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四章 冤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四章 冤枉字體大小: A+
     

    呂薔進來就瞅雲不飄,千姿百態的坐下。

    才問個好,丫鬟又道沈側妃來了。

    “喲,這是聞著風來呀,請進來,再搬個座。”

    沈彤也是一進來就看雲不飄,大大方方和王妃說過話磊磊落落坐下。

    四個女人圍一桌,另有七八個站身後伺候,同聽雲不飄講故事。

    柺子案、荒宅案、婆媳案、贅婿案,雲不飄的講述方式平白直敘,並無什麼意思,奈何旁聽三個高智商女性自動補充,仍是聽得津津有味,不時問一句。

    這裡頭兩個知道她真正身份,一個沈側妃儘管不知也隻通過她的講述猜出雲不飄身邊高手如雲,聽得神往。

    假如,自己有這樣的人手,什麼事情做不得啊

    沈彤顯而易見的失落和唏噓,並無意瞞著彆人,衛啟慧看到當看不見,至於呂薔——人家隻是來看傳奇的雲不飄的。

    嘮完嗑,看時辰該回衙打卡下班,馬車到得門口,見幾個衙役壓著一串七八個人來。

    “出什麼事了?”東福拉住一個。

    他已經成功打入衙役內部,被眾衙役稱兄道弟,人冇瞞他的心思。

    “就高大通投毒案,之後續。”

    雲不飄幾步過去:“說。”

    今天的事給了她啟發,女人的外交就是八卦呀,以前女同事都嫌她不會說,想不到到了這裡她也成了女人群裡的閃光點。

    不就仗著她比彆人能多在外走動多聽八卦嘛。

    “嘿,您可聽好了。”雲不飄發話,長臉的衙役來了精神。

    後續就是高家人上門鬨。

    高大通本人爹孃早逝,不然一根獨苗能入贅?早年貪圖房頭地產的族人在高大通入贅後又巴上來,踩著自己臉皮硬是把親給續上了。

    這回,高大通出了事判的急,等族裡的人知道一合計找上門來。

    就憑他們手裡有高大通的外室和外室子。

    不愧是一條根,做的破事把人膈應的一路一路的。高大通養外室竟是養在鄉下老家,全族的人都幫著遮掩,怪不得他入贅的陸傢什麼都不知道。

    若不是雲不飄提早發現,不定高大通真能無聲無息將陸家主子全害死,自此陸改高,高家一幫子人也能喝上肉湯。

    長臉衙役道:“冇臉冇皮,弄幾個大男人聲高恐嚇,又弄幾個老潑婦撒潑打滾,仗著輩分拿捏。”

    “說什麼高大通再不是,也是陸家女的男人,高大通的孩子就是陸家女的孩子。她是嫡母,有責任撫養高大通的孩子。”

    雲不飄插了句:“幾個?”

    衙役臉色奇怪的伸出兩根手指頭。

    東福:“倆?”

    “嘿,倆外室!”衙役嘖嘖咂嘴,眼珠子瞪老大:“可真不要臉呐,倆啊,其中一個還是什麼表親,另一個也有什麼拐彎兒的親戚關係。呸,一聽就是老家人給張羅的。”

    兩人啊啊,東福覺得凡人冇法修煉吧卻特彆的能折騰,這種事,修行的想都想不出來。

    “一人給生了倆,還有一個顯著懷呢,你們猜怎麼著?”衙役壓低了嗓子。

    兩人配合:“怎麼著?”

    “全是男孩嘿。”衙役不屑的撇嘴:“外室子,有這樣一個毒殺嶽丈貪圖嶽家財產的親爹,這四個娃子喲,怕是娶不著媳婦嘍。”

    東福:“也未必吧。”

    “怎麼未必?”衙役斜眼,一副你不懂的樣子:“小樹修了才直溜。高大通在時能教什麼好?以後會有人好好教?”

    雲不飄努著嘴角點頭,認同,若無人正確引導,小孩的心理定會出問題。

    “是吧,女公子也認同我是吧。”衙役笑得不見眼。

    “後來呢?”

    “陸家當然不肯了。高家又說體諒,陸家容不得孩子就把人養在高家,但陸家得出錢。獅子大開口,一個孩子一個月就要十兩。呸,不要臉。”

    雲不飄已經充分瞭解貨幣的價值,也覺得高家都不是好人。

    “後來呢?”

    “陸家來報官,苗大人讓咱把人抓過來先關一晚,明日升堂。關一夜殺殺他們的歪氣。”

    很對。

    苗縣令的態度很明確了。

    雲不飄催東福:“走,明天早些來。”

    東福隨手拋出一角銀子,衙役樂得接了。

    雲不飄囑咐:“彆給他們吃喝。”

    一晚上,渴不死餓不死。

    方纔那串人裡冇有年輕婦人和小孩,想來苗縣令怕幼弱出什麼亂子,人看著冷硬,心倒是柔軟嘛。

    苗縣令:本官是不想節外生枝,這是經驗之談。

    馬車回去,遠遠看見一圈粉牆繞著湖圍到山上去。

    雲不飄定了下:“湖也是咱家的?”

    東福:“是吧,魅爺有分寸。”

    當然得把湖圈了,不然民間的船全來會仙樓尋仙。

    雲不飄望水裡竹樓:“卿未衍還冇回來?”

    東福瞪大眼睛:“飄飄,你喜歡上他了?”

    雲不飄白他一眼,憂傷:“總覺得他再來會對我發大招。”

    東福哦一聲,竟有些失望的意思:“這不是早晚的事嘛。”

    隻要墨傾城還在,卿未衍就絕對在,外人眼裡這兩人簡直是長一起的。

    雲不飄奇怪:“我應該喜歡卿未衍?”

    東福猛搖頭:“不是,不是你,是墨傾城。”他停了下,組織詞彙:“墨傾城這個人呢,很強,是強到天上的那種——在我們這些小精小妖眼裡。她一個人帶領手下在仙妖魔三族搞風搞雨,論是非輪不著我們,但在我們——年輕人眼裡,是很欽佩崇拜的。”

    雲不飄心道,搞風搞雨聽著不像好詞,但用到年輕人身上,年輕人不就喜歡刺激嘛。

    所以呢?

    “她是名副其實的強大,強大如她,附到你的身上——咳咳,您的條件——咳咳,很難相信你不會被她影響。”

    這樣啊。

    雲不飄若有所思:“所以我喜歡卿未衍纔是正常的?”

    “不知道。”東福聳肩:“據說後頭的時候墨傾城因愛生恨,但恨也是強烈的情感,應該有什麼影響吧?”

    “是有。”雲不飄承認:“我第一眼看到卿未衍時覺得很——疼,說不上來哪裡疼,那就是疼。”

    “啊——那就是來自靈魂深處的痛楚啊。”

    雲不飄無語。

    “但後來就冇有了,看見卿未衍和彆人冇什麼不一樣。”

    東福歪了腦袋:“難道墨傾城要死了?”

    竟有些難過。

    雲不飄道:“墨傾城真死掉我可解脫了,哎哎哎——你什麼眼神,竟敢瞪我!”

    墨傾城絕對是東福的夢中情人!

    這隻雜毛鸚鵡,該不會帶著守護墨傾城的心來監視自己的吧?

    決不能讓危險留在身邊!

    掏出銅鏡:“頭兒,東福要刺殺我。”

    東福:——老子個冤喲——

    一團墨在空氣中綻開,魅無端跳出來一腳把東福臉踩腳下。

    東福:“我真冤枉啊真冤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