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章 投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四十章 投毒字體大小: A+
     

    雲不飄也迷糊呀,她閉眼前看到的是喪屍,一睜眼,躺在於心心的香閨裡,對她來說,兩個世界的轉換一閉眼一睜眼的功夫,中間究竟過了多久發生過什麼事,絲毫冇印象的。

    商未明見她迷茫的樣子心癢癢,攛掇她:“我有法子知道。”

    什麼?

    “幫你搜個魂。”

    唰,雲不飄站起就走,呸你個搜魂,當老子不知道呢,你們這鬼地方的搜魂還不如高階精神異能者的記憶複製呢,被你們一搜,不傻也癡。

    “誒誒,你跑什麼,隻是試一試,或許墨傾城有反應呢?不正好把她逼出來?”

    雲不飄回頭麵無表情哈哈一聲:“還是我家頭兒對我好。”

    商未明哼,我說我要對你好了?

    雲不飄拿出法寶告狀:“頭兒,會長要搜我魂。”

    嗖一下,魅無端出現,捋袖子衝屋裡去了。

    乒乒乓乓——

    雲不飄心安理得去上班。

    “苗大人,今天有什麼案子嗎?”

    苗縣令心道我又不是王縣令,最不能忍受手頭有積壓,哪裡去給你找現成的案子解悶。當然,現成的案子也不缺,街麵上日日雞零狗碎雞毛蒜皮的紛爭也不少,一般衙役當街就喝回去了。

    苗縣令不覺得貴女會喜歡這樣的事情。

    他想想道:“今日我要下鄉體察民情,你不便出城,那就——在街上逛一逛,有什麼想法等我回來說。”

    雲不飄:“哦,我在城裡體察民情。”

    “對,就是這樣。”

    苗縣令心道,不介意你去逛胭脂水粉衣裳首飾,逛回自己家更好。

    雲不飄便帶著東福去逛。

    皇朝以北為尊,氿泉城中北城為貴人區,西城是富人區,東城小官小富,南城底層百姓居多。

    於家的宅子就在西北方位,逛著逛著馬車到了於家附近,雲不飄想了想,上門拜訪。

    於心心不在家,被老於困在學院做事業。老於出門談生意去了,於太太接待的雲不飄。

    聽她說輪到西城上差,於太太滿心羨慕:“若心心有你一半的一半懂事,我們老兩口也就放心了。”

    雲不飄道:“才半大的孩子,心心已經很好了。”

    於太太失笑,說彆人是孩子,自己纔多大。

    說了幾句話,麵對著於太太的時候,雲不飄總是忍不住想,若是老吳找著媳婦了,會不會就像是於太太這樣的。

    她不能久坐,於太太送她出來,抬頭看了眼天,嘀咕一句:“往年這個時候該飄雪粒子了。”

    氿泉城四季分明,初雪一般不會太晚,真晚了的話,怕年景不會好。

    雲不飄也看了眼天,道:“該來的總會來。”

    上了馬車後,她打開智腦,掃描天氣。

    智腦告訴她:根據掃描範圍內的風向風力空氣濕度和氣流變化,半個月內冇降雨降雪。

    半個月,便進十一月裡了。

    馬車在大街小巷裡來來回回晃盪半多天,雲不飄趴在視窗看,再通過植物聆聽,塞了一腦袋的嬉笑怒罵悲歡離合。

    一人一日,數萬人一日連起來便是一生。

    “這車來回三趟了,也不買條肉,窮鬼。”肉攤子後的女人與手持屠刀的男人嚼舌。

    男人瞪她:“悄聲,那車一看便是貴人家的,不要圖嘴痛快給家裡招禍。”

    女人努了嘴:“我就說一說,除了你誰也聽不到。”

    雲不飄聽見了,東福也聽見了,扭頭與馬車裡道:“買誰家也不買她家的,看她穿得埋汰的,袖子沾灰也不知道洗,肉就乾淨了?”

    不等雲不飄說話,東福道:“好久冇吃野味了,我托人弄些活的來,咱一起吃。”

    他說的活的,必然不是凡人能吃的那種。

    雲不飄還冇吃過,來了興趣:“行。”

    回到縣衙,苗縣令已經回來,問她:“怎樣?”

    “我遇見十五個行竊的,二十七起吵架動手的,還有三對冇有合法夫妻關係在屋裡巷裡行夫妻之實的。”

    苗縣令眼角狠狠一跳,你是怎麼遇到的?!

    “還有賭場裡下套的,青樓裡仙人跳的,”雲不飄猶猶豫豫:“我拿不準主意要不要管,回來問問你。”

    苗縣令:“”

    怎麼管?怎麼解釋他們去管?

    “還有一個,有個男的買了一包砒霜說是毒老鼠,但他行徑鬼祟怕是要毒人——”

    苗縣令倒吸一口氣:“你怎麼知道?”

    雲不飄眨眨眼,她當然知道了,她“聽”到那男人自說自話了。

    苗縣令自動將她不言語歸結於她背後能通陰陽的“高人”,也或者,是皇家高手發現的,彙報給她讓她來邀功的。

    “那我們要不要出手?”

    苗縣令思來想去:“你把那人樣子告訴我。”

    “哦,那人叫高大通,住在大柳樹街,臉上一顆黃豆痣,痣上生毛。”

    “”

    作為一方父母,尤其是合格的父母,對治下百姓熟悉是必然的,雖然百姓多,但有頭有臉有來曆的,苗縣令自認他的記性在四個縣令裡為首。

    巧了,這臉上有黃豆大痣且生毛叫高大通又家住大柳樹街的,他認識一個,是個上門女婿。

    心裡咯噔一下,凡是上門女婿,不能說都靠不住,但半數都在長輩垂垂老矣自己實際掌握了權利後做些出格的,那高大通的嶽父兼公公,好似重病不少時日了。

    不行,這事他得盯著,以前見過那人的時候便覺得麵相不好,倒不是長得難看,而是長久的內心扭曲後自然在五官神態間顯露出來。

    不能出事,一出事便是一家人都得完蛋。

    苗縣令匆匆對雲不飄道:“今日辛苦你了,先回去休息吧。”

    說完自己先出了去喊人吩咐。

    雲不飄聳聳肩,帶東福回家。

    東福:“飄飄,你這樣擅自插手凡人之事,好嗎?”

    不在人前,東福切換成朋友角色,擔心的問。

    雲不飄也不知道,按規矩說,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插手凡人之事,但她算不得五族中人吧,算是個——夜靈?夜靈便是劃分在凡人裡的,但凡成為夜靈,便是與凡間有牽扯不斷的冤孽。

    “試試吧,若是上天示警,我就再不做。”

    高大通動作很快,但苗縣令動作更快,人被抓到縣衙還是懵的。

    怎麼就被抓了呢?

    且是下了毒就差老東西那一口的時候。

    要知道,為著這翻身的一日,他隱忍多年萬般籌謀,終於將家裡管事掌櫃爭取過來,又想方設法拿了藥鋪裡夥計的把柄,下毒一事,除了他自己冇有任何人知道,怎麼就被髮現了?!

    門前頭窗戶後頭的植物們表示有話說。

    苗縣令可不會好心解釋,人證物證都有,連夜就把高大通判了,人冇毒死,判了個刺字流放。雲不飄第二天去衙門人已經上路了。

    隻能說苗縣令雷厲風行,都冇給他女夫來痛斥的機會。

    “我今天繼續體察民情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