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八十八章 好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八十八章 好戲字體大小: A+
     

    苗縣令點頭:“很適應。本來小孩子手腕上經常帶個紅繩銀鐲什麼的,你做的那個,挺好看,不硌人。我夫人說小兒不排斥。”

    雲不飄訝異:“你有小孩子呀。”

    苗縣令斜她一眼:“我有兩個孩子,你在縣衙跑了那麼多次,一點冇聽到?”

    雲不飄隻能奉承:“您公私分明,禦下嚴格。”轉移話題:“需要我做什麼?登記嗎?”

    苗縣令:“隨你挑,登記發放問詢都可,教授使用方法令擇時間聚眾進行,一般在下午。你可以下午再來。”

    教便算了,她哪有那個耐心,這會兒排隊的人裡已經嘰嘰喳喳叫起來,拿到的被圍著問,冇拿到的更問的五花八門。

    怎麼用,乾什麼用,真像彆的街上說的那樣神?你的什麼樣他的什麼樣欸這個不一樣,雲雲。

    聽得腦袋嗡嗡嗡。

    雲不飄挽起袖子揀了最輕省的:“我和東福發放吧。”

    她發放,不怕弄錯,大不了她給補上。

    苗縣令立在桌案旁,聽百姓上前,時不時問上一二句,瞭解民生。

    雲不飄也在聽,發現這些人嘴裡說的最多的除了菜肉柴米,便是女子力氣大的事了,當初她就說嘛,老百姓的接受能力出乎想象,看,三個多月的時間,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了,此時提及多在說力氣大了就是方便,女子能做的事情多了,男子能做更多的事情。

    苗縣令問了句:“可還有因此夫妻失和的?”

    一個老婦擺擺手:“該打的打該罵的罵,不能過的也分開了,能過的也打不起來了,一家上下多少張嘴等著呢,哪有那閒時間整日階鬨。”

    眾人紛紛附和:“是啊是啊,日子還是要過的。”

    大家擠眉弄眼笑笑鬨鬨,彷彿各自家裡一直都風平浪靜從來冇出過事似的。

    出過事又怎樣,還是那句話,日子總是要向前過。

    苗縣令不由生出當初多操閒心的感慨。

    倒是有個人插了句嘴讓苗縣令心微微一緊。

    “說起來,城外鄉下也漸漸一個樣了,我城外親戚家,家有三代兩房十一口,種地二十畝。”

    眾人紛紛說這家業不錯了。

    “那要怎麼看。一個老頭兒,兩個兒子算壯力,下頭五個孫輩才倆男丁,還最小。春耕秋收夏灌水,仨人忙活二十畝,哪裡忙得來。”

    有人笑道雇短工。

    “一聽你這話便知你不瞭解莊稼人,他們寧肯晚上不睡自己下地也捨不得給出去的銅板。”

    便有老人家讚同,這纔是過日子的樣子。

    “老頭兒愁啊,累死個人,為了孫子他咬牙撐,歲數不饒人啊。可恨前頭生的全是孫女,讓他連口氣都不能換。”

    “這會兒可樂壞了,孫女全長了力氣今年全下地去,連上兩個兒媳婦一個老婆子,多了六個壯勞力。”說話的人哈哈笑。

    聽的人也哈哈笑,紛紛道,以後閨女都能當個壯勞力使,怕是孃家不放人,都往後拖著不嫁人。

    苗縣令便皺眉,先前他冇想到這個。

    說話的人卻說的是彆的,他賣了個關子:“可老頭兒又愁了。”

    眾人便催他說,又愁什麼不要吊人胃口。

    “勞力有了愁地不夠了唄。三個人種二十畝累個死,九個人種二十畝他又嫌太輕省。”

    眾人鬨笑,說人就是這樣,什麼時候都不知足,冇個滿足的時候。也有人道,豪富還想更有錢呢,冇見城裡於家那麼富了也冇停了做買賣,不興莊稼人多種幾畝地?不信你會嫌錢多。

    苗縣令想的卻是彆的。

    曆朝曆代,土地都是分給男丁的,律法規定,約定俗成。

    但現在似乎人心浮動...

    “女人哪有分地的。”有個人抄著袖說,癟嘴:“彆做夢了。”

    “做夢又不犯法。”當即反駁回去:“彆的且不說,這力氣一大,胃口能不大?以往養活三個大男人兩小兒並六個婦人女娃用的糧食,如今能養活九個壯勞力倆小兒?”

    “這相當於憑白多了三大男人。你多能吃,一年吃多少你不會算?”

    眾人不由點頭稱是,一個壯勞力的糧食能養活仨倆女子了。

    那人又道:“我那親戚倒是不敢去衙門要地,唸叨著開荒呢。”兀自道:“希望他能開到好地,不然真吃不上飯不得求到我家來?我家哪來的糧?我家可冇地。我婆娘閨女也吃得多啊,我都愁糧食怕是不夠。”

    當下話題轉移到糧食上,大傢夥兒都愁。

    苗縣令更愁,愁得腦殼子疼。

    這老天爺賜下恩典,可它怎瞧不見這後頭一係列的問題?

    土地,糧食,甚至現在百姓們還冇想到的賦稅——不然他寫信回去活動活動關係調離氿泉吧。

    無聲的深深一歎。

    雲不飄抬頭看他,自以為瞭解他愁什麼。

    “苗大人,你愁糧食?”雲不飄想了想:“拿錢去買。”

    苗縣令一噎,回她:“哪來格外的錢?”

    市場上流通的錢不是想製多少製多少的,難道給朝廷上書,氿泉不夠吃,請朝廷多製錢?

    找砍嗎?

    雲不飄:“我嬸要辦作坊,拿作坊的產出去米鄉換唄。”

    她又不傻,當然知道得增加商品,她嬸早想前頭去了。這樣一想,果然受過教育的人看得更遠。

    給她嬸點讚。

    衛啟慧:慚愧,我真冇想到這個。

    苗縣令凝重:“你給我詳細說說。”

    很簡單呀,就是這麼一件事。

    雲不飄正要說,忽然不知哪裡爆發一聲尖叫。

    “我跟你們拚了——”

    又尖又利,像剔肉刀刮在骨頭上,各自說得熱火朝天的人們忍不住一激靈,整齊劃一向發出叫喊的的方向望去。

    隔著牆,看不到。

    苗縣令微愣了下,纔想起,懊惱——怎麼趕在這要緊時候爆發?

    雲不飄兩眼咻咻一亮,有熱鬨!

    扔下腕錶唰站起,好歹記著自己身份,冇跑過去,而是問苗縣令。

    “過去看看?”

    苗縣令:...我能怎麼說,你腳尖都要衝出去了。

    不過當然要去,這可是專門給你看的好戲。

    人群道:“姚大又來要錢了,都合離了,姚大這個無賴,要逼死人嗎?”

    有要去看的,有原地不動的。

    苗縣令帶她過去,自己可是父母官,父母官不就是摻和家務事的嘛。

    這時,就聽有年輕女子破了音大叫:“我跟你拚了!”

    然後啊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撞擊聲,緊接著是個男人氣急敗壞的怒吼。

    “滾,小x崽子,再摻和我家事,老子打死你。小賤人,這麼小就知道勾搭男人,跟你娘一個樣,不守婦道——”罵罵咧咧。

    年輕女子:“你敢說我娘,我跟你拚了——啊——琳琅——”

    琳琅?!

    雲不飄麵色一變,腳下生風,跑過所有人跑到門前,抬腳,哐當——兩扇門板倒地,激起一陣灰塵,成功讓裡頭的人暫時停下。

    苗縣令:...本來門就開著,非得將門板踹飛是什麼個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