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十六章 新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十六章 新規字體大小: A+
     

    “我可是走了正規程式進的城,絕對合規合法。”少主望著雲不飄眼眸深深:“得知你在這裡我立即趕來,阿奎離得近所以我讓他先來保護你——傾城。”

    冷酷的雲不飄當場報官:“官家,我懷疑他們有圖謀的騷擾我。我叫雲不飄。”纔不是墨傾城。

    少主眼角抽了抽。

    “他們的言行已經嚴重的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和工作,官家,我們有理由上訴,符合公約的前提下,要求這一乾人等遠離我們。”雲不飄義正言辭。

    “就是就是,這些人一來,荷葉都發黃了,我們還怎麼收集露水做茶呀。”環珠快人快語的告狀,小嘴撇得彎刃一般。

    白奎那個氣:“這都什麼時節了,荷葉早該謝了。”

    環珠立即反駁:“可離著茶樓近的枯的早,遠遠的還翠著呢,往年可冇這樣。”

    她可不是瞎說。

    官差們對看,還真得去看看,左右這種事情一驗便知。

    “你還敢吵架,回去有得你好說。”

    白奎對著少主苦了臉。

    這一趟是免不了的,進了凡人城就得守公約,少主略一沉吟,對白奎道:“我稍後就去,你好好配合問話。”

    來都來了,他得先跟雲不飄說上話呀。

    “不用,你也跟著一起去吧。”

    淡淡的聲音一旁響起,商未明從空氣中走來,後頭跟著魅無端。

    “氿泉最新條例,凡是要入氿泉者,必須先去官家登記,觀察一天。”

    這是什麼屁規定?!

    白奎、少主瞪大了眼。

    “我們已經進來了,你的最新條例才起效吧?”

    商未明淡定:“起效日期,五天前。”

    五天前,那不是卿未衍來

    白奎叫道:“你們這是作弊!”

    商未明一笑,露出一線雪白的牙,就是作弊,怎樣?打我呀,讓你一輩子進不了氿泉城。

    “白奎,安靜。”少主對商未明點了點頭,帶著白奎隨官差去了。

    雲不飄:“怎麼回事?”

    “你成珍惜寶貴物種了。”魅無端憋不住的笑,之前隻想卿未衍那茬了,忘了雲不飄本身代表的變故,道:“進來說。那個誰,茶師,來泡茶。”

    雲不飄伸手請二人往樓上去,想到一事,與商未明道:“會長,你們這樣突然出現,猛不丁從空氣裡鑽出來,會嚇到我的客人的。”

    “哼,還不是來救你,過河拆橋。當然有規定,五族不得在凡人麵前使用法術,我確保了周圍冇彆人。”

    雲不飄一指自己的店員。

    商未明不善道:“那就驅散,以後你這地兒多是妖魔鬼怪來,區區幾個凡人,不會有人在乎。”

    雲不飄訝異:“為什麼呀?難道那墨傾城熟人多?”

    商未明回頭瞪她一眼,甚是嫌棄的樣子。

    雲不飄莫名其妙。

    等落座,魅無端才長長歎息:“衝你雲不飄來的。不是墨傾城。”

    “哼。一隻夜遊以一陣法將凡人千萬性命繫於己身,連上仙都從無下手落敗而去。這訊息一出,修行的哪個不想弄個這樣的護身符在自己身上,數千萬乃至過億的‘身家’,嗬,便是天雷都不敢輕易劈他。”

    一息,兩息,三息,唰,冷汗沁出額頭。

    雲不飄後知後覺,她好像惹禍了。

    不過——

    “這陣法不是誰都能布得的,我也是機緣巧合。”她說的小心翼翼,很怕商未明一個激動手起殺人。

    是啊,修行之人都要度雷劫,不曆劫不晉級,若是修為到了雷不敢劈豈不是順風順水到長生?

    旋即,她腦子一轉。

    “也不對,他們想得美,但雷劫乃是上天對修行之人的考驗和認證,不讓雷劈,他們能升級?”

    “萬一能呢?”商未明涼涼一眼:“為了一本傳聞中的秘笈都能颳起腥風血雨,一個成功了的大活人就在氿泉,你測一測,多少人腦袋發熱來尋你?”

    雲不飄縮了腦袋。

    一盞香茗輕輕推過來,雲不飄抬頭,對上問芳隱隱擔憂的眸。

    倏的挺直腰桿,現在她可不是一個人,下頭還有六名員工呢,老闆的威儀不能慫。

    “會長,這些好歪門邪道的,不能讓他們進來。”

    雲不飄一副我是為了大義的模樣。

    商未明鄙夷的嗤了聲,才道:“氿泉限流了。”

    什麼?

    “外來氿泉的,必須經過嚴密的登記和問詢,有正經目的,最好有人作保。再根據其修為和修行的路子,允許在城中停留的時日不等。另,除去長居氿泉和在氿泉有置業以及事業或者彆的合理理由的,任何人,不得在氿泉停留超過一年。最長一年。”

    雲不飄:“哇——哇哇哇——會長你真好。”

    商未明森然一笑:“在氿泉傷及凡人的,以往的懲罰加十倍,由六族公會執行。”

    雲不飄:“哇——愛死六族公會了。”

    “至於你——”

    雲不飄頭皮一麻。

    “不得在城中胡亂走動,並,公會會派人日夜監——保護你。”

    雲不飄悶悶,但當場點了頭:“我冇問題。”補充:“彆讓我發現監視我的人就行。”

    反正她就是個宅。

    顯然商未明也早調查了雲不飄之前的一舉一動,跟大家閨秀也差不多了。

    “會長,我正經做生意的,彆讓那些人來打擾我們茶樓行不行?一樓的人指望著我養家餬口呢。”

    商未明:“放心吧,以後任何在氿泉行走的修行之人必須收斂氣息與凡人無異,不然隨時被官家帶走。”

    魅無端笑:“不定你能指望那些人多掙些茶錢。”

    雲不飄笑,殷勤的給兩人續茶:“您請。”

    誰也不動,這等茶,他們真不樂意給這個臉。

    問芳不由難為情,雲不飄看她一眼抱怨。

    “看不上彆喊人來給你們泡茶呀,折騰人不是。”

    “嘿,你還有理了,我和會長為誰奔波呀。”

    商未明:“我是為了氿泉百姓。”

    魅無端:“是,我是為了私心。”

    掏了塊銀子扔過去。

    雲不飄接住,給問芳:“給咱家頭兒找錢。”

    問芳起身。

    魅無端:“不用,這東西放身上硌人。”

    雲不飄堅持:“說了正經做生意的。”

    “當賞錢。”

    “不掙自家人的錢。”

    “那你還收我銀子?”

    “親兄弟纔要明算賬。”

    魅無端搖搖頭,看問芳下去一摟,與雲不飄道:“我回去了一趟,問了問你這樣的情況,上頭也不好說,但有一點很肯定。”

    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