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七章 反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七章 反噬字體大小: A+
     

    又怎樣?

    魅無端氣笑,狠狠點她額頭:“你是夜遊,我們冇有真正的肉身,也算虛妄的一種。”

    雲不飄一個激靈,嚎一聲:“卿未衍你不要臉!”

    卿未衍:“”

    商未明魅無端:“”

    請問這跟要不要臉有什麼關係?

    神奇的腦迴路。

    卿未衍:“保你無事。”

    雲不飄纔不信:“你發誓,假如我有事,不管是否出自你的主觀意願,這輩子,你都見不著墨傾城。”

    是不是他脾氣太好給了她錯覺?

    卿未衍一手抓向她肩頭,雲不飄哇哇大叫,商未明魅無端同時出手,卻有萬千劍意逼向命門,不得不躲避。

    雲不飄已經被卿未衍抓著肩頭按牢,臉對著鏡鑒,哇哇大叫,閉著眼。

    跟潑了硫酸似的。

    “好了,睜眼吧。”卿未衍冇好氣。

    “啊啊啊——”雲不飄顫悠悠睜開一隻眼,又慢慢睜開另一隻眼,張著大嘴,不叫了。

    被衝撞到一旁的兩人撲上來。

    “冇事吧冇事吧?”魅無端緊張問。

    把自己從頭摸到尾,雲不飄傻乎乎的搖頭。

    冇事就好。

    鬆了一口氣的魅無端立即看向鏡裡,雲不飄跟著看,四個腦袋湊在鏡子前。

    隻見鏡麵如隔世不動的湖麵,從中心一點一圈一圈蕩起波紋,半天。

    “啥也冇有?”雲不飄一側頭,懷疑問卿未衍:“你是不是買了個假貨?”

    卿未衍:“”

    魅無端樂:“真的真的,傷害不到你就好。”

    雲不飄看他:“你就知道真的?”

    魅無端:“全天上地下都巴不得墨傾城出來呢,不會給他假的。”

    一聽,雲不飄鄙夷斜卿未衍,壞人,全都是壞人。

    卿未衍臉色不動,嘴唇卻緊抿起來。

    想了想,雲不飄突然出手去推卿未衍,卿未衍頭一歪,冇讓她碰著。

    “她不想見你,你走開。”

    “”卿未衍繞到後頭去,沉著臉看雲不飄。

    雲不飄心裡哼了聲,咳了咳,對著鏡子道:“你不想見他,可得見見我,這件事裡,我最無辜。”

    三雙眼睛盯著鏡麵,卿未衍盯著雲不飄眼裡的影像。

    水紋晃了晃,有什麼漸漸在浮現,好半天,鏡中終於凝出一道虛幻至極的身影,一瞧便是女子。

    雲不飄睜大了眼,卿未衍從她眼裡看到,心頭一激動,嗖跳到前頭來。

    嘩一下,身影破碎變回水紋。

    雲不飄氣:“你要不要臉,她要冇穿衣服呢?”

    “”

    令人窒息的冷凝。

    卿未衍鐵掌抓著兩人的胳膊,推到後頭。

    雲不飄眼神警告,再敢過來詛咒你一輩子見不著她。

    身影再浮現出來,三人眼睛不眨隔著鏡子盯雲不飄眼眸。

    隻見黑亮的眸裡映出一道比冰白比霧薄的剪影來。

    那剪影似冷風裡的火頭,微微顫動,似乎隨時都能熄滅。

    雲不飄想了想:“怎麼才能讓你和我分開?”

    最重要的問題一定要先問,不然她又消失了呢?

    剪影前有水樣紋路出現,三人眼睛瞪大看出那是兩個極淡的字:不知。

    雲不飄撓撓頭:“你還能恢複嗎?”

    不知。

    “你會傷害我嗎?”

    不知。

    很好,一問三不知。

    雲不飄鼓了腮幫子。

    卿未衍開口:“你問她,你的存在會不會傷害到她?”

    雲不飄抬頭看他一眼,再看鏡中,一愣,冷笑。

    商未明魅無端直起身退開一步冷眼看著他。

    卿未衍:“”

    明白了,看到了,他一開口,鏡麵又是一片水紋。

    苦澀不已,是了,她該恨自己的,恨極了自己。

    雲不飄複又呼喚,這次,再無動靜。

    她道:“是不是累了?我見她連凝聚身形都很吃力。”

    水墨畫裡幾筆勾勒出的線條那樣,甚至冇有顏色。

    卿未衍沉默著將鏡鑒收起。

    他對雲不飄道:“我會送些靈藥來。”

    雲不飄嗯一聲可有可無,又不是為了她,她收著可不心虛,更不承情。

    問他:“你有法子分開我和她?”

    卿未衍沉默,若說以前,他覺得他可以,但墨傾城親口說不知——他深知她的脾性,也深知她的善良,說不知便是真的不知,假如墨傾城都不知,那麼他便知道自己覺得可行的法子怕是不行了。

    道:“等。”

    等他再找法子,等她願意見他,等——兩人能商議個辦法。

    魅無端便開口道:“未衍上仙不送了,以後有事您直接找我,左右我不會跑。”

    直接找上雲不飄,嚇死人。

    鑒於他今天態度算是尚好,以後完全可以好商好量嘛,雲不飄又冇法跑,猛不丁嚇人一跳是怎麼回事。

    卿未衍手出結界直接原地消失。

    雲不飄拍拍小心口,笑:“可嚇死我了,還以為他要殺我。”

    “他不敢,這下更不敢了。”商未明有把握:“看墨傾城意思,你死了她未必能活。現在,誰都不敢讓她死。”

    雲不飄好奇:“魔神珠妖皇令真在她身上啊?”

    商未明深深看她一眼:“她都殘片成那樣了能有什麼寶物。”

    “她有線索啊。”

    商未明喟歎,真有線索就好了,隻要把線索拋出去誰還在乎她啊,可惜

    “還有半天功夫呢,我得去上差。”雲不飄起身向外走,推開門,回頭:“對了會長,我有事——”

    突然人僵硬,保持著身體向前臉朝後的姿勢往地上倒,直挺挺木樁一樣,臉煞白。

    兩人一懵,誰在攻擊?

    魅無端撲上前伸手,噗一口血箭噴在他新做的華裳上,血氣升騰。

    噗又一口,噗再一口,噗噗噗——

    魅無端頭臉身上全是血,雙手扶著她的肩,眼睜睜看她一口緊過一口的吐,全吐在他身上,吐著吐著人變得透明起來。

    “會長,會長,這怎麼回事啊?”魅無端覺得自己變成血人了,雲不飄直勾勾看著他,眼淚轉啊轉,他心慌慌,喊著商未明嗓子顫起來。

    商未明先是目光如電的將周圍天上地下都檢查了,冇有發現任何不明氣息和異常,大約明瞭,紮著兩手在旁邊一臉糾結。

    “那個,應該是鏡鑒的反噬,畢竟她是夜遊,還是有影響的。”

    “不要臉!不要臉!”魅無端大罵:“他卿未衍不是說無事?這個不要臉的臭男人!我要投訴,我要投訴他,我要告到他傾家蕩產橫死街頭——”

    商未明:住嘴吧,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怎麼著你閨女了呢。

    魅無端慌張:“會長,會長,你給治一治啊,這都吐肉塊了。”

    鮮紅的血裡開始有暗紅肉塊的零碎出現,那是內臟受傷破損。

    商未明也覺得不太對,扣住兩人,瞬間回到自己家裡靜室,啪開了個玉盒,拿出一枚深紅的果子塞到雲不飄嘴裡。

    果子入口即化,下一秒隨著雲不飄吐血被吐出來。

    商未明又塞了幾樣療傷聖品,全被吐出,絲毫未吸收。

    他道:“這不對,她好像無法吸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