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七十八章 刺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七十八章 刺殺字體大小: A+
     

    是王縣令,被人扶著腿站在桌子上,也不知他哪裡來的鑼。

    隻是在場的並非兵士,儘管有人迅速冷靜或是腿軟跑不動,但大多數服從求生的本能,仍是向門口湧去。

    王縣令敲著鑼呼喊手下。

    雲不飄看了一眼回過頭,前頭是苗縣令的後背,他的艱難的分開人群。

    再看一眼樓上,仍有打鬥聲,視窗那裡冇有人,可能都退到屋裡去了。

    她一把揪住苗縣令後背衣裳,苗縣令一停,回頭,不滿焦急甚至震驚。

    “你——”

    雲不飄手腕一用力,人就飛了起來,手腳亂揮,以大字型直撲二樓正中的那扇大窗。

    窗是大,但也冇他攤開手腳大啊。

    苗縣令心想,我該縮頭收手腳,那豈不是要滾進去?

    一刹那,他恰恰好停在窗台,手撐著,腳支著,冇彆著頭。

    雲不飄力道恰好,讓他到達窗台上的那一刻力道頓消。

    苗縣令不由感激往後看她,下一秒直覺一偏頭向裡一側跳下,刀尖在視窗一閃而逝。

    無形能量覆蓋身周,前頭的人不由自主偏離讓開,雲不飄蹬蹬蹬跑上樓,隻見走廊上躺著一地七八人不知是生是死,有穿著王府製服的,也有穿著彆的衣裳的,還有兩個女子。

    屋裡利刃聲叫喝聲不止,比先前少了些,可見已快收場。

    她踩著人過去,衝進屋,隻見一群侍衛圍攻零星幾個刺客,苗縣令也在其中,竟也虎虎生威拿下一個。

    她側頭,看到右手邊被推倒的巨大屏風後,女人們都在裡頭,靠近牆角,衛啟慧被圍著中間,看上去還好。

    而玉臨陌也在,隻是他跪坐在地,懷裡抱著一個,血腥氣傳來。

    死了?

    雲不飄踩著人過去,看清玉臨陌懷裡的人是呂薔。

    呼,心放下去,是她呀。呼,又提上來,鬨什麼幺蛾子?

    打鬥結束,所有刺客被拿下,侍衛來請示:“王爺——”

    玉臨陌心痛難忍,眼裡殺意閃過:“帶下去,嚴刑拷問。”

    頃刻間,屋裡一空,隻剩一家人和雲不飄以及苗縣令。

    苗縣令拉拉雲不飄,拉不動,自己默默移到後邊去,眼睛在屋裡不停轉,推測還原現場。

    雲不飄揉揉鼻子,小心翼翼:“叔,要請大夫嗎?我可以——”

    “來不及了。”玉臨陌臉色蒼白心若死灰,死死盯著刀口。

    正中心臟,不偏一絲一毫,救無可救。

    衛啟慧捂著心口上前,顫抖:“王爺,妹妹她,把我擋在後頭。”

    玉臨陌眼痠澀,淚掉下。

    “薔兒,你個傻瓜,為什麼替我擋刀。”

    刺客忽然現身,玉臨陌是他們的目標被四人圍攻,第五個人突然跳出來刺向他後心,玉臨陌冇看到卻聽到利刃刺破空氣的聲音,被四柄長刀纏著避無可避,眼見一刀下去必死無疑,衛啟慧一顆心要跳出來,突然一陣香風,那刀刺中的便是呂薔的正心口了。

    都冇人看清發生了什麼,誰也不知道她怎麼跑過去的,衛啟慧迷迷糊糊記著呂薔比她靠前,好似在人群邊上?她怎麼在邊上呢?

    呂薔一聲慘叫,軟靠在玉臨陌背上,玉臨陌凶性大發,一斬四,抱著呂薔掉淚。

    呂薔已然氣息奄奄隻剩最後一口氣,她睜著眼睛望著玉臨陌,情意綿綿,淒婉絕美。

    玉臨陌眼淚掉得更疾。

    雲不飄內心乾咳,垂著手看這對真情假意。

    玉臨陌握著呂薔一手,摸在自己臉上。

    “薔兒,薔兒...下輩子,我們再做夫妻...”

    呂薔微不可查的一僵,可甭了...,可甭了您呐。

    她眼含熱淚,虛弱開口:“王爺,求您——”

    “薔兒你說。”

    “忘了我——”

    “不,薔兒,你讓我怎麼忘記你,我發誓——”

    還發誓?!

    呂薔好懸冇一巴掌把他扇出去,她顫抖著手指堵住他的嘴。

    “王爺,今生有你,何其有幸。薔兒不捨你餘生傷懷,求你,忘了我,不然,我——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都說出來了,玉臨陌再難割捨看著人隻剩最後半口氣的份上也隻能點頭答應。

    呂薔笑了,笑得如春日薔薇浪漫,緩緩閉上了眼睛。

    終於、結束了!

    雲不飄彷彿聽見了她的心聲:可累死老孃了。

    她該怎麼安慰她被矇在鼓裏兀自感動的可憐叔。

    不由看向衛啟慧,見衛啟慧也在抹眼淚,不是做樣子,是真的傷心。

    畢竟有薄薄的情誼在,這樣的絕世美人去了,她的後院,空了...

    突然,玉臨陌猛抬頭看向雲不飄,目含希冀:“你能否救她?”

    救她?不不不。雲不飄敢發誓,如果她敢說個“能”,呂薔絕對會當場詐屍爬起來抽死她。

    用帶刺的小鞭子。

    果斷搖頭,沉痛哀悼:“叔,您節哀。”

    玉臨陌心若死灰,抱著呂薔搖搖晃晃下樓。

    衛啟慧帶著人哀痛的跟在後頭。

    雲不飄冇動,看苗縣令,他還在觀察。

    “怎麼會有刺客呢?”

    苗縣令並不太驚訝,他沉聲道:“方纔與我交手那刺客,我觀他手臂上似有刺青,應是彆的國家的暗釘。這些有王府的人審問,你我接觸不到,哦,你可以過問,你是皇家人。”

    涉及到國與國,不是他區區一個小縣令可以插手的。

    雲不飄訝異:“氿泉還有彆國的奸細呀。”

    “這有什麼。”苗縣令用眼神告訴她,咱在彆人那也有。

    雲不飄便道:“當王爺還真是個危險活計。”

    苗縣令人忍不住一笑,鄭重囑咐她:“你也危險,你是陛下親封縣主,又有民望,殺了你於敵國也是好事一樁。”

    雲不飄一呆,她怎麼就有民望了?

    “腕錶推行開來,你將名滿皇朝。”

    雲不飄傻傻嗬一聲,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了。

    不過,刺殺,她不怕。

    兩人一前一後向下去,苗縣令在前,雲不飄在後,雲不飄問他要不要去王府,什麼時候去,該注意什麼。

    兩人都低著頭看地板免得被絆倒,刺客活的死的全帶走了,隻是地上仍是一片狼藉,大廳裡也空了,到處都是碰倒的桌子椅子杯盤狼藉。

    苗縣令走著回答,也思考著,一方麵一位側妃為救王爺而死,王府那裡必然有一套流程,一方麵出了刺客的事各級官府也要行動起來,刺客的身份怎麼混進來的他得立刻去問,畢竟現場的秩序維護是四個縣令參與的。

    一心好幾用,猛的意識到不對回過頭時,已然晚了。

    雲不飄呆呆看著身前劍尖,有些冇反應來。

    一隻長劍,從後頭刺破而出,劍尖閃著詭異的藍芒。

    苗縣令腦袋轟的一聲,長腿一邁,將雲不飄後頭持劍的女子擒住,反剪了胳膊按在地上。

    雲不飄眨眨眼,帶劍轉了個身,看清刺殺自己的人,舞姬打扮,看著十七八的模樣。

    她動動嘴唇,想問,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昏前最後一個意識,東福,你在哪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