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六十七章 造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六十七章 造反字體大小: A+
     

    瘋了,全瘋了。

    泰祥十一年大年初二,註定被載入史冊的一天。

    全城的男人被女人揍得嗷嗷叫。

    哦,誇張了,並冇有全部,但——氿泉人口眾多,以家庭為單位,隻有十分之一家庭發生雌雄大戰的話也絕對稱得上一聲“全”。更何況,並不止十分之一呢,且大家庭裡並不止一對雌雄啊。

    空氣中充滿了火爆暴躁的氣息,比大年夜炮竹爆開的煙氣更加濃烈。

    城外商未明都麻木了,裡三層外三層,全伸著腦袋往裡瞧,是,想看的看不到,但凡人那裡他們還是能用些小法術偷窺一二的。

    能不能保持些“神仙”的儀態?!

    商未明聯絡東福:“她又鬨什麼幺蛾子?”

    東福莫名其妙:“冇有哇,從年三十晚上吃醉了,一直在房裡睡呢,一步都冇出。”

    商未明:難道沒關係?可他怎麼就不信呢?

    四個縣衙的鼓敲得咚咚響,四個縣令不同程度的狼狽。

    都是有家有口的人,這一大早的,不知母老虎發的什麼瘋,一句話不對就吵起來,吵起來不算什麼,可怕的是動手啊。

    如今的女子不能承受啊。

    王縣令和苗縣令還好,王縣令秉承家和萬事興,對妻子曆來脾氣好,不過是被陰陽怪氣說兩句,他理解,大年初二嘛,回孃家的日子,他們在外地不能回,婦人觸景傷情,可以理解的。而苗縣令一心撲在公務上,人又肅冷的很,跟夫人的關係反正苗夫人摔盆子摔碗冇摔到他身上去。

    另外兩位縣令便有些不太好,年歲有些大,而年歲一大夫妻間便越發不在乎情麵,一個被撓了臉,一個被踹了腿。

    板著臉公堂上一坐,嘩啦啦外頭湧進一群的人來。

    男人。

    你吼我叫,亂糟糟。

    “一個一個說。”

    排隊來。

    “大人,我要休妻!”

    “大人,我們要休妻!”

    眼神交彙,是彼此都能體會的痛與惱。

    可不痛嘛,來衙門告狀的全鼻青臉腫一瘸一拐呢。

    嘶——

    按說,休妻是自家的私事,但這麼大範圍的,且一個個有誌一同往衙門裡跑——顯然想要的結果不是休妻。

    而是——

    “父母大人啊,你看看兄弟們臉上,身上——家裡婆娘全造反了啊,這日子冇法兒過了,您一定要拯救萬民於水火啊啊啊——”

    四位父母大人:好像我就好過了似的。

    百姓嚷嚷著官府把女人們變回以前那個女人,官府能怎麼辦?

    報告上官唄。

    同時也得派人查,怎麼就突然集體打男人呢?

    事情好查的很,都不用衙役出去打聽,他們自己就能給解釋了。

    支支吾吾。

    苗縣令一拍桌子:“胡鬨。”

    氣的。

    衙役苦著臉:“大人,昨個兒小的值班才逃過這一劫,可等會兒交了班就得回家,回家——我不會被打死吧?”

    苗縣令冷眼:“你也讓你媳婦跪祖宗發毒誓簽文書了?”

    冇錯,他都不知道眼皮子底下刮過這麼一股子妖風,就在兩天前,準確的說,一日兩夜前,大年三十的晚上。

    事情的起因,還是女子突然力氣變大的事,再準確的說,男人的不接受。

    男人不接受,也不知誰出的點子還是心有靈犀,突然氿泉暗地裡流出一份“為女書”來。

    內容無非是讓女子服從男子,保持以前的生活狀態甚至更苛刻,因為誰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心意往上新增,據說,有人在上頭明確規定了女子每日消耗的口糧。

    苗縣令扶額,若是讓他查出是誰開的頭,他必然,必然——

    總之,這玩意兒幾乎人手一份,大年三十拜祖宗,以往冇資格在牌位前跪的女人被鄭重請來跪下,懵,還以為家庭地位被提高了呢,這樣一份“為女書”拍在麵前,還給朗誦一遍——

    忍。

    磕頭髮誓按文書一條龍。

    服從,是這個時代女子骨子裡的特性。

    到此,算是一個尚算和平的結束。

    但是!!!

    雲不飄睡了!

    得天地人三方認可的氿泉縣主,她睡了!

    還做了個不太安分的夢。

    要知道,氿泉為陣,她是陣心。

    心,牽連四肢百骸,影響到四肢百骸啊。

    雲不飄睡得深沉,全城又是一片過年的和諧氣氛,很容易讓她到達天地人合一的境界,她夢到下雪,正巧外頭時節對,空氣濕度雲團也對,雪就下來了。

    她夢見雪停了,外頭雪也停了。

    可她又夢見了打喪屍!

    這下可巧。

    打喪屍要命的,當然不會有好心情,憎恨又害怕,還有瘋狂的廝殺。

    為了小命,殺!

    那麼恰恰好,被年三十晚上一出折辱的女人們,屈從的表麵下也是相似的心情。

    隻是當時她們不敢或者說想不到反抗,但雲不飄對喪屍是太敢了啊,隻要不死那就勇往直前!

    這種情緒從夢裡溢位來滲進大地,再被植物的根係一散播

    話說,最直接感受雲不飄的根係們在地底也是進行了一場無聲的狂歡,今年絕對能拔高一大截。

    總之,女人們一個個是裝滿油的油桶,好死不死的,這個時候誌得意滿的某些男人們非得再接再厲非得再挑戰她們的底線。

    哦,回孃家呀,回的什麼孃家,家裡冇活做了嗎,老人孩子不需要照顧嗎,大爺不需要伺候嗎,這麼厚的雪走個路不廢鞋的嗎,不準去!

    嘭——火星子落在油桶上,炸了。

    突然,就不管不顧了,抄起手邊隨便什麼往男人頭上臉上身上招呼,積壓多年的委屈鬱氣怨氣,山洪爆發。

    有的人家好好的,夫妻倆也冇鬨齷齪,可聽著隔壁的動靜,笑眯眯的人兒她突然就翻了臉。

    大男人哭得稀裡嘩啦:“大人呐,蒼天作證,我可是四街八巷有名的疼老婆孩子,她肚兜都是我洗的,還要我怎樣啊!”

    王縣令:並不想知道你怎麼耙耳朵。

    身後一冷,猛回頭,看到他家夫人的半隻鞋尖一閃而過。

    頭皮一麻。

    找王爺,氿泉城出了什麼事都找昇平王爺。

    讓人安撫下或哭或怒的漢子,四個縣令在王府門前碰了麵。

    “大人們稍等,小的通稟一聲。”

    這一稍等,便是半天。

    彼此拜了年談了公事又道私情,最後無話可說的四人隻能沉默的交換眼神。

    話說,王爺該不會也被撓了吧?嘶,猜猜會是哪位?王妃曆來聽說賢惠,還是兩位側妃,或是哪個小門戶裡出來的不懂事的?

    玉臨陌冇被撓,但他感覺老臉被狠狠扇了一巴掌,疼,羞辱。

    “你說什麼?”他雙手按在桌麵,腳底狠踩靴底,眸色變幻,似攜帶風雨雷電,冷冷的盯著對麵的人。

    彷彿對方一旦讓他不滿,他就要張開巨嘴吞噬。

    一案之隔,沈彤麵色平靜,背脊挺直,氣勢分毫不弱。

    “我說,王爺,請予我一紙休書。”

    “不可能!”玉臨陌低吼,在暴怒的邊緣徘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