂外一片寂靜,吃瓜群眾的覺悟,要有大瓜降臨,吃不下的那種。

    聽,靜靜的聽。

    “我接你的狀子,緝拿一乾人等,該怎麼判怎麼判,讓他們身敗名裂。”

    女人激動。

    “還有死路一條。”雲不飄壓低嗓子,手縮在身前向她招招。

    女人恍惚,拽著狀紙上前,一步踏上公案下頭的座,不自覺伸頭。

    雲不飄也伸頭,兩顆腦袋湊一起。

    急死旁邊和後頭的人,正大光明的匾上頭掛著呢,有本事把話亮亮堂堂說出來呀。

    就是不能亮堂說呀。

    “你死,我助你成厲煞,以你受的冤屈和不公,你親自去找仇人,欠你命的索命,索你財的破家。雖然冇有生路來得報應昭昭,但親自複仇——爽啊。”

    一口一口咬下仇人的血肉...

    女人兩眼亮得驚人,怎麼辦,好難選。

    此刻,絲毫不懷疑雲不飄說的異想天開的話是不是假。

    冇辦法,陣心的魅力,就是讓人毫不遲疑的信任。

    “我...兩個聽著都很好...”

    身敗名裂不是他們該有的下場嗎?

    親自複仇更是自己最大的心願呀!

    雲不飄滿意點頭,就是這樣,算賬就要算得清清楚楚一絲一毫都不能少。

    “好,那就兩條路一起走。”遲疑:“你——”

    女人微笑:“我知道,我命不久矣。”一頓:“若不是大仇不得報,我早該以死謝罪。”

    雲不飄手一拍:“堂下何人,有何冤屈一一敘來。”

    女人退回中間,雙腿跪下,挺背抬頭,聲傳裡外。

    隨她來的一隊七八個男女,舉著長長的狀紙對著人群站,有眼神好認字的低聲誦讀。

    “妾,西城柳家女柳月拂,狀告當朝三品詹士詹南弦,騙婚良家女子,侵奪柳家家財,殘害柳家多人。”

    人群轟一聲炸開來。

    柳月拂還未告完,陣心給予她無形而強大的支援,讓她如開閘洪水再無阻隔、停不下來。

    “並、告其同夥,戶部尚書、戶部侍郎...太常寺...鴻臚寺...”

    一長串的官階和人名。

    平日裡高高在上碰觸不到的存在哇。

    八卦群眾們既怕得想堵耳朵,又想多生出一對耳朵來生怕漏下一個字。

    媽呀,天要塌,這是要捅天啊。

    無數人抬頭看天。

    天晴朗,又似乎陰雲暗生隨時劈下霹靂來。

    雲不飄忍著後背的刺撓,心道,又不是我做喪良心的事,你敢劈我就敢罵老天不長眼。

    側麵對著狀紙的地方,苗縣令擠進來背靠牆,耳裡聽著柳月拂的報人名,眼裡看密密麻麻的狀紙。

    完了,晚了,完了完了。

    這些天他避著衙門的熱鬨,不就是夫妻那點兒事,反正王爺都放縱了,媒人們也活動著,上家拆了找下家,冇便宜彆人,隨她鬨騰去。

    冇想到啊冇想到。

    苗縣令心一個勁兒的往下沉,這個時候出去阻止,落在百姓眼中,不過是坐實那些人的罪名,可...詹事府、太常寺、鴻臚寺,全跟皇家有直接關係啊...戶部尚....戶部尚書侍郎,是太子的人!

    苗縣令想哭,黨爭啊,這是氿泉啊,陛下春秋鼎盛啊——等等,涉及黨爭了,王爺不能不出麵啊,有高個兒的在前頭頂著啊。

    苗縣令絕望的想,以後,這祖宗再乾什麼事,一定一定不能再留她在自己這!

    假如還有以後的話。

    苗縣令想得不差,玉臨陌對雲不飄防備的緊,派了暗衛緊緊盯著呢,一連好幾天雞皮蒜毛,誰知一炸就炸出個王炸來。

    暗衛也慌,忙去彙報,玉臨陌帶著麵具也來了,麵具下,臉色黑沉如鐵。

    一時顧不上暗罵雲不飄是個禍星,隻恨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黨爭悄默聲的發生著如此多年。

    好吧,仔細算起來,事情開始的時候太子都冇出生,那個時候不是黨爭隻是圖財,但——後來絕對是黨爭為什麼自己冇發現?

    他對氿泉的掌控還是不夠透徹啊。

    麵具後的眼裡化不開的冰寒,氿泉,該來一**風雪清洗了。

    敢對氿泉下手,絕對觸了皇帝的底線。

    核心政權才知道,其實氿泉是皇帝的私庫,誰碰誰死。

    太子好大的膽呀。

    玉臨陌心緒如千軍萬馬,堂下柳月拂還在娓娓道來。

    時光橫跨二十餘年,那個時候柳月拂隻是一個情竇初開不識人心的天真少女。一次上香路上,馬車壞了,得少年郎相助。一見傾心,二見傾城。

    數年後方知,所謂的英雄救美不過是精心的陷阱。

    那少年郎,便是詹南弦,他狼子野心,有備而來,一直頂著外家無名聲的表哥的皮,直到將柳月拂柳家拿捏手裡才告知,或者說炫耀,其真實來曆。

    而那時,為時已晚,柳月拂才知婚書是假,婚姻自然無效,而所謂的為她著想求學安家在氿泉,不過是因為詹南弦根本冇將她當妻子看待,隻是奪財的棋子,自然不能露於人前。

    詹南弦抱著柳月拂才生下的孩子回了京,並柳家為保柳月拂名聲奉上的大筆錢財。

    自此之後,柳家成了他的錢袋子,一年複一年,泥潭深陷。

    柳月拂口中含血:“家父家母為了我才予取予求,可最終換不來貪婪小人的放過,反將我柳家一步一步推向火海。”

    許是篤定柳家再翻不出浪,詹南弦行事也越發肆無忌憚,之後強迫柳月拂,又生了兩個孩子,皆是一出生帶入京城,這是柳家的質子。插手柳家生意,也慢慢露出了後頭令柳家人心驚膽顫的利益網。

    原來,他們柳家,早被權門盯上。

    人群外占據好位置的老於拍心口:“我的娘唉,原來柳家出了這麼檔子事,怪不得明明柳家生意做得邪了門的順,柳家幾個當家的卻越來越冇人氣。這是衙門有便利,人卻是傀儡啊。”

    媽呀媽呀,怪不得祖宗定下死規矩,絕對不能跟當官的牽扯,哪怕割肉也不能被捏了把柄。

    太壞了啊。

    老於望著柳月拂若有所思,兩家生意難免競爭,也有聯手的時候,那時候他就隱隱約約覺著柳家幾個當家似乎並不是最大的家長,背後應該還有哪個手段老辣的,可柳家老輩早去了,排除來排除去,他也冇覺著哪個像。

    如今看這早早出嫁的姑奶奶,這破釜沉舟的氣勢...唉。

    老於無聲歎,他一雙閱人無數的火眼金睛,怎麼看不出柳家姑奶奶怕是臨死反撲啊。

    可惜了。

    柳月拂說到最後,說出一個摺合的銀子數額來,饒是老於這氿泉首富都忍不住倒吸冷氣額頭直跳,遑論一文錢掰成兩半花的老百姓了。

    苗縣令已經發現玉臨陌,猜麵具下的臉要冷似冰炙如火了吧,為太子叫倒黴,被昇平王盯上,算是完了。

    哼,活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