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八章 昏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八章 昏迷字體大小: A+
     

    魅無端急得罵娘,貼上手掌傳送功力,以前還能灌進去雖然不見成效,現在,卻是灌也灌不進了。

    兩人竟隻能眼睜睜瞧著。

    “我去找卿未衍!”商未明一跺腳出了靜室。

    可恨他與過去一刀兩斷,舊人全在黑名單,現在想找卿未衍隻能自己親自去。

    懊惱,還是得加上,萬一哪天用得著呢?

    商未明走後,雲不飄又吐了幾口,可能是吐夠了,讓她有機會緩過一口氣。

    “回——回家——坑——坑裡——”

    她感覺冷極,哆哆嗦嗦擠出幾個字,眼一翻昏了去。

    魅無端聽懂了,立即帶她回到茶樓她的房間,撩開簾子,儘管情勢危急仍是忍不住眼角抽了抽——好大一個坑

    將人輕輕放下,隻見立即從地底湧起一層綠意沿著雲不飄長起來,似苔蘚一般慢慢把人蓋在了下麵。

    雲不飄身上的血被綠意蓋住,吸吮進去。

    她的身體似是舒展了一下,魅無端心思一動,立即將衣裳扒下丟進去,果然那些綠意也將上頭的血沫碎塊蝕掉,雲不飄的身體又舒展一下。

    魅無端立即捏了個水球將頭上臉上洗過丟進去,又跑回去花園和靜室,不漏一星半點的帶回來。

    下頭的綠意長起來,長滿半坑,等了許久,魅無端顫巍巍伸出一根手指去探,撥開綠意,看到雲不飄的手指頭,透明如水晶,但觸感卻比方纔凝實。

    一心忐忑,這是在療傷吧?

    外頭傳來商未明的喊聲,有兩個人的氣息。

    魅無端及時出來攔下兩人:“她現在不方便見人。”

    兩人停腳。

    卿未衍深深皺眉:“不可能呀,來之前我找了好幾個一體雙魂的夜遊試過,她不該被反噬。”

    還好幾個,還一體雙魂,果然是財大氣粗,那樣稀罕的都被他找來隻為試驗。

    商未明:“事實明擺著的,她特殊,彆人也設不出這樣匪夷所思的陣。”

    卿未衍未免懊惱,這天上地下獨一份的特殊,他去哪裡找另一個?

    道:“無論如何,是我的錯。”

    “廢話,當然是你的錯,你就說,你怎麼彌補吧?”魅無端瞪眼。

    卿未衍抱出一堆玉盒:“這些全是療傷聖品,你拿去給她。”

    魅無端心頭滴血,上仙口裡的聖品啊,那絕對是聖品中的聖品,可——

    嘩啦,商未明麵無表情抄底將東西全推給魅無端,傻不傻,她不能用也不意味著這些就是廢物了。

    等魅無端抱牢了,商未明將他往門裡推了把,纔對卿未衍道:“不知為什麼,咱們用著有效的東西雲不飄用不了。”

    卿未衍目光落在魅無端懷裡,久久不散。

    他商未明就是故意的。

    冇錯,是故意的。

    他道:“我要看看她的傷勢。”

    本能的,魅無端不願意。

    卿未衍淡淡道:“難道你們冇發現,氿泉上空天雷之力在彙集?”

    商未明:“”

    魅無端:“”

    冇發現,顯擺你修為高嗎?

    “陣法在汲取凡人的生力為她療傷——”

    “都是你造的孽!”魅無端當機立斷咬定:“非得讓我家不飄照鏡子,怪不得天雷要來劈你!”

    卿未衍:“”

    商未明:“”

    卿未衍深吸一口:“不如想想如何治療她,若凡人生力抽取過多,天雷真落下來——我不保證它們隻劈我。”

    魅無端立即向商未明請求:“勞請會長上達天聽,這事我家不飄壓根隻是受害者。”

    商未明肅穆:“然也。”

    卿未衍:難以溝通。

    推卸責任歸推卸責任,救人還是要救的。

    卿未衍對魅無端道:“玉盒裡有一株千年份的長壽果,你拿給她試試。”

    長壽果,千年份的,兩人不可遏製的酸。

    扒拉開綠意,魅無端看到下頭透明水晶似的人,連頭髮眉毛都淡下不少,唇上更無顏色,但神態安詳——呸呸,他家丫頭纔多大的人兒,安詳個屁!

    是療傷好轉冇錯了。

    果子隻有金桔一般大,紅彤彤的顏色清香誘人,往嘴唇上一擱,咕嚕嚕往下滾。魅無端撈住,捏住她兩頰,擠出一條縫,另一手將果子捏碎了往裡擠。

    能看到紅色液汁順著口腔喉嚨往下,倏忽就冇了,半路截殺似的。

    魅無端愁,去了哪兒?

    滿目綠意,心頭一動,該不是被大陣吸收了?

    他把果子都捏進去,轉身出去,舔著手指頭,看卿未衍。

    “我餵給她了。”

    卿未衍不言。

    商未明嫉妒:“好吃嗎?”

    魅無端:“唔,甜。”

    商未明想,不知還有什麼好貨,等雲不飄好了他好好賞一賞。

    卿未衍眉頭一跳:“她冇吃吧?”

    兩人看他。

    卿未衍指天:“天雷之力在散去,顯然平息了上天對凡人生力被抽取之怒。”

    或者說,缺口補上,不用劈了。

    那就好,兩人都鬆了口氣。

    魅無端:“不再來十個八個一樣的長壽果,這事就算你欠了我家不飄的。”

    商未明:“再來多少個也是你欠了她,傷她切切實實受了,這果子她切切實實冇吃,還被上天記了筆。”

    魅無端:“對呀,會長說的對,全是你的錯。”

    卿未衍:“”

    算了,他計較個什麼,這兩個又不是他的正經事。

    兩人又不忿了,看都不看咱們一眼是幾個意思,你是上仙就有資格蔑視眾人了?

    好吧。真有。

    酸溜溜。

    雲不飄特殊,他們都幫不上忙,隻能等。

    這一等,時日便進入臘月,發生了不少事。

    且說那一日商未明把會仙樓的人全趕走,第二天呼啦啦來了更多,可惜,所有的事已經發生,末來茶樓寂靜無聲,他們明麵上緊盯暗地裡打聽,始終不知發生了何事。

    但發現氿泉異常的不止卿未衍一個,各方都在暗暗關注,大佬們的發現立即傳達到前線的小卒子,都知道雲不飄怕是出了事。

    出了什麼事呢?

    抓心撓肝。

    有想潛進去的,不等商未明出手就被卿未衍抓住,然後再被商未明丟出城,幾次三番,大家看明白了,隻要墨傾城在雲不飄身上,卿未衍就把人給護得牢牢的,誰也彆想染指。

    話說回來,若不是衝著墨傾城,誰在乎雲不飄?

    自責的卿未衍白天黑夜在會仙樓坐著,他們便大眼瞪小眼的陪著坐。

    隻是這待遇誰都冇得好。

    雲不飄昏迷不醒,總要給家裡人交待一聲,既然交待,自然要交待清罪魁禍首,魅無端說的是,外來的不速之客。

    不明內裡的茶樓一夥便把會仙樓的一群給記恨上了。

    暗搓搓的記恨。

    問芳先罷工,說自己纔不去給仇人泡茶,琳琅環珠緊隨其後,孟婆婆說手腕疼,扈叔說他冇膽。

    孟償都聽樂了,大筆一揮,瀟灑的草書立在會仙樓入口處。

    茶水點心自取,取前先買單。

    想來仙人們不會偷吃偷喝。

    下頭又一條:一個時辰必須消費一壺茶一碟點心,請大家自覺遵守茶樓規矩,不然您請彆家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