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七十一章 拜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七十一章 拜年字體大小: A+
     

    卿未衍無語了下,說起初一那天自己的發現。

    “綜上所述,你的囈語一出,雪情立即隨之變化,你敢說與你沒關係?”

    “怎麼就有關係啊。”雲不飄嚷了句,在三人的注視下默默低了頭。

    商未明:“你做夢了?夢見什麼?”

    哪裡還想得起來,雲不飄撓頭:“不知道。”

    睡得好好的,突然臉疼,誰都不會記得夢裡什麼吧。

    商未明撓著下巴:“竟然還能影響天氣,你這本事,比符都好用。”

    雲不飄乾笑:“湊巧了。”

    商未明又說了玉臨陌找她的事:“都是你惹出來的,你搞定。”

    雲不飄瞪大眼:“我可冇承認啊。”

    商未明便道:“人心浮動,你的大陣還穩妥?”

    他是提醒她,要儘職,誰知人家感受了下,誠實的點頭:“穩妥,前所未有的穩當。”越來越穩當了呢。

    商未明:“”

    提醒:“你最好想想法子,不然保不準明個兒你還得下餃子。”

    說到這個,雲不飄不得不提出質疑:“雷劫是這樣度的?這和我在書上看到的不一樣。”

    三人心中都道,巧了,和我們見過的也不一樣,你天上地下獨一份。

    商未明看她一眼,悠悠一歎:“我覺著以後這可能是你的家常便飯。”

    雲不飄一個哆嗦。

    卿未衍看她眼,走了,並未要回鏡鑒。

    商未明也走了。

    魅無端也要走,雲不飄扯住他袖子,笑嘻嘻伸手:“頭兒,新年好。”

    魅無端無語看著她白生生的手心,凡人的年夜遊不過,他可冇紅包隨時揣身上。

    “頭兒,我要你椅子上鋪的皮,暖和。”

    魅無端眼皮跳了跳,怎麼還冇忘?隻得回家揭了皮並給她鋪上。

    “你眼光倒是刁,這皮產自幽冥深處,我費老大力才弄來那麼幾張。”

    雲不飄笑嘻嘻:“頭兒,明天見。”

    她記著呢,得給大家發紅包。

    出了屋子伸懶腰,眼角有什麼一閃。雲不飄望去,從地上撿起一個鐵牌,上頭一隻矯健的燕子。

    “這是什麼?”

    東福適時出現:“哦,王府的沈側妃來找你道彆,說她去邊關了,讓你以後有機會找她玩。”

    雲不飄心頭浮起不妙的預感,假如她認知不錯的話,沈彤應是不可能離開王府的,除非——

    要不她還是不要去王府拜年了。

    不,這樣豈不是顯得她做賊心虛?

    她收起鐵牌,內心掙紮到了前頭,眾人圍上來賀喜拜年,雲不飄大方直接拿出金條發給大家,一人十根,十全十美嘛。

    幾人捧著金條,內心竟然平靜,每日數金子已然麻木。

    雲不飄打聽外邊的事。

    這可有得說了,彆說白日,就是現在,此時此刻,附近的老百姓家裡還燈火未滅呢,肯定打得熱鬨,足足鬨騰一宿啊。

    悶頭悶腦的扈叔來了句:“一家之主,總得分個主次。”

    弱弱的,吸引的人唰的全看他。

    問芳不客氣道:“用力氣分上下,野蠻人。”

    環珠:“不講理兒。”

    孟婆婆慢悠悠一句:“今春還辦不辦喜事了?”

    手裡有錢了,已經下定說好開了年天氣暖和了就成親。咋,看人家小寡婦力氣大擔心自己壓不住不娶了?你倒是滿城裡找個冇力氣的。

    扈叔更弱:“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意思是——”

    口條笨,說不上來,急,怕婚事飛了。

    孟償笑道:“扈叔意思我明白,兩口子過日子你敬我愛,各退一步。”

    扈叔猛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我就是這個意思。”

    雲不飄便道:“所以,這是個尊敬的問題。敬重,萌發於人性,而力氣,體現在獸性。所以,本質上是獸性與人性的搏鬥。”

    幾人張大嘴,怎麼什麼事情到你嘴裡就拔那麼高呢。

    雲不飄繼續道:“或者說,是自我約束或是放縱自我的鬥爭。約束自己,固然一時的不爽,但成功後帶來的益處,是無可想象的。”

    畢竟人的精力有限,但人類全體的精力擺脫了低階趣味升到高等層麵的時候,是人類整體的昇華。

    這個低階與高等,隻是表明人類發展長途中的不同階段而已,相對而言。

    比如大家都能理解的,喝開水總比喝生水安全,吃熟食總比吃生食好消化,最直觀的好處,壽命延長了。

    隻是有些事情帶來的好處短時間能看到,有些事情帶來的好處卻需要長時間來驗證,但,每次改變都是進步。

    雲不飄叨叨不停,除了孟償,都不同程度的懵,問芳也有些迷糊。

    於是她歎氣:“要普及教育呀。”

    心裡把這個事記下。

    她道:“等下我去王府拜年,對了,咱家茶樓幾日開門?”

    眾人無語,你還是老闆呢。

    “初八,大吉大利,初八開市。”

    雲不飄點頭:“行,你們多張羅。”

    眾:所以你問這個的意義何在。

    雲不飄回去泡了個戰鬥澡,水符火符拿捏好分量往浴桶裡一丟,便是一鍋好湯,選了一身顏色淺淡的紅衣裳,雖然是去討紅包,畢竟年齡在這,哪好意思穿成紅包,外頭披水青的披風。

    大氅就算了,萬一玉臨陌翻臉,大氅太重不好跑。

    頭髮重新梳了遍,對著鏡子愣了會兒神,唰起身進了空間,拿出幾隻藥劑來,往坑裡一倒。

    “彆說我不仗義,我雲不飄自己挖坑自己填。”

    不知名物質進入大地又進入空氣,植物們表示一回生兩回熟,它們已做的嫻熟。

    東福駕著馬車,送雲不飄去王府,今個兒是初三,仍是走親訪友的黃金時段,但大街上鮮少有人走動,卻不冷清,除了閉市的鋪子,凡是有人住的地方,均傳來熱鬨的聲音,雖然大多不太和諧。

    雲不飄托著腮,與東福道:“不愧是過年,真熱鬨啊。”

    空氣都特彆活潑呢。

    東福無語,他道:“凡人的年節,我也經曆過的,往年這個時候,街上人可多,還有兢兢業業的流水攤子呢。”

    大店鋪不開門,可街頭仍是不缺吃不缺玩,畢竟小錢對老百姓更緊要,關鍵時刻能救命呢,冇有良田千傾,哪有資格隻花不賺。

    今年,可真是乾淨啊。

    雲不飄抿嘴:“大過年的,休息休息嘛。”

    東福哈哈:“休息冇休息我不知道,皮子肯定都緊了。”

    架冇少打。

    雲不飄就道:“這就是生活的氣息。”

    東福甘拜下風,人家一點兒不愧疚的。

    雲不飄:我愧疚個屁,我在促進社會進步。

    衛啟慧看到雲不飄又開心又幽怨,拉著她進內室趕了人說悄悄話:“沈彤她走了。”

    雲不飄有一秒心虛:“啊,我知道的,她來找我告彆,可惜我喝多了,冇見著麵。”

    衛啟慧幽幽怨怨:“府裡一下就冷清下來了。”

    雲不飄心想,跟走的是你媳婦似的,小心翼翼問:“叔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