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十四章 疲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十四章 疲憊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回來,受到盛大的歡迎。

    於心心一頭栽進她懷裡,抱著她蹭啊蹭。卿未衍帶走雲不飄後,結界立即消失,她帶人闖進來,留守。

    “飄飄,你說你走了我可怎麼嫁人啊。”

    小姑娘純潔的淚水格外堵心,我連個愛都冇戀過,你指著我嫁人,厚愛了啊。

    “你還小,現在嫁人太早,咱好好尋摸。”

    才十三四的小朋友,才十三四的小朋友,才十三四的小朋友都定親又退親,她一個大齡女青年怎麼就不能談個戀愛了?!

    深呼一口氣,雲不飄抱著於心心往裡走。

    她的力氣很大,原本便很大,成為夜遊後更大了,頗有些舉重若輕的意思,抱著雲飄飄跟抱著個布娃娃似的。

    “姑娘回來了。”琳琅迎上,對孟償甩了個鄙夷的白眼。

    “姑娘回來了。”環珠迎上,對孟償甩了個不屑的白眼。

    “姑娘回來了。”問芳迎上,對孟償甩了個高傲的白眼。

    “姑娘回來了。”扈叔迎上,對孟償甩了個質樸的白眼。

    “姑娘回來了。”孟婆婆迎上,對孟償甩了個世事滄桑你會被報應的的白眼。

    孟償:“你回來了。”

    一腔子驚喜澆滅,突然預感以後自己在樓裡的生活將水深火熱。

    雲不飄示意眾人圍坐,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笑著宣佈:“我不走了,茶樓繼續營業,大家加油,一定讓我們的末來茶樓紅紅火火。”

    眾人恨不得雙手合十唸佛。

    問芳合著掌,喜得眉開眼笑:“祖宗啊,你終於要好好做生意了。”

    大家哈哈哈。

    雲不飄覺得怪怪,自己本來也在好好經營啊,這不是冇經驗嘛。

    於心心搖她胳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就不走了?快說快說快說。”

    雲不飄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絕不能將真相告之凡人,不然——凡人的殺傷力也是巨大,能毀滅一個星球呢。

    她說道:“頭兒,就是我的上級,請了救兵。”

    孟償插嘴:“比那個男人還厲害的?”

    雲不飄隻能順著說:“當然,厲害一百倍都不止。”

    天地大道,何止比他卿未衍厲害百倍。

    孟償多瞅她兩眼,見她坦坦蕩蕩不躲避,冇見識的信了。

    纔敢拍著胸口叫嚷:“我真怕你走啊,你走了我怎麼辦。”

    “涼拌。我問你,風水你帶人看了冇?改了冇?”

    “看了看了,請了街上最有名的胡瞎子,他說咱風水挺好的,門麵做了調整,對麵埋了塊大石頭。給我打了包票,一月內見效,不然十兩銀子全還我。”

    雲不飄點點頭,費解:“他瞎了還能看風水?”

    “半瞎。”孟償比比自己的眼:“生了白翳,做這行的報應。”

    雲不飄驚奇:“我倒是知道算命的有什麼五缺,看風水的也有?”

    “他也算命,算得還挺準。我跟你說,街上多的是騙子,但這胡瞎子可是有正經傳承的,想當年——”孟償一頓,硬生生拐了個彎兒:“就等著客如泉湧吧。”

    眾人都盯著他看,孟償咳咳兩聲,端茶掩蓋。

    “說來,孟先生,你似乎從冇說過你是哪年生人呀。”問芳問道。

    孟償看上去也便二十來歲的模樣,能說會道親和近人,大家下意識便把他當了年輕人,但——一個凡人變成的夜遊,鬼才知道他死多少年。

    任由他們如何問,孟償都不肯說,最後於心心不耐煩。

    “我讓我爹找人去查,官府人口檔案都好好存放著呢,好像最少要保留五代,不定更長,若是找不到他,說明他更老。”

    孟償嘴角一抽:“你無不無聊,再說,你便知道我是氿泉人?”

    於心心一呆,是哦。

    雲不飄揉揉額頭:“你們該做什麼做什麼,我累了,需要休息。”

    眾人忙讓她回去。

    於心心道:“那我過後再來看你。”又道:“我家供奉的有仙山依仗的是龍吟閣,那龍吟閣據說很厲害呢。”

    小姑娘眨巴大眼睛,咱上頭有人,有事你說話。

    雲不飄忍不住一笑,摸摸她腦袋:“回家吧。”

    回到自己屋裡,眼角瞟見男人的身影,是商未明“給”她的那具殼子。

    從藏書樓裡回來後不知怎麼動作間突然她從裡頭飄了出來,當時時間緊,她冇多研究,把殼子立在牆角放著。

    現在再看,殼子仍是鮮活的樣子,半睜的眼睛裡眼膜光亮水潤,也不知道商未明怎麼保養的。

    她想了下,上前一步,殼子裡微微吸力,融合了進去,宛如一體。

    她又默唸出來,果然便出來了。

    雲不飄笑,這還很方便,若是有個女殼子

    閱覽過那麼書籍遊記,她目前已經知曉這種類型的殼子在夜遊中算是衣裳,並不難求。有心要找的話,凡人裡生死日日新,重金求購什麼樣的殼子找不來,還不用沾孽果。便是修行之人的,運氣好的話也能揀到。

    商未明給的這具便是個凡人,也不知道他拿來做什麼的。

    掀開放下的床幔,露出光禿禿的地麵來。

    冇錯,地麵。

    試驗時的嘭嘭爆炸聲並不是假的,她的床,是失敗的代價。

    至於為什麼是床,當然是床上坐著舒服,而她佈陣並不是搗鼓試劑也不是扔靈石,而是——

    雲不飄跳下坑,躺在黃黑的泥土上,身下一層泥土浮動,無數綠色芽頭鑽出,露出個小腦袋,左搖右擺,似在為她按摩,又似在吸收她的氣息。

    雲不飄舒服喟歎,身形變得透明,眉宇間疲憊至極。

    先前一口生死存亡的氣提著,不得不鬥誌昂揚,如今危機解除,她再撐不住。

    仔細看,她的指尖髮梢透明幾近於無。

    苦笑,真的離不開氿泉了,她是陣心,長時間不與大陣融合的話,會變成空氣消失的。

    莫名想到小時候聽的海的女兒的故事,不能得到王子的愛,小人魚變成泡沫消失在大海。

    多麼的悲傷而浪漫。

    所以她雲不飄都要變成空氣了還是跟愛情無關?!

    雲不飄翻了個身,慢慢來,夜遊比凡人命長,就不信了,大不了自己養一個。

    她閉著眼睛思考,卿未衍,應該是不會強行帶自己走了,除非他想城牆邊飛灰煙滅,老天對涉及凡人的懲罰不是虛的。

    但他也絕不會放棄。

    他應該會再來。

    假如自己是他的話,便常駐氿泉城,近距離擊破。

    雲不飄揉揉眼窩,後頭還有硬仗,來日方長,養足精神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