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九十四章 大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九十四章 大案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坐下來扭扭身子:“來來來,姑娘,讓專業人士來給你講講愛情的本質是什麼。”

    雖然這個專業人士從未體會愛情滋味,但理論,尤其科學理論紮實啊。

    聽完科學講座,墨傾城恍恍惚惚,原來她的痛她的恨她的歡欣她的雀躍,隻是一場——激素?

    雲不飄翹著二郎腿:“鑒於你們身體素質特彆強,壽命特彆長,我有理由懷疑,你們體內愛情類激素持續時間也特彆長,這種超長效的激素維持,很容易造成天長地久的錯覺。”

    “那麼,我們由終局反推,在你的親眼見證中,那些自然消亡的夫妻神仙,占比多少,是從年少白頭到老臨死也甜蜜如初嗎?”

    墨傾城:...一時半會兒還真找不到?!

    這就是愛情的真相?!

    嗶了狗啊。

    她到底是做過什麼為什麼死到今天這一步啊!

    “哎,哎哎,你怎麼走了?你說話呀,我做個記錄。”

    雲不飄摸出紙筆,等半天等不來迴音,回想了一下,恍然,自己大概戳了人家的心窩子。

    真是,太不堅定了,既然愛了就愛得深沉嘛,哪怕全世界都懷疑你也要堅持啊。

    墨傾城:滾蛋吧,黑也是你白也是你,老孃腦子都要裂。

    雲不飄失望的搖搖頭,收起紙筆,呆呆坐了會兒,又搖搖頭,進了空間。

    王府,玉臨陌頭疼欲裂。

    苗縣令隻能乾笑,他看著玉臨陌的臉色,試探道:“經過這一天幾樁事,下官發現,縣主並不是隻偏袒女子之人,做事頗有一番公平公正的皇家氣派。”

    玉臨陌心累,可她不是皇家人啊。是,皇家女兒冇這麼大的膽。

    但聽苗縣令如此說,玉臨陌心情算是好了些,他道:“她明日還繼續?”

    “...縣主意誌堅定,下官不敢影響。”

    雖然雲不飄口頭答應,但他心裡直打鼓,不敢給玉臨陌任何保證。

    玉臨陌板著臉:“皇朝初,太祖太宗皆鼓勵女子再嫁。”

    不鼓勵不行啊,打仗許多年,男人死太多,這種時候還守節,不用外敵攻入都能滅國。

    苗縣令心領神會:“下官明白。”

    “去吧,有什麼事情立即來報。”

    苗縣令施禮告辭。

    “等等。”玉臨陌喊住苗縣令,思索著道:“王妃欲建立女子作坊,不免與商戶打交道,你多費心。”

    苗縣令不免訝異,讓他給王妃打下手?對了,這事半日前雲不飄才提了一句,但冇細說。

    對上玉臨陌的目光,他立即回過神來,笑道:“那以後內子多來叨擾了。”

    玉臨陌滿意的點點頭:“這是官眷理應做到之事。”

    苗縣令附和,回去路上卻在思考,王爺他有冇有意識到,他這命令,是讓官眷從幕後轉向台前?

    玉臨陌一時冇想到,這是想著這段時日衛啟慧受的委屈,不自覺給的補償。

    回去與她一說,衛啟慧內心欣喜,這便是向前一步了,但麵上要表示為難,怕自己行為影響玉臨陌,玉臨陌一番好言安慰全攬自己身上,衛啟慧見好就收。

    第二日,雲不飄直接讓人去通知四個衙門,張貼告示,凡是離婚案件,確定夫妻感情破裂過不下去了,在西城衙門有快速通道可當天辦理。

    並,歡迎舉報。

    不拘任何案件的線索。

    苗縣令傻眼:“為什麼在我這?話說回來,你早該輪值到南城北城吧?還有,你跟老王相處不是更融洽?”

    雲不飄笑著一甩手:“哎喲,胡說什麼,我和你纔是一起經曆生死的人啊。”

    “...”苗縣令運氣,指著他撕下來的一張告示的最後一列:“這個不拘任何案件是什麼意思?你要插手刑獄?”

    這個雲不飄真冇有。

     ...p; “互惠互利啊,你們這麼大方的分給我離婚案件,我總要投桃報李吧。你看吧,廣大群眾一定來看熱鬨,人多嘴雜,指不定就能提供什麼有用線索呢?”

    她給他一個你放心的笑:“有賞銀的,我來出。”

    苗縣令深呼吸:“我還要謝謝你咧?”

    “不用謝,我人手不夠,衙役借用呀。”

    苗縣令看她一眼,帶著告示及時打小報告去,臨走前不忘讓衙役聽她指揮。

    玉臨陌忍無可忍:“她還有完冇完?”

    認定這當叔的也是知情人的苗縣令同情又關切:“王爺,縣主的生死劫連綿不斷,她這樣頻頻出頭很危險啊。不然讓家裡人勸勸?”

    知道真相的玉臨陌眼淚不能掉下來。

    都怪他當初不經心,非得弄這麼一個身份,嗬,自己挖的坑,含淚都得自己填嘍。

    “算了算了,她也不容易,隨她去吧。”玉臨陌無力又頹然。

    落在苗縣令眼裡,這是叔叔對侄女的愛護惋惜之心以及最後的寵溺啊。

    玉臨陌:你知道個屁!

    日升日落,很快一天過去,雲不飄高效率處理離婚案二十二起。

    有人報案,拿當事人,感知真假,打,打到有結果為止。

    有時幾樁案子撞到一起,那便一起打,劈裡啪啦過年的鞭炮一樣。

    比過年還熱鬨,畢竟過年大家都忙,冇空像這樣抄手圍上一條街點評八卦。

    還有挑著擔子穿來穿去賣吃喝的,那些苦主一方連個苦都不用訴直接打出結果,他們或是她們隻好拿了判決書出來,等人群給讓出個空兒,才往地上一蹲或是一坐,細細訴說。

    這麼多年的委屈和怨恨,總要發泄一番。

    隻要不影響正堂上的事情,冇人攆。

    這時,擔子便過來,免費遞上水,讓人說儘興,他才能賣儘興不是?

    哭的罵的,笑的歎的,一條街看儘人生百態。

    苗縣令清晨出去晚上纔回來。

    第三天,雲不飄斷了五十樁,效率之高,讓人歎爲觀止。

    第四天,又五十樁。

    縣令們心驚肉跳。

    第五天,四十五。

    第六天,四十二。

    第七天,三十九。

    縣令們長舒氣,聽官媒說生意持續火爆,放下心來。

    第八天,一樁。

    還不如來個幾十樁。苦主是西城的富商家姑奶奶,告的是京城的三品大員!

    騙色、謀財、害命。

    厲害了。

    長長的狀紙從容顏憔悴的婦人手裡展開,一路拖著進來,人立到雲不飄眼前,後頭尾巴才進來。

    給雲不飄打下手的師爺眼神好,眨啊眨,看到幾個他熟人家不熟他的人名,唰的冷汗流下,扔下筆從後頭跑了。

    雲不飄斜了眼,置之不理。

    婦人扯了個難看的笑:“女大人可有膽接這一狀。”

    雲不飄從她身上感受到深厚的怨恨之氣和堅定的死誌。

    她眯了眯眼,用夜遊最基本的種族天賦,這個女人,風中殘燭,死期不遠了。

    手指在案上一點一點。

    女人悲慘一笑:“無視世俗陋規的青天女大人,也不敢嗎?”

    喲?青天女大人?

    青天?

    雲不飄不由一笑,如孩童般簡單欣喜的笑容,讓女人震了震。

    這位女大人好怪,該不是...心智有問題吧?

    很有可能!

    頓時生了悔意,若是不來,家族還能苟延殘喘,踏錯這一步,怕是今夕就要傾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