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二十章 我要毀了這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二十章 我要毀了這裏字體大小: A+
     

    想到她爲了救我受了這麼嚴重的傷,甚至還差點灰飛煙滅,我的心裏酸酸漲漲的。

    一開始的時候還拼命地壓抑着這種情緒,可是現在當我再次看到白露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她在自己的心裏已經是這麼重要的一個妹妹般的存在了。

    我緊緊地抱着白露,心中就像有着千言萬語想要對她說一樣。

    只是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我就聽見唐琅說道,“好了小露,你先回到稻石裏面去。你現在的靈力還不穩定,回去鞏固一下!”

    我聽得唐琅這麼一說,也顧不上跟白露說話了。

    我連忙鬆開手,然後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站在一旁。

    白露原本很開心被我抱住一樣,這會兒看我鬆開了懷抱,她轉頭看了唐琅一眼,發現唐琅還在看着她。

    白露可憐巴巴地看着我,可是我也無能爲力,只得無奈地朝她聳了聳肩,白露撇了撇嘴,雖然不太情願的樣子,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點點頭,“哦!”

    說着,白露就化作一團煙霧鑽進稻石裏面了。

    唐琅把稻石遞給了我,然後說道,“先讓她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吧。”

    我點點頭,然後接過稻石放進了包包裏。

    原本這也沒什麼,但我忽然覺得哪裏不太對勁一樣。

    我疑惑地左右掃了幾眼。

    “怎麼了?”唐琅問道。

    我沒回答他,而是緊張地把整個房間都掃了一遍。

    不對!

    我一定一定錯漏了什麼!

    當我的目光掃到角落隨意丟棄的一團麻繩時,我終於知道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裏了。

    這麻繩,正是唐麒之前用來綁住大鬍子的。

    可是現在,只有繩子被隨意丟棄在這角落裏,大鬍子的身影卻不見了。

    不僅僅是這樣,我還想到了隔壁那間偏房裏也沒有唐麟的屍體!

    難道說?

    我哆哆嗦嗦地看着唐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怎麼了?”唐琅看着我說道。

    “那大鬍子,還有唐麟的屍體,都不見了!”我抖着嗓子說道。

    不用照鏡子我都能猜得出來,我現在的臉色肯定非常難看。

    這麼重要的事情,我竟然忘記了!

    唐琅聽完了我的話之後,似乎有些不太明白的樣子,眼神中帶着一絲疑惑。

    老魏聽得我這麼一說,不禁瞪大了雙眼喊道,“丫頭,你說什麼?”

    我咬咬牙,只要硬着頭皮把之前的事情又重複了一遍,期間還不忘把大鬍子被唐麒綁起來,唐麟也死了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唐琅。

    聽完了我的話之後,唐琅沒有說話,眉頭緊鎖着。

    我看着唐琅這個樣子,整個人不由得緊張起來了。

    “對不起唐琅,我不是故意的!”我朝唐琅說了聲道歉。

    雖然我知道這一聲道歉一點用處都沒有,但是除了這個,我已經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唐琅擡起頭來看着我說道,“這不關你的事!”

    說完,他還安撫地朝我笑了笑。

    可是他越這樣,我越覺得自己犯了很大的錯。

    萬一因爲這件事情又引來什麼事情,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彌補自己的過失纔好了。

    “我應該早點想起來的!對不起!”我愧疚地說道。

    老魏一直聽着我們說話,這時候他插嘴問道,“沒錯!我就說剛纔覺得哪裏不太對勁!現在我也想起來了。唐麟那小子的魂魄可是直接被那些半魂給撕了的。按理說,他現在就算不死也得是個植物人了!竟然就這麼不見了!真是奇怪!”

    唐琅看了老魏一眼,說道,“或許,是有人把他們都帶走了吧!”

    被人帶走了?

    不可能吧?

    在這之前,那些唐家人不都已經全部被唐琅引到天台去了嗎?

    我百思不得其解!

    唐琅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咱們先不理會這個了。老魏,咱們一會兒就離開這裏,你沒什麼別的事情了吧?”

    “沒有沒有!唐家唯一能讓我惦記的,就是我那半個魂魄了,現在,我的魂魄已經齊全,再也沒什麼能讓我惦記的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就先離開這裏吧,有什麼事情,回去再說!”唐琅淡淡地說道。

    “好好好!老子真是一刻都待不住了,這破地方,沒什麼好呆的!”老魏興沖沖地說道,這一激動,連老子都出來了。

    我看着唐琅,不知道怎麼的,總覺得他好像很急切的樣子。

    聯想到自己的失誤,我不由自主地就覺得唐琅迫切地想要離開一定是跟這件事情有關。

    可是很顯然,現在並不是說這個的最佳時期。

    商量好了之後,唐琅攬着我的腰,然後說道,“抓緊了!”

    話音剛落,我就看到唐琅隨手一劃,緊接着我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我更是下意識地緊閉雙眼,雙手也不由自主地抓緊了唐琅。

    等我好不容易適應過來之後,我才慢慢地掙開了雙眼。

    這一睜開眼睛,我首先看到的就是眼前霧濛濛的一片而且還有許許多多匆忙的身影在我的身邊經過。

    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自己是在哪裏了。

    這竟然又是陰陽道!

    我下意識地就緊緊在抓住唐琅的衣袖。

    上一次莫名其妙地中了幻術的事情,頓時讓我有了後遺症,一想到自己萬一不小心又再來一次,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唐琅看着我緊張兮兮的樣子,把我的一隻手從他的衣服上拿下來握在手心裏,同時捏了捏我的手背安慰道,“不要擔心,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中幻術的。”

    “嗯!”我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唐琅的話真的讓我感覺到安心不少。

    心情平靜下來之後,我就聽到杜玉鳳驚訝地說道,“果然是鬼王大人啊!竟然連陰陽道都能開起來。”

    不難聽出,杜玉鳳的語氣中充滿了無限的崇拜,很顯然這陰陽道並不是所有的鬼都能打開的。

    “真沒想到,我竟然還能有機會在這陰陽道上走一遭!”杜玉鳳的聲音再次響起來。

    緊接着還有老魏說話的聲音。

    只見他得意洋洋地說道,“那是!我們家小子要沒那麼兩下子,怎麼當鬼王啊?丫頭你說,我老魏說的對不對?”

    雖然我看不清老魏的表情,但是不用看我都能想象的出來,他現在這個樣子肯定很欠揍!

    杜玉鳳被老魏這麼一說,更加崇拜地說道,“是是是,鬼王大人最厲害了!嘿嘿,幸虧我有眼力價。要不然我都沒機會見識這陰陽道呢。”

    “嘿嘿,感覺還不錯吧?”老魏繼續嘚瑟。

    杜玉鳳難得的沒有跟老魏吵起來,而是崇拜地問道,“那老魏,你跟我說說,這陰陽道有什麼奇特之處唄,我以前也只是聽說過陰陽道很厲害,具體怎麼個厲害法,我還真不知道呢。”

    看來,這杜玉鳳還是個好學的鬼呢!

    “額……這個!”一向翹着尾巴說話的老魏竟然卡殼了!

    我原以爲他肯定懂得很多呢,結果這纔多長時間就露餡兒了。

    杜玉鳳一看老魏這樣,頓時不高興了,“嘿我說你這老死鬼!剛纔拽得個二五八萬的燕子,老孃還以爲你真的比我懂得多呢,原來是在這個跟我裝呢!”

    老魏一聽不高興了,“誰裝了,誰裝了?老子再怎麼樣,也比你剛纔那土包子樣強!”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就吵起來了。

    看着他們吵得熱火朝天的樣子,我認命地發現自己真的太高估這兩位了。

    什麼叫做一言不合就吵起來,這不正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不過呢,經由他們這麼一打岔,我倒是真的放鬆了不少。

    而且我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好奇心,又一次被提起來了。

    正當我想着該不該開口問唐琅的時候,我就聽見他的聲音。

    “閉眼!”

    聽着唐琅的話,我跟着就把眼睛閉起來了。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

    等我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在唐家了。

    應該說,我們現在已經是在一做山腳下。

    看着這陌生的周圍,我有些奇怪地問道,“唐琅,這裏是哪裏啊?”

    唐琅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山峯,然後說道,“這裏是唐家的後山!”

    “啊?”我有些不明所以!

    “嚴格來說,這裏應該是龍虎山的後背!”唐琅再次解釋道。

    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我們竟然到了龍虎山的另一面去了。

    雖然有些不太明白唐琅帶着我們到這裏來到底是爲了什麼,但是,我相信唐琅這麼做,一定是有着他的用意的。

    “小子!你把我們帶到這裏來,是想做什麼?”老魏湊上來問道。

    就連一直跟他鬥嘴鬥個不停的杜玉鳳,這個時候也變得安靜了起來,她也跟着湊過來,滿臉不解的樣子。

    唐琅指着那不遠處的山峯,說道,“我記得我爺爺跟我說過,唐家之所以一直興旺不衰,那是因爲當年老祖宗選的這個地方!”

    老魏順着唐琅的目光看去,過了一會兒也點點頭說道,“果然是個風水寶地啊!也不怪唐家那些人做了那麼多損陰德的事情,還能一直安然無恙!”

    我聽不懂他們說的什麼風水,也看不懂這座山峯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是很顯然,唐琅要做的事情,就跟這個有關。

    果不其然,老魏的話說完了之後,我就聽到唐琅冷冷地笑了笑,然後說道,“既然唐家已經不是當年的唐家,也就沒有繼續留下去意義了!”

    老魏神色一怔,“小子你!”

    “沒錯!我要毀了這裏的風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