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老魏你給我住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老魏你給我住嘴字體大小: A+
     

    我確信自己沒有看錯,唐琅用的就是引魂術,就是唐麟那個傢伙曾經對我使用過的引魂術。

    我不知道唐琅爲什麼會在這裏用這樣的方式來給這些半魂融合,但是我知道現在並不是問他的最佳時期。

    我考慮了一番之後,決定先不說話,等唐琅忙完了再說。就這樣,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唐琅的身上,一直看着唐琅在忙活着。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唐琅終於忙完了,他結束了手裏的動作之後,便站起來,然後走到我的身旁。

    “剛纔我就一直感覺到有視線落在我的身上,”唐琅看着我說道,“小瑤,你是不是有話想要對我說?”

    我擡眼望着他,很想問他是什麼時候學會了這個引魂術的。當初他不是說,這是一個很損陰德的法術嗎?

    在唐琅的注視下,我跟快就敗下陣來。我低下了頭,然後目光轉移到了那些一雙雙糾~纏在一起的光團。

    過了一會兒,我才聽到唐琅說道,“你是想問我爲什麼用引魂術吧?”

    當我口瞪目呆地跟他視線相對的時候,我看到唐琅淡淡地笑了笑,“你啊,就是想得太多了!我是說過這引魂術很損陰德,那是因爲這對活人來說的。對於他們,引魂術反而能讓他們的魂魄融合的更好!”

    “不,不是的,我不是想問你這個。”我搖搖頭說道。

    “哦?難道我猜錯了?”唐琅疑惑地看着我。

    我明瞭抿嘴脣,然後說道,“我原來是想問你爲什麼懂得這引魂術的,我以爲你會很不屑從唐麟那裏學來這個東西。不過現在我覺得,是不是從他那裏學來的,好像也不是很重要。反正上一次,我也沒怎麼樣。”

    我拼命地壓下心中那股不舒服的感覺。

    我不知道別人會不會有這樣一種感覺,曾經經歷過的某種變~態的對待又或者是噁心的經歷,本以爲可以從此不用再看到這些東西,卻忽然發現自己最親密的人竟然使用了同樣的方式,哪怕明知道他不是用來對付自己,但是心裏卻還是有些不舒服。

    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大概是看到我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唐琅有些不放心地說道,“小瑤!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

    雖然他的語氣還是跟之前一樣,清清淡淡的,但是我還是能聽出來其中的區別。

    他現在的樣子,根本就不容我回避。

    在唐琅的堅持下,我忍了忍還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

    聽完了我的話之後,唐琅把我攬在懷裏,嘆了口氣說道,“抱歉,我沒想到你這麼討厭看到引魂術!”

    聽着他跟我說道歉的話,我簡直就是受寵若驚。

    雖然之前他也跟我道過謙,但是這一次尤其讓我覺得自己有點小題大做了。

    想到這裏之後,我趕緊擡起頭來說道,“你不用跟我道歉的,這本來就不是你的錯。更何況我也只是有一點點不舒服而已啦,不要緊的!”

    “而且你也沒有對我用引魂術,所以你真的不用跟我道歉的唐琅。我只是,只是有一點點不適應而已,過一會兒見就好了!”

    越往下說就越不知道說什麼,我趕緊轉移話題說道,“唐琅,那些半魂什麼時候才能融合好啊?”

    說着,我還指了指那邊還在陣法裏努力融合的光團們。

    唐琅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掰過我的肩膀,讓我直面他。

    “小瑤你記住。這引魂術並不是我跟唐麟學的。在他之前我就已經懂得這個了。而且,這引魂術對於活人來說的確過於霸道陰損了些,但是對於死魂來說,這不過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小法術而已。”

    唐麟跟我講解了很多關於引魂術的事情。

    他說,

    引魂術對人來說,是一門很毒辣的法術,這不僅是大忌,也是損陰德的事情。所以一般人都不會拿引魂術用在活人的身上。

    但是相反的,引魂術這樣的法術對於鬼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特別的,而且這種引魂術對鬼來說,還是很有用處的。

    用引魂術來幫助找回鬼魂的魂魄,或者是殘魂之類的,都是非常有用的事情。

    所以他看到這些半魂的時候,第一想到的就是使用這種最方便,最快速有效的小法術。

    唐琅跟我說了很多很多。

    我知道,他之所以會耐着心跟我講這麼多,無非就是想要打消掉我心裏這點不舒服的感覺罷了。

    想到他的用心良苦,我不禁覺得愧疚了起來。

    就這麼點小小的事情,我都得需要他來幫我解決才行,如果沒有他,那我可怎麼辦啊?

    我終於意識到,我是真的真的離不開這個傢伙了!

    “謝謝你,唐琅!有你在真好!”我看着唐琅的眼睛,想都沒想就把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毫無意外的,我的這句話引來了唐琅那幾乎要溢出來的溫柔,他的目光就這麼落在我的身上,幾乎快要把我融化了。

    他溫柔地朝我笑着,還伸出手來很溫柔地揉了揉我的頭髮。

    我們就這樣四目相對,誰也沒有再說什麼。

    我深深地看着他,怎麼也看不夠,就想這麼一直看着他。

    可是有人就是見不得我好!

    一聲非常突兀的聲音打斷了這份旖旎的氛圍。

    “我說你們夠了啊!”

    一旁的老魏已經受不了了,他很大聖地咳嗽了好幾下,然後湊過來沒好氣地說道,“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收斂一點,這麼多鬼看着呢?好意思嗎你們?啊?”

    被他這麼一提醒,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跟唐琅的周圍竟然已經密密麻麻地圍滿了鬼魂。

    “他們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啊?老魏!我之前記得,你用了挺長時間的啊!”我奇怪地說道。

    老魏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快什麼快!你也不想想,你們在這裏膩歪了多長時間了!哼!”

    我一聽,頓時沒話說了。

    仔細想想,好像我們真的說了挺長時間的話了。

    在老魏殺人般的注視下,我的底氣越來越不足了。尤其是因爲自己跟唐琅在這裏膩歪才忘了時間,更讓我臉燒得不行。

    我都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把自己埋了算了。

    可唐琅卻跟沒事人似得,一臉淡定地看着周圍的死魂,只一眼,就讓這些死魂再也不敢像剛纔那樣肆無忌憚地圍觀我們。

    那些死魂呢,原本還三三那兩兩竊竊私語什麼的,被唐琅冷冷地掃了這麼一眼,全都安靜下來了。甚至有一些支撐不住直接跪在地上。

    “對不起,大人!”一衆死魂異口同聲地對着唐琅喊道。

    那架勢看起來,還挺壯大的。

    就連原先跟在老魏身後的那些鬼魂,現在也兢兢戰戰地站在唐琅的面前。

    雖然他們沒有像其他鬼魂那樣跪拜在地,但是我能看得出來,他們很敬畏唐琅。

    不過我看着老魏的樣子,並沒有看到他不高興什麼的。似乎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跟班轉而投向唐琅有什麼不對的。

    趁着唐琅轉身面對那些死魂的時候,我悄悄地退開了一步來到老魏的身旁,輕聲問道,“嘿老魏,你的跟班現在好像要跟着唐琅了哦,你不生氣啊?”

    我得探探清楚老魏這到底是不是裝的,免得以後老魏心裏不痛快找唐琅麻煩。

    雖說有點小人之心了吧,但是我覺得吧,還是很有必要的。

    老魏本來還沒什麼,聽得我這麼一問,差點沒跳起來,“丫頭你胡說八道什麼?”

    看着他這麼激動,我趕緊安撫道,“別激動別激動,我就是好奇問問而已。”

    說着我還眨巴眨巴眼睛表示自己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老魏狐疑地掃了我兩眼,然後纔沒那麼激動了。

    他學着唐琅的樣子,表情淡淡地說道,“這有什麼好生氣的!老子本來就打算讓這些傢伙跟着那小子。我可沒這閒工夫陪他們折騰,自己一個人多自在啊!”

    說着,老魏還很不高興地指着我說道,“丫頭我可警告你,以後你少給我扣這種帽子啊!否則的話,我可不管你跟那小子是什麼關係,我照揍不誤!哼!”

    看着老魏不像是作假的樣子,我知道自己真的是多慮了。

    我趕緊跟他誠懇地表達了內心的歉疚之情,同時還表示以後絕對不會亂給他扣帽子了云云。

    老魏這才臉色好看了些。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丫頭我知道你是擔心那小子,不過你真的不用擔心,他是鬼王,天生的王者,別說是那些個傢伙了,就連我,都是要跟隨他的!”

    這是第一次有人正面跟我說唐琅是鬼王這件事情,以前就算是聽到了,我也只是當做他們對唐琅的某種稱呼而已。

    可是現在,我不覺得自己的這種認知的對的。

    老魏看了唐琅一眼,然後對我說道,“丫頭,你知道對於我們鬼魂來說,鬼王代表什麼意思嗎?”

    我搖了搖頭。

    看着老魏複雜的神色,我忽然很想知道這鬼王到底代表了什麼。

    老魏像是需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下決心一樣,只見他咬咬牙,然後呼出一口濁氣說道,“擁有鬼王的稱號就意味着”

    話還沒說完就被唐琅打斷了。

    他冷冷地看着老魏,說道,

    “老魏你住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