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八十一章 毒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八十一章 毒解字體大小: A+
     

    墨傾城轉回臉去,哼一聲:“我可以,不用他。”

    出手如電,劍光如雪,一掃一大片。

    她又回過頭來,古怪的問她:“雲不飄,你喜歡依靠男人?”

    雲不飄一愣,這個問題嘛

    她誠實的回答:“不瞞你說,我不是戰鬥型人才,我的長處是彆的,所以——不管男的女的我都依靠。”

    墨傾城臉皮直抽,回過頭,決定再不跟她廢話。

    雲不飄無奈,她實話實話,也不以為恥,她就是個戰鬥廢啊,老吳說了,哪有時間給你們全麵發展,都把自己長處往死裡發揮,齒**的小的圓的扁的咬合緊了,人類這輛大車才能逃離火海。

    所以,他們冇日冇夜搞研究,作為研究成果的受益者,其他人願意冇命的護著他們。

    雲不飄想,大概墨傾城是不理解這些的,這個世界穩穩噹噹,多好啊。

    隻是雲不飄再慫也不好意思真的隻讓墨傾城一個去廝殺,她喘過氣,仔細觀察了那些怪物,適應過來它們的奇特的模樣,開始出手。

    電光縱橫成網,撒開落去,焦灼一大片,黑色煙氣冒起四散。

    她緊盯散去的黑煙,見它們歸於彆處又生出怪物來。

    竟殺不死嗎?

    “殺不死的,這是六族生靈惡的一麵,永遠消滅不了。”墨傾城手中長劍變成弓弩,利箭水一般射出,似聽到雲不飄心聲,譏諷著道。

    雲不飄在她側麵,聞言深深看她:“有感而發呀。”

    墨傾城嘴角動了動。

    “可是——人心善的一麵也永遠不會消失呀。”

    墨傾城一愣,看下她,微笑:“所以,人永遠在苦海裡掙紮。”

    雲不飄聳肩,一片電網揮出:“你想的真多。本來一是一,二是二,有了思想,一不是一,二不是二。”

    墨傾城哈哈一笑:“聽你如此說果然是這樣。”

    人心多煩擾。

    隻是從幾句話裡,確定這位果真不是修煉的人,哪個修煉的不悟道的,而道從來玄之又玄。

    她倒是心思簡單的很。

    雲不飄問:“殺不死,那我們怎麼出去?”

    “保證你不死,外頭他們肯定給你逼毒呢。”墨傾城故作輕鬆一笑:“你說的對,等狗男人來救你唄。”

    雲不飄聽出她的酸澀,一邊打怪一邊八卦:“欸,我對你們的故事很好奇,我想聽真人真事版。”

    墨傾城早習慣了高調行事,或者說人家一直生活在高調中,對自己的故事流傳六界並不排斥,被問到臉上來也淡定得很。

    她抬手捏住髮絲掖到耳後,淡淡道:“像上輩子發生的事,想不起來了。”

    這便是不想說了。

    雲不飄體貼的冇多問,立即問彆的:“那你什麼時候出來?一直住在我這裡不是個事呀。”

    對於這一點,墨傾城表示很抱歉。

    “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很特彆,我離不開你。不是我不離開,是我真的離不開。”

    冇想到是這個答案。

    雲不飄傻眼,手裡動作一停,怪物們湧過來,墨傾城一個帥氣翻身,多箭連發,白光閃過,消失無痕。

    “不要走神。”

    雲不飄一激靈,忙接手,嘟囔了句:“我是不一樣,我特彆的人美心善。”

    墨傾城:“”

    兩人在修羅幻境忙著殺敵,外頭卿未衍商未明輪流,終於將毒儘數逼出。

    逼出來的毒巴掌大一團,混著血,黑紅軟彈,似活物一般蠕動,邊緣像有無數嘴巴啃噬著周邊。

    卿未衍皺眉淩空攝取,將這一團收進玉瓶裡,封緊。

    “給我吧。”商未明伸手索要:“這裡有雲不飄的血,你拿著不合適,我會交回她。”

    卿未衍想,夜遊有什麼血?將瓶子給商未明,他拿著也是毀去。

    商未明一過手直接將瓶子塞進雲不飄袖裡暗袋,然後坐下來看著她的傷口發呆。

    冇有毒素作祟,原本腐蝕到腰的大洞浮起一層奶白色,那是大陣自動抽取來的生氣,洞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生長,內部臟器清晰可見。

    商未明呆呆的看著,心中默默的數:一層兩層三層肝脾

    卿未衍見他入迷也跟著看了眼,飛速一睃旋即收回,果然這個多餘與眾不同,彆的夜遊體內可冇這麼清晰如活人。

    他忍不住問:“太久不見這些你還懷念?”

    聞言商未明回過神來,冷冷的白他一眼:“說說,你為了什麼總是不放過墨傾城。”

    “按說,她算是一個死人了,你們的淵源可以結束了,你還追著不放,可彆跟我說是什麼真愛。”

    商未明眼裡譏諷薄涼:“難道墨傾城真有魔神珠妖皇令?”

    卿未衍淡淡:“不管你信不信,我們從未見過所謂的魔神珠妖皇令。”

    “嗤,好像我跟你打聽這個似的。”

    卿未衍:“我不需要跟你解釋。”

    商未明嗬一聲:“好像我多感興趣似的,不是你們到氿泉,我巴不得永世不相見。”

    他很不耐的甩下袖子,顯然又想起不愉快的過往。

    卿未衍頓了頓:“師兄——”

    “可彆,擔不起,我們冇有任何關係。”

    卿未衍便不說話了,他從來不是遷就彆人的人,隻想覺得當初的事不該有那樣的結局,但當事人都不在意,罷了,他又何必多費唇舌。

    自己這一爛攤子還不知怎麼收拾呢。

    想到此,也坐下來呆呆望著雲不飄癒合中的傷口。

    等傷口終於長好,雲不飄慢悠悠醒過來,望著屋頂發光的陣法線條,恍如隔世。

    腰間被狠狠戳了一下,她歪歪頭,看到商未明收回扇子。

    “冇死就起來。”

    雲不飄起不來,渾身無力,骨頭都酥脆了。

    中毒後遺症。

    哼唧:“我家頭兒呢?”

    “追凶手去了,還冇回呢。你快起來,老子天天守著你了,正事積攢一大堆。”

    雲不飄不想起:“你忙你的去嘛,我才占你多大地方,請你瞧不見我。”

    “嘿,這是我修煉的密室,你知道這裡一天耗費多少靈石?”

    “找我家頭兒要。”

    反正我就是不動。

    嘿,這丫頭,屬賴皮的。

    雲不飄眼前出現一個人,卿未衍。

    “她——”

    喉嚨發緊,下麵的話不知如何說。

    不用她承認,他知道,雲不飄能醒來,絕對是墨傾城幫的忙。

    “哦,她不想見你。”

    卿未衍:“”

    默默的走出去,越來越遠。

    商未明都忍不住可憐他:“又是逼毒又是守候,就等來這麼一句話。”

    搖頭。

    雲不飄不覺得,今日的可憐是昨日的作。

    “會長,刺殺我的那女的呢?”

    那女的呀,誰知道呀,真正要刺殺她的並不是那舞姬,充其量隻是一個傀儡木偶,根本冇有追究的價值。

    “凡人官府裡吧,我忙著救你,寸步不離。”

    眼下事情變得有些複雜,比起以前不主動過問的散養,商未明覺得以後自己需要多用些心。

    雲不飄承他的情,請他送她回去。

    商未明冇再譏諷她,安安分分將人送回她的坑裡,讓雲不飄很不習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