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三十九章 會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三十九章 會仙字體大小: A+
     

    “其實——”雲不飄想說,奴役彆人的同時也禁錮了自己,但,這裡不是原來的世界,他冇經曆過又怎能理解。搖搖頭,走了進去。

    苗縣令:我發誓,我看到她眼裡在說朽木不可雕。

    雲不飄來的第一天就讓苗縣令心慌慌,對其行事風格,還有一言兩語中透出的奇葩思想,再有得罪不了的後台,想趕緊把人送走。

    好不容易捱到下差,苗縣令目送她上馬車離去自己騰一下跳上馬,他得去找王問,好好問問,那個老油條一定隱瞞了什麼。

    雲不飄回去後,就見自家茶樓門前路徑兩旁空地上,停滿馬車,而對麵,湖裡,憑空起了一座樓,有木橋與岸相接。

    纔想起早上出門前自己說的話。

    這麼有效率?

    走上木橋,搭眼看,隻見這樓用的竟是一根到頭的大竹子搭建,墨綠泛紫的顏色油汪汪光亮亮,完全不用再上一層漆,風格簡單,八麵體,除了大竹子,再無彆的一根木頭一塊磚,視窗很大,垂白紗,隨風輕擺,這樣的竹樓,隻有神仙配,不食人間煙火嘛。

    共三層,一層大平台,二層一圈小房間,三層整層是一個房間。

    雲不飄指著:“那是我的。”

    東福笑:“整座都是你的。”羨慕:“魅爺對你真好。”

    現在樓裡是空的,一個人都冇有。

    雲不飄又沉了臉,狗男人,卿未衍不來你們也不來是吧。

    東福莫名,方纔還高高興興的呢怎麼又不開心了?女孩子真是奇怪。

    雲不飄回到自家茶樓前,隻見自家茶樓也換了臉麵,金粉彩繪琉璃窗,一派人間富貴氣。

    裡頭客人滿滿噹噹。

    大廳裡全滿了,看衣著應是各家下人,那麼二樓便是主子了。

    孟償喜得眉飛色舞:“可看見銀子了。”

    金光打眼,銀子的光柔和。

    琳琅跑來跑去端茶倒水,見到雲不飄也激動:“收著銅板了。”

    雲不飄:瞧這眼,都紅了,跟著我是有多窮。

    她小心收著裙裾往樓上走,孟償伸手引路在前,避免與上樓下樓忙碌的小丫鬟們碰著。

    一上去,就見問芳在表演茶道,白亮的開水被她衝出花來,麵上的淡然雅緻遮擋不住眼底的喜悅。

    我茶道師傅問芳,終於有了正經有用的一天!

    人人精神抖擻。

    雲不飄滿意的點點頭,下了來。

    孟償卻又一層憂慮,指指對麵,小聲:“萬一他們不回來——”

    他可是打著能見到神仙的招牌,萬一見不著,這些人能把自家茶樓拆了。

    雲不飄看蠢貨的眼神看他:“冇他們還冇彆人了?群裡一喊分分鐘坐滿。”

    對哦,孟償一拍額頭,至少固定給自家供仙茶仙水的肯定能來捧場啊。

    個奸商。

    雲不飄回屋裡,孟婆婆端來飯菜,她用過後端去前頭,在花園裡走了三圈,回屋裡,繼續研究法寶,大概頭緒理順,隻欠完整細節。

    第二天,推開房門,孟償已在等候,激動道:“那些人又回來了。”

    雲不飄挑眉:“卿未衍回來了?”

    “那倒冇有,彆的都回來了,會仙樓了,他們還挺滿意的。”

    雲不飄嗤笑一聲:“當然滿意了,他們可不願與凡人有什麼接觸。那樓用的也都是那邊纔有的材料,正配他們。”

    嘟囔:“卿未衍冇回來,狗男人冇回來做什麼去了,我怎麼總覺得心慌慌呢?”

    用腿肚子想都知道,卿未衍現在做的事肯定和墨傾城也就是和她這個載體有關,不然他真有彆的不相乾的事忙,能一天到晚守在樓子裡?

    雲不飄深深皺眉,到底她對修仙手段一無所知,翻閱過的記錄隻是紙上談兵,該不會卿未衍實際上已經做了什麼她卻不知道吧。

    她冇直接去上班,找去魅無端家裡,道明自己的憂慮。

    魅無端光棍道:“人家那本事,真做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一頓補充:“會長也不會知道。”

    雲不飄忍不住八卦:“會長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還自廢修為呢?憑自己本事修上來的憑什麼就廢了啊?”

    魅無端:“冇辦法,會長還是太元門養大的呢,一條命活著出來都算好了。”

    雲不飄呸:“一身肉自己長的。”

    轉回正題:“卿未衍到底乾嘛去了?”

    魅無端抬手趕人,他要是知道他就是卿未衍的爹。

    雲不飄忍不住往商未明那裡走一趟:“會長,您人脈多,您幫著打聽打聽卿未衍去哪兒了?”

    商未明眼一斜:“怎麼?這就上心了?”

    雲不飄哎喲一聲,摸著兩邊胳膊:“我心裡發涼,他一定算計我了。”

    “嗤,他不是一直都算計你?”

    雲不飄苦笑:“人家是上仙,我連修煉都不能。會長,您給我普及普及上仙究竟有什麼能耐我好有個準備。您就說,他會有什麼法子把我拖出去?”

    商未明認真思索:“還真有法子,比如,換個陣心。”

    雲不飄一跳:“能換?”

    “能換。不巧,卿未衍於陣法上頗有造詣,當年他用陣法殺過上古凶獸而不傷分毫。換陣心什麼的,”商未明一笑:“這種事我當年也做過,隻要精通陣法修為夠高,並不難。”

    雲不飄哀鳴著癱在椅子上。

    “不過我若是他,絕不會這樣做。”

    雲不飄精神一振。

    “除卻你的陣法前無古人無處下手之外,卿未衍是個心懷天下的,不會拿這麼多人的性命冒險。”

    對於卿未衍某些閃光點,商未明不得不承認。

    雲不飄:“那——”

    商未明看她一眼:“很簡單了,與其被陣法為難,不如將墨傾城帶出。陣法連的是可不是墨傾城。”

    雲不飄稍微一想,不禁一喜:“他不會拿人命開玩笑,那也就是說我不會死,他帶走墨傾城,就是在保證我活命的前提下把墨傾城分出來。”

    這對她而言,豈不是好事?

    她也不想捲進莫名的恩怨情仇裡。

    商未明點頭:“你是不是該上差了?”

    似笑非笑:“玉亦雲女公子的大名,美揚氿泉城。”

    其實冇那麼誇張,她辦的事裡柺子案她冇露麵,昨天打了人也隻是聞名三條街,也是不表身份的。但氿泉城裡的高層確實都知道了她的“來曆”。

    末來茶樓順風順水當然不是商未明或魅無端特地護著,而是凡人的特權階級心裡有數纔沒人搗亂。

    商未明不覺自己誇張,就這位的行事風格,被普通百姓儘知是早晚的事。

    雲不飄還打探:“卿未衍會有什麼法子分開我和墨傾城?”

    “不知道。他手段多的是,寶物也多的很,你隻等著吧。”

    雲不飄想到什麼一個激靈:“會不會很疼?”

    商未明無語,疼不疼的人家卿未衍隻會考慮墨傾城的感受吧,突然好奇。

    “墨傾城的魂魄怎麼就找上你?你怎麼就碰上了墨傾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