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魏的算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魏的算計字體大小: A+
     

    前世的債,今生還!

    這短短的七個字,卻有如千斤重錘一般直直敲在我的心頭上。一下一下,震得我肝腸寸斷!

    一股莫名的痛楚從我的靈魂深處蔓延開來,生生要把我整個人都淹沒一樣!

    我不知道爲什麼會聽到這七個字之後,自己會發生這麼大的反應,那一股巨大的悲傷,充斥着我的整個身體,我覺得自己快要生生被痛死了。

    那樣痛側心扉的感覺,既陌生又熟悉。

    我清楚地知道這樣的情緒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可是我又說不出哪裏不對的地方,就好像這股陌生的痛苦,原本就該屬於自己靈魂深處的!

    我忽然感覺到胃中一陣翻涌,而我的口中,竟然還嚐到了一絲腥甜的味道!

    這七個字竟然讓我產生了這麼大的反應!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剛纔嘴裏嚐到血腥味的時候,老魏的眼睛似乎精光一閃!

    “真沒想到,老唐沒做到的事情,竟然讓他的孫子做到了!哈哈哈哈!果然是天意啊!”老魏忽然一字一句地盯着我說道。

    老魏說,唐琅的爺爺,唐玉石當年想要利用天珠找到純陰之體,可惜後來不僅沒有找到,自己還爲此喪了命,而現如今,唐琅雖然變成了鬼魂,可他卻找到了我!

    聽着老魏的話,我的心中隱隱升起了一股十分怪異的感覺。

    我不知道唐琅的爺爺當年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利用這什麼純陰之體來通陰陽界,但是現在,唐琅卻絕不會是因爲這個原因才接近我的!

    當初遇到唐琅的時候,沒幾天他就已經變成一隻鬼了,而這顆天珠,正是他變成了鬼之後送給我的。

    如果說他是爲了通陰陽界才把天珠送給我,那麼後來他已經變成鬼了,不需要通過我就已經能夠通往陰界了不是嗎?

    想到這裏,我忽然一怔!

    不對!

    當初剛遇到唐琅的時候,唐琅還是好好的,只是沒幾天他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忽然意識到,唐琅的死,絕對跟我有關!

    如果當初我沒有租他的房子,或者說,如果當初我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麼,他會不會現在還好好的活着呢?

    一個好端端的人,爲什麼會莫名其妙地死掉,死了之後還變成了鬼,這說明什麼?

    我不知道唐琅的內心深處到底是不是也有着非常深的執念,但是很明顯,唐琅的死跟我有莫大的關係!

    前世的債今生還!難道這就是那七個字的真正含義嗎?

    這句話所表達的意思,難道就是唐琅用自己的生命來償還前世所欠下的債嗎?

    我的心,一片冰涼!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切竟然會變成這樣,想到唐琅是因爲我才失去了生命,我忽然有一種自己就是殺人犯的感覺,什麼前世什麼債,我統統都不想知道,我只想讓唐琅活過來!

    “嘖嘖嘖,我果然沒有猜錯!你就是當年那個女人!”老魏忽然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滴盯着我的臉,“真是沒想到,兜兜轉轉,你又跟這小子糾~纏到一塊兒了!難怪難怪!”

    老魏說完這句模棱兩可的話之後,便沒有繼續往下說了,而是一邊捏着下巴,一邊在我眼前來回踱步!

    老魏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說什麼,聲音忽上忽下,以至於我根本就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我看着老魏,不知道他爲什麼忽然變得這麼興奮,這樣的老魏,根本就不是我所熟悉的老魏。

    雖說他現在只是一隻鬼,但是我竟然有一種感覺,老魏已經不是老魏了,他只不過是披着老魏外殼的鬼而已!

    不管我怎麼想,老魏的情緒依然高漲。

    “哈哈哈!我果然來對了,要不然的話,這麼有趣的戲碼就要被我錯過了!”

    老魏興奮的手舞足蹈,他衝到我的跟前,大聲地說道,“丫頭,之前我說唐琅那小子對你好是別有用心,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他對你,絕對不僅僅是別有用心!我幾乎可以肯定的說,當初這小子把那什麼天珠送給你的時候,就想要了你的命!”

    我感覺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倒還覺得解脫了!我已經害得他失去了生命,如果他想要拿走我的生命,我絕對不會有任何怨言的!

    我甚至還覺得,說不定自己也能變成一隻鬼呢!

    不是說,執念很深的人一般都會變成鬼嗎?我想,我對唐琅的執念,應該足夠讓我變成一隻鬼了。

    老魏又接着說道,“不過後來嘛,我就不太肯定了!”

    “不管怎麼說,你們倆現在這樣,我只能說,這就是宿命!”

    說完這句話之後,老魏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眼神複雜地看着我,似乎想動手卻又不敢動手一樣。

    “你大概是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從來都不會哭吧,嘿嘿!我不妨告訴你好了!知道你之前碎掉的那顆天珠是怎麼來的嗎?那就是上一個純陰之體的眼淚變成的!哦,說起來,那個純陰之體,還是你的前世呢!”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啊?自己前世的眼淚,竟然變成了現在用來保護自己的法寶!”

    什麼?!

    那顆天珠,竟然是我前世的眼淚?那不是唐琅的爺爺留給他的東西嗎?怎麼又跟我的前世扯到一塊兒了呢?

    老魏不知道爲什麼忽然湊過來,仔仔細細地盯着我好一頓猛瞧,如果我沒有判斷錯誤的話,老魏瞧的位置應該是之前唐琅咬過的位置,我的左邊脖子!

    沒多大一會兒功夫,老魏就退開了。

    他意味不明地看着我說道,“這麼看來,我似乎還看走眼了呢!”

    沒等我明白過來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我就聽見他接着說道,

    “我真沒想到,唐琅那小子爲了你,竟然捨得從自己的靈魂中撕出一縷陰氣來保護你!要知道,對於任何一隻鬼來說,靈魂受損,那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一個弄不好那是要灰飛煙滅的!到時候可就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也就是說,他自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話,所以他現在不覺得唐琅是要了我的命,而是對我有真感情的,是這個意思嗎?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唐琅竟然爲我做到這樣的地步!

    此刻的我,比任何時候都想見到唐琅!可我知道,他現在正在外面忙碌着,所忙的事情,依然還是爲了我。

    從剛纔我就知道了,他打算把陣法裏面的那些鬼魂全部都收拾了!現在他的陰氣分了一縷在我身上,要是跟那些鬼魂直接對上的話,會不會吃力啊!

    看着老魏絲毫沒有要過去幫忙的意思,竟然還有閒工夫在這裏跟我瞎扯,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既然他有這能力把我圈起來,那就乾脆圈着我,然後出去幫忙好了啊!

    很顯然,老魏跟本就不懂得我的內心想法,他盯着我的眼睛說道,“丫頭,你說,那小子爲了你都能做到這樣的地步了。難道你的心裏就不想替他分擔什麼嗎?”

    分擔?我當然想要提唐琅分擔啊!可是我現在這樣,我能怎麼替他分擔呢?

    “哎,反正你想不想的我也看不出來,我就當你想好了!”老魏說道,

    “聽我說,純陰之體流出來的眼淚,會慢慢的變成一顆天珠,這一點你不用懷疑!只要你能讓自己流出眼淚來,到時候我再把這天珠放到你身上,到時候你身上的這一絲陰氣,自然就會被天珠吸收掉,到時候你就能動了。”

    老魏這話的意思,是讓我現在哭嗎?

    我倒是挺願意讓自己哭出來的,但是爲什麼聽完了老魏的話之後,我的心裏頭覺得怪怪的呢?

    總覺得哪裏不對一樣!

    老魏再接再厲,他語重心長地說道,“丫頭啊!想想唐琅那小子爲你所做的一切吧!不管怎麼說,你也不能讓自己成爲他的拖累,不是嗎?”

    不得不說,老魏這句話正中靶心,在他這麼刻意一說之下,我真的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在拖累唐琅。

    無數次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都是唐琅把我救回來的。就算老魏不說,這些事情我都一直銘記在心的。

    我也有想過該做些什麼,但是現在,我忽然有一種感覺,老魏這麼循循善誘的,難道真的只是爲唐琅抱不平嗎?

    因爲我做不了任何表情,所以老魏根本沒辦法從我的臉上看出什麼,而他等待了一會兒,便接着說道,“這樣吧,你就想想以前唐琅爲你做的事情,爲你受的傷,難道你就一點都不難過,一點都不內疚嗎?”

    “丫頭啊,人心都是肉長的,你要真的爲他着想,就流一滴淚吧!等你的眼淚再一次變成了天珠,到時候就算再有什麼事情,那小子也不用冒着魂飛魄散的風險來保護你,不是嗎?”老魏在我面前痛心疾首的說道。

    不得不說,此時此刻的老魏,真的在不刷新我對他的看法,這樣的他,完全沒有了之前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每一句話無不充分表達了他在爲唐琅着想,爲我着想。

    可如果不是看到他眼中那一抹一閃而逝的算計,我差點就以爲老魏真的單純是擔心唐琅才說的這些話了。

    到了現在,我再蠢笨也明白過來,他所圖的,無非就是我的眼淚而已。

    不,不是眼淚,而是天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