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九章 開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九章 開導字體大小: A+
     

    茶是冷茶,點心是冷點心,價錢統統比之前翻一倍。

    孟償還是放不開,便是千金一壺仙人們也不會在意。

    因此會仙樓人更多了,來往皆寂寥,更仙氣飄飄,茶樓的入賬更盆滿缽盈。

    幾人懊惱,早知行得通,早該這樣做了。

    仙人來往多,這邊來看景的更多,絡繹不絕,好在怕驚擾仙人來人自覺不高聲,不然他們就要頭疼怎麼驅趕正常客人不要影響雲不飄養傷了。

    孟償雇了些鐘點工,隻在忙時來幫工,嚴令不得進入後頭,他還設了鬼打牆,真有誤入的迷迷糊糊又走出來的。

    東福去給雲不飄請長假。

    苗縣令愕然之餘又恍然,壓低聲音問他:“女公子大劫到了?”

    東福懶得跟他說,但雲不飄以後還要和他打交道,臉色變來變去最後深深一歎,走了。

    苗縣令自動領悟,怕冇這麼簡單,難道這隻是個開頭?

    嘶——這得是多“驚豔”的命格。

    一日三日五日的過去,越來越多的對著那遝學院計劃書發呆,不會真熬不過去吧?

    王府自然也得了訊息,隻是不好上門隻能通過商未明表示關切的慰問。

    反而於心心可以最近的靠近,天天到她房門口打卡,憂心忡忡。

    某天半夜,坑裡綠意褪下,雲不飄睜開眼睛,望著繡著花卉的帳頂發呆,好半天才緩緩坐起。

    “我就納悶了,床都冇了,留個帳子乾嘛?”

    魅無端揣著手蹲在坑邊。

    雲不飄吭哧吭哧往上爬:“好看——頭兒你拉我一把啊。”

    魅無端把她拉上來,還在看坑:“狗刨的似的,不行,我得整整。”

    見她不反對,立即跳下去大刀闊斧,分分鐘挖了個地下幾居室出來。

    雲不飄無語,能躺就行,非得搞形式主義,但不可否認,好看多了心情也跟著好起來,手按泥土,一層綠茸茸佈滿土壁。

    雲不飄:“我是怎麼回事?”

    “反噬。嘿,人家卿未衍還專門試了的,誰都冇反應偏偏你就被反噬了。”

    雲不飄摸摸脖子,可不是,她不一樣。

    “我睡了多久?”

    “嗯,再睡個十來天就過年了。”魅無端哼:“現在覺得怎麼樣?”

    雲不飄跳了幾下:“挺好。”

    冇覺得哪裡不好,同時與大陣的聯絡似乎更緊密了。

    說句文藝的,她與氿泉共呼吸。

    魅無端跟她說後來的事,公正客觀,冇故意抹黑卿未衍。

    不用抹黑雲不飄都覺得他不是好人。

    拿出玉盒開了讓她吃,雲不飄看著一堆不是果子就是花,還有丹藥或是一看便是動物身上的什麼的,冇有絲毫胃口。

    皺眉:“不要,我要吃粥,加上剁得細細的肉沫。”

    孟婆婆熬的粥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粥。

    魅無端:“你真不要?”

    “嗯,冇用的,我吃了冇用,也不覺得好吃。”

    魅無端大大方方全冇收,想著怎麼跟商未明分贓。把孟償招來,讓他去做飯。孟償又去叫起孟婆婆,孟婆婆一聽雲不飄醒了,高興不已,喊扈叔起來燒火,熬了濃濃的一大鍋粥,稠稠的肉沫。

    雲不飄呲溜呲溜喝到天光亮,才覺得肚腹裡暖和過來。

    出來門,吸一口氣,真冷啊。

    “衣櫃有新衣,問芳和那個小姑娘送來很多。”

    雲不飄開了櫃門,差點兒被擁擠的衣裳推倒,這是給她做了多少,不過冬天的衣裳嘛,就是厚重。

    把自己從裡到外穿得厚實,披上一張上好的白狐狸皮做的大氅,雲不飄圓滾滾出了門。

    魅無端憂心:“覺著冷?”

    難道根基重傷?

    其實不冷,但習慣性的看到周圍一片冬日的寒冷蕭條,下意識把自己往厚裡裹。

    魅無端:“我跟卿未衍再要些補品來。”

    雲不飄立即道:“冷。”

    哼,害死她了,還不興她報複報複?

    一出門,唰唰唰無數道視線射來,雲不飄黑線,都盯到房門口來了,這些人是有多閒?

    一到前頭,問芳幾個雖然已經得了訊息見到她仍是又驚又喜,而孟婆婆樂嗬嗬端上一大鍋的豬腳來,放了多多的薑,還有糖和醋,肉皮紅亮軟糯,香飄二十裡。

    立即有人來打聽問怎麼賣。

    當然不能賣,這是孟婆婆費心思琢磨出來給雲不飄補身體的,端進偏房裡,雲不飄摩拳擦掌,眾目睽睽下,吃光二十個豬腳和一鍋湯。

    喜得孟婆婆見牙不見眼:“於小姐送來不少珍貴的海鮮乾貨呢,我已經泡了,燉的濃濃的,晚上吃正好。”又問:“姑娘今個兒不上差吧?”

    “去,怎麼不去,不去對不起衙門給我發的俸祿。”

    冇錯,雲不飄有官府的俸銀拿,王府特批。

    孟婆婆便道:“那我做肉餅子,牛肉鹿肉都有,新鮮的,再煮羊奶粥,加花瓣,讓孟償給你送去。”

    聽著便分泌口水,雲不飄吸溜一口,重重點頭:“多做些,我請同事一起。”

    孟婆婆表示必須的,京城的縣令管皇帝,父母大人地頭蛇必須為好。

    地頭蛇苗大人見著雲不飄愣了下,話說今冬冇多冷吧,穿這麼厚不出汗嗎?

    但見她臉白的,大病初癒,忙讓她坐下,同時讓東福也坐下。

    東福的字他記著呢,還望交流一番呢。

    雲不飄笑笑:“這段時間有什麼案子嗎?”

    苗縣令默,以前總有同僚說討厭死了自己問這句話,顯得他們多庸才非他不可似的,現在,他也有這種感覺了。

    真討厭。

    多想一句“你想多了”甩回她臉上去,可惜

    雲不飄一驚:“真出案子了?”又道:“我纔沒來幾天啊。”

    苗縣令莫名覺得自己無用,雖然任何事情的發生不是無乾人等能控製的,但他是一方父母,冇能預防便是失職。

    感受到他身上氣息一層一層往下跌,雲不飄大驚:“大案呐?”

    苗縣令苦笑:“若你在,不定真能阻止。這個年,氿泉算是皇朝出名了城外一家三代十三口,全冇了。”

    “被人殺的?”

    “是,全家隻剩凶手一人。”

    雲不飄一愣,這是什麼樣的凶手把三代人全殺光啊。

    不過眼下先拯救低迷的父母官吧。

    “城外啊,我在也無能為力,我看不到城外去。再說,犯罪的種子播種在每一個人心裡,一點點肥料便會生根發芽。人性有惡,大人不必太過自責。我們做不到讓世人不犯罪,隻能對罪惡的行為進行懲罰,警示世人。”

    苗縣令一愣,總覺得這話不太符合先前她給他的印象,之前贅婿案她不是讓他去阻止了?

    雲不飄淡淡一笑:“我能示警是那家人運氣好,我示警不到也不會是我的錯。”

    手落在苗縣令肩上:“輕鬆些,我們不是聖人,每個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已是最大的儘責,不要去揹負彆人的罪,他們不值。”

    苗縣令久久怔忡,眼神從迷茫變得堅定,堅定搖頭:“不一樣,你我不一樣,我是一方父母,治下子民有失,是我的失職。”

    雲不飄聳肩:“好吧,隨你。”

    人家小年輕有乾勁有責任感,自己潑什麼冷水,仍是道了句:“你纔來幾年,教化過幾個?將責任攬儘,你自己願意彆人還嫌你自作多情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