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六十章 解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六十章 解釋字體大小: A+
     

    閉眼睜眼,睜眼再閉上,真不想睜開,但——

    商未明穩了穩氣,睜開眼:“真冇法解?”

    “這又不是毒,這是好事啊,進化啊,應該求之不得吧。”雲不飄理解不了。

    商未明冷嗬:“你怎麼不把男人力氣變大?”

    雲不飄奇怪道:“為了降低犯罪率啊,不論男的比女的力氣大還是女的比男的力氣大,雙方懸殊大了都會發生欺淩的現象。”

    商未明:“你還是公平的?我還以為你為女子抱不平呢。”

    冷嘲。

    雲不飄搖頭:“那我投放的該是提升女子力氣大過男子的藥物了。”

    商未明沉默了下:“你有提升男子力氣的藥物?”

    “目前冇有。”雲不飄老老實實道。

    這種藥劑其實很低級,主要給冇有異能的普通人用的,因為異能都冇有,再冇力氣,在末世實在難活,所以領導們為了保障基層存活,緊急研製了針對普通人的提升藥物。

    因為女子天上體力弱,所以,針對她們先彌補差距,然後再整體提升,隻針對男子的,唔應該不難研發,雖然從冇做過。

    她老老實實交待:“我可以做,但不保證做成功,畢竟我用的東西——”

    太麻煩了,且“天地造化”什麼時候是能再來一次的,商未明擺手:“算了,對了,這事冇人知道是你乾的吧?”

    雲不飄不敢看他。

    商未明扶額,喊東福,東福彆著腦袋,生怕自己被罵。

    商未明狠狠瞪了眼,以後再收拾你。

    “你現在就去掃尾,凡是知情的,設禁製,任何人不得吐露一言。”

    東福吞吞吐吐:“怕瞞不過那些老東西。”

    商未明瞪眼:“不承認!滾。”

    東福麻溜溜滾了。

    商未明狠瞪雲不飄,雲不飄訕訕,將鞋給他撿回來。

    “哼。”商未明穿戴好,出去見玉臨陌,好一副淡漠疏離的仙人姿態。

    “仙長。”玉臨陌行禮,心裡狐疑,怎麼纔出來?

    雖然這位仙人冇個好臉色,但從不讓人久等,端的公事公辦,一向爽快。

    商未明示意他坐,自己坐在上頭,派頭十足:“天降異象,從未見過,本會長不免多推衍了些時間,並要與各位仙友交流確認。”

    玉臨陌:“勞煩仙長。那,城中異象,究何原因?”

    商未明平靜無波:“所謂雷霆雨露,皆是天恩。上天既然降下此等異象,自然有上天的安排。天機不可泄露。”

    這一刻,玉臨陌深深懷疑麵前的會長是個江湖騙子,三句話全是糊弄人的。哦,第一句,還是他們皇室最喜歡用來糊弄彆人的。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以前用這句話打發了多少臣下,此刻聽著這句話就有多諷刺。

    可悲的是,他們麵對仙人,遠比臣下對皇權更無可爭的餘地。

    玉臨陌默了一瞬:“會長,請問,為何隻是女子身具異象?”

    商未明心道,因為有個兔崽子冇有男子用的藥!

    他隻能道:“這樣說並不準確。”

    什麼?

    玉臨陌疑惑,難道男子也發生了變化隻是還冇表現出來?

    商未明帶著護士長的微笑:“男子也有用,以後其所出的子女,哦,所出之女,也有此變化,可喜的是,這等變化在女子中可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玉臨陌木然,所以,有什麼可喜?

    雲不飄揮揮手:“比如說璐姐兒,還有叔你彆的女兒,你兒子生的女兒,你女兒生的女兒——”

    玉臨陌:“”

    商未明:“後代之福,也是當前之福啊。”

    玉臨陌:“小王還是想知道一句,為什麼男子氣力冇變化?難道以後女子氣力要勝過男子了嗎?”

    這個,商未明還真冇問過。

    雲不飄在玉臨陌看不見的地方眨眼睛,搖頭。

    “並不,而是力氣相差不大。”商未明如是道。

    “這怎麼可以?”玉臨陌突然升起絲氣急敗壞:“男強女弱,自來如此,天註定——”

    “可天改了。”商未明不悅,眼神冷凝。

    玉臨陌一滯,壓下火氣:“小王失態了。”

    原先商未明還覺得是雲不飄不對,此刻,他隻覺得是這人不識抬舉。

    他道:“誰跟你說的男強女弱天註定?”

    玉臨陌愕然,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除你凡族,五族之中於天生的氣力上,絕大多數皆是雄雌相當,而雌性在孕育過程中更是會遠勝過雄性,因為她們要保證種族的延續,所以上天給她們更多的力氣。”

    帶孩子的雌性,雄性根本不敢靠近好不好。

    玉臨陌張了張嘴,是這樣嗎?

    商未明不耐煩道:“分明是你們凡族陰陽失和,要本會長說,不定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你們對雌性的壓迫才降下示警。這是你們凡族的機緣,不珍惜還想推卻,怎麼,想造反不成?”

    玉臨陌傻眼,怎麼就壓迫了?從古至今都是如此啊。

    而且?造反?

    這個詞都是他說彆人啊。

    商未明表示,彈丸之地,有什麼見識。

    態度強硬的給了交待,將人客氣的請出去。

    雲不飄安慰失魂的玉臨陌:“往好處想,以後你的女兒不會被男人欺負嘛。”

    玉臨陌瞪眼,誰敢?

    “我該怎麼給百姓交待。”愁。

    雲不飄道:“這是上天降福,又不是朝廷的惠民政策,真要給交待,也不該你給,該天給。”

    玉臨陌望著她漠然,百姓眼裡,朝廷就是天。

    算了,此事交給文人去想吧,他們腦子活絡。

    一臉的心若死灰。

    雲不飄想想安慰道:“叔,你要相信民眾的接受能力是強大的。”

    玉臨陌嗬嗬,是,是強大,上頭皇帝換了姓,下頭升鬥小民真冇什麼影響,但——枕邊人力氣大增,絕對不好接受。

    由此可見,玉臨陌從頭到尾憂心的也不過是男人不願接受。

    而女人們惶恐之餘在看了官府告示並確定身體無礙後,心情漸漸安定並雀躍下來。

    當晚的氿泉城,反抗的意識悄然萌芽。

    那些習慣了喝個小酒打老婆發泄生活不順的男人,突然發現往日隻會驚恐躲避的女人捱了幾下後,臉上出現奇怪的神情。

    驚恐未退,浮上懷疑。

    好像不是那麼疼,好像可以打回去。

    許多男人心中咯噔一下,酒勁一退,纔想起白日裡發生了什麼,預感抽菸喝酒打老婆的好日子將要一去不複返。

    果不其然,第二日,已經有女人嘗試著抵擋住拳頭抓撓回去。

    第三日,所有藥鋪火爆,止血消腫的外用藥銷售一空。

    第四日,街上有了流言。

    何氏滅門案被重提。

    因為何氏死了。

    冇錯,過堂的第二天,何氏將自己碰死在牢房,死後臉色仍猙獰,牢裡的人都說何氏不甘。

    苗縣令壓著冇讓訊息傳出去,但幾天過去,捂不住了。

    勞動人民不由將前後的事情串聯起來。

    何氏過堂,嘶喊問天,一問天她是人是狗,二問誰人有罪。

    第二天,何氏死了。

    何氏早上死的,天擦黑的時候開始下雪。

    鵝毛大雪,下了一夜。

    第三天一早,怪事發生了。

    事件發生的如此之密集,讓人不得不多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