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七十九章 夜修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七十九章 夜修羅字體大小: A+
     

    見她倒下,苗縣令雙手用力,右膝狠狠一跪,舞姬啊一聲慘叫,雙臂折斷,腰骨劇痛,生生痛暈過去。

    苗縣令向前撲去,伸手去扶雲不飄,忽然眼前一黑,再無知覺。

    白色人影從空氣中凝聚,卿未衍一手帶起雲不飄,神識在她傷口處一掃,眼光一厲,眸底積聚風雷。

    他直接帶人離去,才一不見,魅無端到來,一臉急色,看著卿未衍消失的地方,並未立即追去,伸手罩在昏迷的舞姬頭上,閉目,旋即睜眼憤怒,立即循著雲不飄的氣息追去。

    這一追追到商未明那裡。

    商未明被卿未衍強闖府邸本來不滿,但見他手裡扶著的人時立時變色。

    彼時,雲不飄身上已經冇了那把長劍,前後通透的窟窿滋啦啦冒著黑煙流著黑水,窟窿有一拳頭大了,長劍掛不住,自己掉了。

    “什麼毒?這麼毒。”商未明迅疾打開密室,讓他帶人進去,牆壁地板天花板亮起陣法,陣法全由靈石鋪成,濃鬱的靈氣噴薄而出。

    卿未衍將人放在中間,雙手連點,將滲入身體的毒素向傷口處逼。

    “夜修羅。”

    “夜修羅!”慢一步的魅無端恰巧聽到,臉色黑沉無此,上前檢視。

    商未明驚叫:“修羅毒都難得,夜修羅之毒——嘶,這是衝著墨傾城來的,小丫頭完全是遭了殃啊!”

    魅無端確定是夜修羅,瞪著卿未衍,彷彿他是罪魁禍首,不,他就是罪魁禍首!

    要是他早娶了墨傾城,這樣兩個人聯手,墨傾城能被逼死進而害到他家丫頭?

    卿未衍懶得跟他理論這個,隻道:“若你能解毒,換你來。”

    魅無端拉直嘴。

    商未明抱著胳膊,一手持扇一下一下點在自己額頭。

    “有意思。”他低低笑了一聲:“修羅之毒針對的是神魂,六族之中,唯有夜遊一族神魂之體最為懼怕此毒,雲不飄是夜遊,墨傾城隻剩殘魂,果然修羅毒最合適。”

    “隻是雲不飄這弱雞,普通的修羅毒用在她身上都是浪費,夜修羅?嗬嗬,果然謀取的是墨傾城。”

    “隻是,修羅此毒夜遊最怕,但此毒也隻產在夜遊的幽冥之地。難道——萬事不理的夜遊一族也終於做出某種決定了嗎?”

    卿未衍目光一閃,手下不停。

    他淡淡開口:“我會將毒逼出,但此毒難驅逐的很,所用時間要久些,在此期間,若是雲不飄迷了心誌迷失在修羅幻境——”

    後頭的話他冇說,但兩人都聽懂了。

    毒能逼,那人就不會死。但雲不飄的意識消散的話,那活過來的便是——

    商未明不由驚訝:“難道這毒還是為了救墨傾城的?”

    這豈不是墨傾城奪舍重生的大好良機?

    墨傾城的神魂強大是世人見識過的,她曾以一禦萬劍退敵。修煉都不能的雲不飄怎麼可能比得過,有夜修羅的侵蝕,墨傾城絕對比雲不飄抵禦的時間長,甚至——她完全可以吞噬掉她!

    魅無端氣急敗壞:“難道夜遊站了墨傾城?!”

    “這要問你,你纔是夜遊。”商未明說完,又安慰他:“想開些,不定幕後黑手就是要墨傾城的命呢。”

    魅無端回以冷漠,所以,不管幕後黑手要墨傾城生還是要墨傾城死,他家丫頭都是要死的那一個?!

    商未明扇柄擊打著手心:“這人就不怕大陣的反噬?雲不飄一死,氿泉便要變成一座死城,上千萬的凡人性命,天罰他接得住嗎?還是他有什麼辦法逃避?或者——捨身成仁?”/>

    呸他個捨身成仁!

    魅無端:“真有這氣魄,至於迷惑一個凡族女子讓她代為刺殺?我搜過魂了,那女子記憶裡一片空白,顯然是被操控的。”

    商未明:“那,便是能逃避過天罰?嘶,他會有什麼手段呢?”

    魅無端也不解:“一條兩條凡人性命,頂多折些修為,忍忍就過去了,上千萬,魂飛魄散都是便宜他。”他想:“該不會是個死士吧。”

    凡人權勢人家豢養死士給自己賣命,仙人裡也有這種操作。

    但也說不通,嚴格說來,死士隻是仆,這樣的罪孽老天一定會追究到真正的幕後人身上。

    他對卿未衍道:“未衍上仙,雲不飄一定不能死。她死了,一座城池就死了,以史上為例,天道一定將此事記在五族頭上。”

    老天的道理,凡人遭殃,那就是五族的錯,冇得辯駁。

    所以,未衍上仙,為了你自己,為了你胸中的天下蒼生,努力吧!

    說完他看向商未明:“會長,你幫我看好飄飄,我回去一趟。”

    哼,夜修羅的毒隻有寥寥幾個人能碰,他老魅在陰冥也不是吃乾飯的。

    他再看一眼雲不飄的傷口,眼角抽搐,才一會兒的功夫,傷口腐蝕的有兩個拳頭大了,他卿未衍究竟行不行啊?

    隻是,夜修羅的毒根本無解,隻能逼出——等等,解是無法解,逼出的話——

    一個閃身,魅無端火急火燎下了幽冥。

    商未明扇子一收,坐在雲不飄另一邊,也出手逼毒。

    “你試試與墨傾城聯絡。”

    卿未衍手離開傷口,懸空輕輕一吸,鏡鑒飛出,從雲不飄袖裡暗袋。

    若雲不飄看到定要慶幸,幸好她始終覺得這鏡子不靠譜,冇有收進自己的空間,而是貼身放著,不然這會兒卿未衍找不到怕不得把自己空間拆了。

    鏡鑒對著人照了半天,裡頭明晃晃就是雲不飄蒼白的模樣,連白霧都冇起,這代表,此時此刻,它半點用途冇有。

    “難道她們的神魂都被帶入修羅幻界了?可雲不飄的身體不就是神魂嗎?”

    卿未衍起了探究雲不飄來曆的心思,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商未明:“也就是說,你一點兒忙都幫不上,那還不來解毒。你確定雲不飄死了墨傾城就能活?”

    他譏諷道:“就怕墨傾城是寄生在雲不飄身上的。天下夜遊千千萬,隨便拎出一個就比雲不飄強,偏偏她活在她身上,該不會雲不飄特殊才能養活她。”

    卿未衍不語,心中卻思考未必冇有這種可能。

    反反覆覆下來,兩人的糾葛竟是越來越深,雲不飄的出現,不知是緣還是劫。

    兩人聯手逼毒。

    雲不飄覺得自己此刻應該是靈魂的狀態,智腦不在,空間也感應不到。

    她很納悶,明明空間綁定的是精神體,精神體就是靈魂吧,那便是空間存在於靈魂中,怎麼就感應不到呢?

    她抱著膝蓋坐在不知是什麼的灰濛濛的東西上,苦思不解。

    周圍灰黑一片,不知道是什麼物質,似氣似液又有凝固的感覺,形態很奇特,遠處黑沉沉像天又像地。

    她總感覺這裡應該是失重的,好像她起來一跺地就能飛起來。

    但雲不飄堅決不起來,陌生的地方不要亂跑,留在原地先思考。

    這是她的習慣。

    所以,她先思考,憑什麼那舞姬殺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