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八十六章 言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八十六章 言維字體大小: A+
     

    眾:原來是來會仙的,這樣神仙一般的人兒,照照鏡子便是了嘛。

    琳琅要說,被於心心一個健步擋住,露出白牙微笑:“有有,你要什麼都有。”

    雲不飄扶額,這個顏控。

    上前輕推下她,一本正經:“那是會仙樓,隻停留仙人,便是我們的員工都輕易去不得,想喝茶樓上有雅座,非彼不可的話,請出門左拐。”

    要攆客?

    於心心忙補救:“不就水裡一座樓嘛,我這就給你蓋!”

    雲不飄:

    少年郎:

    樓中眾人:

    老於,趕緊來管管你家糟心閨女。

    少年郎錯愕,旋即一笑,如春花盛,如秋月清。

    於心心捂著小心肝,不行不行受不了了。

    雲不飄無語,一把將人扯到自己身後,才待說。

    “在下言維,見過縣主。”

    言維?誰啊?

    於心心捂嘴:“啊——第一公子。”

    雲不飄啊,不愧第一公子美名,隻是好端端跑氿泉來做什麼?

    見她一臉陌生,言維輕笑:“文信公言午正是家父,在下家中排行七。”

    文信公,很大的官了,是玉亦雲該知道的人家。

    於是她點頭:“言小七。”

    言維一愣,笑著應是。

    雲不飄:“言小七呀,你今年幾歲了?娶親了冇?”

    言維:“十七,還未娶親,已經定親。”

    於心心一臉的可惜,除了可惜還有惋惜,念想的也隻有這張臉了。

    雲不飄:“你來這裡做什麼?”玩笑道:“總不是來找我的吧?”

    言維笑道:“陪家母探親,家母身體一向虛弱,來這裡是想撞仙緣看能否請到仙人,冇想到遇著縣主。”

    他頓了頓:“不過遇著縣主也是正常的,京城誰人不知道氿泉縣主建樓引仙人呀。”

    雲不飄訝異:“你們京城人這麼閒?氿泉人大多都不知我呢,你們竟全都知道了?”

    言維莫名,“你們”京城人?難道這位縣主封號“氿泉”便把自己當成氿泉的人了?

    他深深一揖:“維,懇求縣主援手,隻要母親身體康泰,維願銜環相報。”

    切,還是衝著她來的呀。

    麵前這張臉,怎麼看怎麼好看,雲不飄心一動:“以身相報?”

    言維猛抬頭,什麼?他聽到了啥?

    噌,於心心眼一亮,好姐妹!

    雲不飄:彆誤會,我比你大,單了好多年。

    言維喏喏,半天不知該怎麼回答。

    這時孟償冒出來,背後自帶黑氣,將兩個癡心妄想的往後一拉,下巴一抬眼一冷:“你娘姓什麼?”

    言維訝異,看他,再看雲不飄,拒絕回答。

    雲不飄看孟償,這麼唐突的問題,有問題啊。

    言維看雲不飄,用眼神誠懇的請求。

    雲不飄搔搔頭:“不能以身相許的話,你拿什麼打動我?”

    言維:“”

    眾:“”

    這時杜三繆從門外來,一登場自帶高級風騷氣場,手指頭一勾,雲不飄不由自主被帶過去,腳底摩擦力全失效。

    “這種毛頭小子有什麼滋味兒。”

    扯著人往後去了。

    現場好尷尬。

    言維失望而回,孟償腳底無聲的跟了上去。

    杜三繆有正事與雲不飄說:“你給我的名單,我都去查了,可惜,一碰麵,人就死了——”

    死了?

    雲不飄麵色沉下來:“被覺察到了?周圍有冇有人被嚇到?他們的家屬——”

    涉及到凡人,杜三繆頗有些頭疼:“幸好我生性謹慎,等人落單我纔出現,不等我使出搜魂,一照麵,應該是有禁製,直接讓傀儡七竅流血而亡。如此行徑,已經違反六族公約,我先去找的會長,會長接手,他讓你再發現這種人立即告訴他。”

    雲不飄沉沉點頭:“依你之見,是什麼人出的手?”

    杜三繆苦笑:“控製凡人,五族各有手段,隻憑如此,什麼也推測不出來。倒是對方的感知格外敏銳,或許能做一個突破口。”

    “死去的人該怎麼交待?”

    杜三繆眨眼,交待?給誰交待?給凡人?用不著吧。

    雲不飄心中暗歎一聲:“算了,我去與會長說吧。”

    商未明也冇想要給凡人交待,冇那個思想,但慢慢知曉雲不飄的為人,他表示反思。

    “賠錢?”

    雲不飄:“得師出有名。”

    商未明想了想:“那些人死去的模樣像中毒,就說他們中毒而亡?”

    “那在哪裡中的毒——”雲不飄一頓:“會長,是不是查一查他們生前有什麼接觸或重合的軌跡?”

    然後找凶手。

    商未明好笑:“以凡人的常規推測仙族,雲不飄,你腦子有病吧。”

    仙人啊,飄來飄去,誰知道是不是他隨便飛哪落哪下的毒?

    雲不飄正色:“會長,這樣不公平,凡人弱小,怎能允許五族隨意入出呢?”

    商未明抬眼瞥她一眼:“不然你以為公會存在意義是什麼?”

    “雙方實力天差地彆,五族一個念頭便定凡人生死——”

    “閉嘴吧。你想說將凡人徹底隔離?”商未明起身從書架上抽了一本薄薄的書,砸向她:“回去看。”

    雲不飄雙手一合,接在懷裡。

    “小小夜遊,操老天爺的心,你閒不閒。”滾蛋。

    雲不飄抱著書:“您一定把凶手抓住啊。”

    “囉嗦。”商未明揮手,快滾吧。

    像這種凡人被異族害死的事件並不少見,甚至例常,畢竟在五族眼中,凡人跟路邊的草一樣,不知什麼時候踩斷幾棵,格外在意的人還偶爾犯個迷糊呢,彆說有意為之。

    所以這種事情有慣常的應對手段,給予凡族代表即官府以補償,通常以低階靈石或丹藥的形式,至於官方怎麼用他們纔不會追究,損傷凡族賠償凡族,他們已經做到。

    而掃尾,凡族不好出手便他們出手,偽裝成各種意外現場,改改目擊者的記憶,並不難。

    虧她很當回事來交涉,商未明鄙夷,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雲不飄回她的坑細細看書,薄薄的一本書才十幾頁,每一頁上都記了一個小故事,彆看故事小,有內涵呀,因為每一段故事都各自講了一個永遠消失的族群。

    某某部落,孤高自傲,淩絕眾生,冇了。

    某某靈類,謹慎怯懦,閉門造車,冇了。

    某某族類,肆意擴張,眾生排斥,冇了。

    某某種族,歪門邪道,天下不容,冇了。

    冇了,冇了,冇了。

    合上最後一頁,雲不飄明悟,或主動或被動脫離大環境,下場隻有一個——冇了。

    天道偏愛凡族,當然不能讓他冇了,所以放在一群孩子中間一起養,多打幾下就多打幾下,皮實呀,皮實的孩子命長呀。

    可天道為什麼偏愛凡族?五族各有一技之長吧,凡族的一技之長是什麼?

    雲不飄敲敲大腦。

    商未明說的對,自己算個什麼人物,操得老天爺的心。

    躺平閉目,與陣法合,從今天起,她要時時監督,絕對不給賤人們再刺穿自己的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