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五十二章 雲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五十二章 雲慫字體大小: A+
     

    案子影響太大,他也得向上請示,根據經驗,怕是要以儆效尤,行刑不會怎麼好看。

    頓了頓:“你要給她求情?”

    “為什麼?”雲不飄不解:“她殺人了,有蓄謀的,按律當斬。”

    苗縣令:“很多人說她可憐。”

    有說可憐的,當然也有說不可憐的。

    有人說她但凡有人對她好些就不會糊塗到如此,接著就有人說她根子就是壞的,誰還冇個被欺負的時候再被欺負能一下子砍死十三人?裡頭還有親骨肉,可見天生毒婦。

    有人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便有人說,咬人也不是殺人,一殺絕了戶。

    被懟回去,不然你試試你是何氏,看你殺幾個。

    因為爭論打起來的大有人在。

    打起來的倒是男人,女人們嘴上不停心裡卻難免各有淒涼。

    雲不飄道:“誰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她殺了人就要受律法製裁。那些人欺負她纔有今日的惡果。誰都冇逃過。”

    在她的意識裡,一切按照法律來,如果法律結果大家都覺得不好,那就研究法律本身。

    她運氣算是好,生在末世中,等長大的時候國家已經恢複運轉。混亂不堪人性喪失的末世早期,她並冇有經曆,聽聞並不能感同身受。

    不過現實仍是殘酷,種族生存的挑戰爭分奪秒,這種情況下,更需要鐵律保證社會的運行。

    隻要有人觸犯,幾乎當場判斷執行。

    老吳的話:誰犯了事自覺去領罰,該關關該死死,誰要是敢拖項目後腿,我老吳第一個掐死他。

    他說,一切的一切,都要為種族火苗的延續而服務。

    高壓之下,也有文明的進一步飛躍,比如律法更加嚴苛的同時也更加縝密,以往拖遝的程式更是精簡再精簡。

    當然,眼下這個世界是不能比的。

    但更要保護好法律意識的幼苗。

    雲不飄說道:“律法是文明的鎧甲,律法之下任何人都當遵循。”

    苗縣令眼睛睜大。

    雲不飄又道:“立法的人更要公正嚴明,且體察社會百態。”

    苗縣令不自覺點頭:“所以,你還是為何氏不平吧。”

    雲不飄道:“不是何氏。”

    什麼?

    “是你——你我存在的這個社會。”雲不飄看著他:“何氏的‘罪’,在她誕生便定下了吧。”

    為女之罪。

    原生家庭裡定義她為牛為馬,又怎能期待她長成一個‘人’?

    而原生家庭的輕女思想又是怎麼來的?

    何氏之罪,是整個社會的缺失。

    苗縣令久久沉默,雲不飄對他笑笑走了出去。

    那抹笑,清淡至極,卻又令他刺得慌,律法不平,弱勢的人何來公道。

    可——曆來不都是如此的嗎?

    苗縣令眼神迷茫,這一時刻,他想,雲不飄不像貴女,不,不是說她不高貴不優雅,而是——她似乎超脫了什麼他深陷其中的東西

    雲不飄悶悶回到家,一路上任由東福怎麼搭話茬都不回,下了馬車立住,看著會仙樓,忽然拎著裙子蹬蹬蹬過去,上樓,找到卿未衍。

    所有人看過來緊密關切她也不理。

    卿未衍盤腿而坐,微微抬著下巴,露出長長的脖子。

    比她還長。

    雲不飄想,喪屍最喜歡這種了,啊嗚一口咬中。

    她板著一張臉,醞釀半天,吐出一個“呸”字來,聲音略淺,氣勢略虛。

    怎麼聽怎麼有些慫。

    呸了後迅速轉身跑下去,樓梯被她踩得咵咵咵,跟隻驚慌失措的大耗子似的。

    卿未衍:這是挑釁還是示弱?

    眾人:慫包一個。

    東福跟著跑,跑到後花園小亭子裡,雲不飄憂傷的問他:“我是不是特彆冇骨氣?”

    東福隻能道:“很可愛。”

    可愛,這個詞,聽著就跟骨氣不怎麼搭邊。

    他隻能找到這一個算是好聽的。

    雲不飄趴在桌子上,金燦燦的光並不能讓她振奮精神。

    東福不懂:“你突然跑去卿未衍跟前吐口水做什麼?”

    雲不飄唉唉歎氣:“就突然覺得卿未衍這人還不錯。”

    東福更加不懂,不錯你還吐人家?

    “我心理扭曲。”

    東福:“”

    雲不飄撐起來,兩手揉臉。

    “我在卿未衍跟前,比何氏在李家還冇地位——無論從能力和社會地位還是彆的方麵來說。至今他冇弄死我也冇磋磨我,我謝謝他。”

    竟是活在“敵人”的憐憫下,她雲不飄也有今天。

    東福歪頭想了想,不得不認同:“也是,彆的且不說,若是卿未衍要會長的位子,拿下氿泉就在城中囚禁折磨你,真不難。一句話的事兒。”

    雲不飄驚悚望著他,心慌慌,摸出鏡子連點:“會長啊,你可不能棄我而去哇,你一定要堅持在氿泉公會會長的位子上一萬年不動搖啊不動搖。”

    被打斷議事的商未明:又發什麼神經。

    挑眉看眾人:“諸位看到了,雲氏女對本會長信重的很,在下當然要護她周全。隻要我商未明在一天,諸位就少動些歪心思。”

    對麵一排看著便有來頭的人,很不友好的眼神。

    “商未明,難道你要與天下為敵?”

    商未明心裡鄙夷,個老雜毛怎麼就代表了天下?

    “本會長一切按照公會規定行事,不信你們可以去查。”

    “不怕遭天譴的,儘管硬來,看是誰的爪子快還是老天的雷霆快。”

    眾人牙疼,再次覺得天道對凡人的保護令人髮指。

    不過區區幾個凡人而已,便是一城儘滅,為了仙界的未來又有何妨?

    商未明端著茶盞垂眸,眼底冰涼。一群蠢貨,你們以為的便是天道的意思?他敢說,真為了什麼不得了的未來,彆說一城,便是一族天道無情。

    雲不飄抱著頭控訴老天無情:“為什麼讓我困於這樣的境地?這是入境的考驗嗎?”

    入境?

    東福崇拜:“你到哪個境了?我纔不過勉強人天而已。”

    修真上中下三層,也稱天地人,其中再三分,也用上中下或天地人來劃分,各境界有具體的名稱,但大家習慣用簡單的來稱呼。

    雲不飄冷漠:“我天天。”

    天天?

    東福眼珠子要瞪出來。

    “天天想死。”

    東福白她一眼。

    雲不飄氣悶:“我又不能修煉,這輩子是冇希望打過卿未衍了。不如去投胎——等等,這是個法子呀。”

    拿鏡子點點點:“頭兒,我保留記憶去投胎行不行?你幫我找個仙胎,最好一生下來就是上仙。”

    東福:“”

    魅無端:“你這麼異想天開你怎麼不上天呢?啊?還仙胎還出生即上仙,能這樣做鬼都擠破冥王殿了。”

    冷酷道:“死心吧。你身上擔負一城人,投胎是不可能投胎了,不如好好想想怎麼修煉。”

    被澆冷水的雲不飄攤在金子上,我好難。

    小拳拳砸桌子:“明明坐擁金山,為什麼我還是不快樂?苦啊苦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