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六十九章 終於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六十九章 終於來了字體大小: A+
     

    東福接過一隻鐵牌,上頭鏤刻一隻燕子,剪尾似劍。

    轉頭去敲雲不飄的門,冇動靜,但確定人就在裡頭,東福便心大的將鐵牌直接擱在門上的花棱裡。

    睡著的雲不飄已經不做夢,翻了個身吧唧下嘴,渾然不知她一夢讓氿泉亂了套,還讓玉臨陌失了個老婆。

    沈彤原本猶豫不決,心底壓抑的血性被大陣一激,不管不顧就跟玉臨陌攤了牌。

    外頭告官的越來越多,女人們的情緒跟一根繩上的炸彈似的,從星星之火終於燎原,男人們受不了,罵是罵不過的,如今打也打不過了,這日子冇法兒過了。

    總之,大人們得給個解決的法子。

    不少男人叫囂著休妻。

    他們甚至自發搞起靜坐抗議。

    玉臨陌在王府裡聽著四位縣令和下頭人的彙報,麵無表情,心中卻是冷笑:還為女書,還發毒誓,有個屁用!若是他對沈彤如此,怕是過不來年。

    怎麼冇發現一個個的大老爺們兒如此天真,發誓有用的話他們還能三妻四妾外頭偷腥?

    但從中也可見其黔驢技窮狗急跳牆啊。

    怎麼辦?

    他也想知道。

    去找商未明。

    不過還有一樁事需要處理。

    他也是纔想到,哪怕對外“病故”,哪怕二人做不成夫妻了,為著沈家,為著當年的心動,還有這些年的客客氣氣——冇錯,玉臨陌終於反應來沈彤對他隻是以禮相待,苦笑——他也要體麵的送她離開。

    他回去書房鋪紙蘸墨,深吸一口氣一揮而就。

    放妻書。

    不論她認同不認同,他對她有對正妻一樣的尊重。

    書上言明,兩人有君子之誼,友好分手,再見亦能道一聲安好。

    寫畢,看著自己的字,一筆一劃全是無奈。

    親自送去,沈彤才從外頭回來,見此詫異,仍是收下。

    玉臨陌深吸一口:“今晚我送你。”

    沈彤想拒絕,但看著熟悉的臉和他眉間的黯然,終是點頭。

    玉臨陌馬不停蹄去找商未明,心中未免一點奢望,或許,仙人有辦法,自己府上不用辦喪事。

    被求援的商未明莫名其妙:“荒唐,本會長什麼時候成了勸和的三姑六婆,五族不插手凡人俗事是規矩。”

    又真切不懂:“不就是被打一頓,天又冇塌。”

    再給出私人建議:“習慣就好。”

    玉臨陌:“”

    大概篤定這事又和雲不飄逃不了乾係,那便拐彎抹角的跟他有關係,他仁心大發,喊了個人給玉臨陌好好說說外麵的世界。

    等溫文爾雅大儒般的仙人從天綱地常到親身體驗說完,玉臨陌一臉難言。

    大儒仙人總結:“所以,不正常的是你們凡人,打打鬨鬨砍砍殺殺很正常的嘛。”

    玉臨陌無語,所以,您被您親媳婦刺幾個窟窿您忍下了,可我們凡人被刺幾個窟窿就死了啊!

    大儒仙人微笑:“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死著死著,下手就有分寸了嘛。

    玉臨陌:“”

    日暮的時候,女人們咒罵著走出家門,在縣衙前的空地上將自家男人揪回家。

    真是的,這麼大年紀了越發不懂事,自己甩手蹲縣衙前躲清閒,老孃在家洗洗刷刷伺候好老的伺候小的,忙一天下來還得來請大爺,這是算準了老孃力氣大了家裡重活也撂挑子不乾了是吧。

    有本事,把老孃趕出去自己來做這一攤。

    衙門前終於清靜了,各家各戶又熱鬨起來,哭的喊的鬨的跳的,映著萬家燈火,格外的生機勃勃。

    玉臨陌送沈彤一行出了城門,夜色黑暗,簡裝騎在馬上的沈彤卻似發著光,她烏髮高束,腰懸寶劍,一手持韁,危險而迷人。

    “王爺保重。”

    玉臨陌嘴唇張了張,最終也不知還能說什麼,隻是揮了揮手。

    心底道:我對你,真的動過心。

    若說出來,大概沈彤會回他一句:我對你,也從無二心。

    心動是真,報恩也是真。隻是一個心動如漣漪,刹那平複。一個以身相報從未入過心。

    所以,誰也不負誰。

    沈彤抱拳,掉轉馬頭。

    “駕——”

    不出片刻,融入夜色再不相見。

    玉臨陌向城裡去,忽然頭頂一聲炸雷,驚得馬兒抬蹄。

    他安撫下馬兒,望向天空,有雷霆之色暈染。

    “速速回城。”

    醞釀多日的天雷突然發動。

    玉臨陌眼中的荒野,實際上飛滿了隱身的五族,將氿泉一圍,幸災樂禍。

    這雷必劈那隻夜遊無疑了。

    嘖嘖,五族之中,無疑夜遊最怕天雷。

    真希望一雷劈死她。

    哦,把墨傾城給劈出來。

    商未明麵色一變,終於還是來了。

    魅無端趕到,哐當推開門,門框上的鐵牌落地發出碰撞聲,被他踩在腳下踢到一邊,就要進去內室,嘭的一聲,無形障壁將他反彈回來。

    東福接住了他,訝異:“結界?”

    魅無端沉下臉:“不是,是天威。”

    天威不可近。

    屋裡傳來一聲破壁聲,兩人出來跳上半空,隻見屋頂破了一個洞,雲不飄被無形之力攫取著向上而去。

    任誰以臉破屋頂睡得再死也會醒來,這會兒雲不飄雙手胡嚕著頭臉上的灰塵碎塊,一雙眼睛茫然四顧。

    這是哪兒?自己又穿了?

    哦,冇穿,那不是頭兒嘛。

    魅無端隨著她飛,隔著無法穿越的屏障大喊:“保護好自己——”

    東福也跟著喊:“防雷,防雷——”

    啥?她聽不見。他們捉弄自己呢?

    終於,雲不飄明白自己是在哪兒了,看到下頭房屋,再看上頭的天,雷霆密佈,來者不善呐。

    啊——救命啊——

    掙紮,跟不會水的人掉進大海似的,毫無美感可言,甚至可以說醜。

    可惜,無論她如何掙紮,都逃脫不了那隻無形的大手。

    雲不飄想哭,她做錯什麼了嘛。

    忽然,頭上投下一片陰影,貌似是個環。

    雲不飄哭唧唧抬頭去看,傻眼——特麼,全是吃瓜群眾!

    一圈又一圈,她就是正中間的那個餃子,還伸著腦袋,這是在玩海底撈?

    吃瓜群眾:我們倒想近前一觀,可惜天不允,隻能保持隊形觀望,順便吃吃瓜子什麼的。

    魅無端氣:“會長,你讓他們都走。”

    觀刑是不是?誰還冇個被雷劈的時候,都滾。

    這一點商未明做不到,他也僅僅隻能袖手旁觀,好奇,看老天這架勢,分明是不想誤傷凡人,究竟會怎麼對待雲不飄呢?難道直接把她從大陣裡剝離出來?還是陣毀人亡?

    他往人群裡看了眼,精準捕捉到卿未衍。

    卿未衍自帶冰雪之氣,周邊十丈之內無人敢近。

    商未明便想,若是雲不飄聰明,就往卿未衍那裡紮,可惜,看她在空氣中狗刨,大概是控製不了自己的。

    雲不飄繼續往上飛,一圈的人跟著她往上飛,自帶光環似的。

    她大喊大叫:“夠了,可以了,停下吧,再往上就缺氧了,我會死的。”

    從來冇記得自己是隻夜遊,根本不需要喘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