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這竟然是引魂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這竟然是引魂術字體大小: A+
     

    我愣愣地看着唐琅,一時間有些理解不了他爲什麼會這麼說。

    唐琅似乎沒打算解釋一樣在,只是伸出手朝我剛纔站着的方向指了指。

    我順着他的手指看去,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扇門已經被打開了。而且爭先恐後地想要鑽出來的那些,都是半魂沒錯吧?

    不對,不能說是半魂,因爲它們現在的形態根本就不是魂魄,而是一個個奇形怪狀的東西,否則也不會被堵在門口出不來了!

    “這麼多半魂?”我震驚不已地說道。

    唐琅點點頭說道,“看來,這裏就是另外的半魂了。”

    他把我放下之後,幾步走到那些拼命想要往外擠的玩~偶們。

    我跟着來到一旁,然後就看見唐琅掐起了手印,然後嘴裏唸唸有詞地說着什麼。

    慢慢地,我就看到了絲絲縷縷的煙霧從那些玩~偶中鑽出來。

    這些沒有了半魂支配的玩~偶,就這麼嘩啦啦地散落在地。

    不得不說,我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到了。

    因爲一批玩~偶掉落下來之後,很快就會有另一批玩~偶快速地衝上來。只不過他們的情況跟之前的是一樣的,全都擠在門口誰也出不來。

    就這樣,一批接着一批的半魂,在唐琅的幫助下得以解開禁~忌脫離那些玩~偶的束縛。

    當密密麻麻的半魂全都漂浮在半空中的時候,我不得不感嘆唐老家主這手筆真的太大了。

    也不知道這些年來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讓人抓了那麼多的鬼魂回來供自己做這種損陰德的事情。

    也不知道他到現在爲止,有沒有做出來一件有用的傀儡來。

    爲什麼這麼說呢,因爲這些被封印起來的玩~偶們,很顯然是被當成殘次品來處理的。

    要不然也不會被關在這種隱祕的地方,還被用符紙封印起來了,不是嗎?

    “好了,我們回去吧!”唐琅看着空空如也的門口,然後回過頭來平靜地說道。

    “回去?丫頭你們要回去了嗎?你不是說要幫我找到半魂的嗎?現在還沒找到,你就要回去了?”杜玉鳳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

    不僅如此,她還衝到了我的跟前,那眼神,透露出了一種失望和憤怒的情緒來。

    難道說,她這是以爲我要失信於她的意思嗎?

    “我”我剛想解釋一下,只是剛說出第一個字,就被唐琅打斷了。

    只見他伸出手將我攬在身旁,然後淡淡地看着杜玉鳳說道,“嗯?”

    “不!我,我只是,”杜玉鳳迎上了唐琅的目光不過短短的幾秒鐘,隨即結結巴巴地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個樣子的她,跟剛纔在我面前怒火沖天的樣子完全兩個樣子。

    我知道,她這是因爲害怕唐琅的緣故。

    我現在已經沒工夫去管她爲什麼要這麼害怕唐琅了,我只想跟她解釋清楚,我並沒有打算食言。

    “杜玉鳳你聽我說,我們並沒有打算現在就離開,而是到祠堂那邊去,因爲那邊也有一間暗室,裏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貼了符紙的小瓶子。”

    “你說什麼?”杜玉鳳似乎很意外的樣子。

    也不知道她是因爲聽到了我沒打算食言的話,還是因爲聽到了我說道那些瓶子。

    我接着說道,“當初老魏身後那些跟班的半魂,就是在那裏找到的,所以我們決定幫這些半魂找回另一半魂魄,包括你的!”

    “這麼說,你並沒有騙我,也沒有要背棄之前的承諾?”杜玉鳳結結巴巴地說道。

    我鄭重其事地點點頭。

    杜玉鳳這才露出了高興地笑容,只是下一瞬,她的笑容就僵在臉上了。

    沒等我弄明白她爲什麼又變了臉色,我就看到她猛地跪在唐琅的面前,無比畏懼地說道,“對不起大人!剛纔是我太魯莽了,請大人原諒!”

    我看到了跪在地上的杜玉鳳瑟瑟發抖的雙肩,那樣子看起來,似乎很懼怕唐琅一般。

    我想到她剛纔雖然有些衝動,但是其實也可以理解的。

    畢竟我當初也答應了這件事情,更何況,她被關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有機會找回自己的另一半魂魄,自然是急切了些。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輕輕拽了拽唐琅的衣袖。

    不得不說唐琅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容易讓人誤以爲他要收拾了這杜玉鳳啊!

    拽完了他的衣袖之後,我就感覺到唐琅的視線落在我的臉上,我仰起頭來看着他,然後輕聲說道,“要不,這事兒就算了吧?她畢竟也沒做什麼!”

    “你以爲我想做什麼?嗯?”唐琅的聲音不溫不火的。

    我一下子猜不出來了。

    我呆呆傻傻地看着他,一邊絞盡腦汁地想要說點什麼來,可是想半天我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蠢樣子取悅了唐琅,我竟然看到他嘴角敲了敲,無聲地笑了起來。

    “行了,我沒打算做什麼。走吧!”唐琅肉了讓我的頭髮,然後說道。

    我忙不迭地點點頭。

    轉頭看向那邊,我發現老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杜玉鳳拽到另一邊訓話去了。

    只見杜玉鳳低着頭被老魏好一陣數落。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我只是看到他們的動作,卻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

    大概是察覺到了我的目光,老魏朝我這邊點了點頭,然後跟杜玉鳳說了什麼,然後就往我們這邊過來了。

    偏房離祠堂其實並沒有多少的距離,所以我們很快就來到了祠堂門口。

    除了我是活人之外,剩下的全都是鬼魂。更有甚者,我們身後密密麻麻地跟着的半魂,數量之多,簡直超乎你的想象。

    不過很可惜的是,這浩浩蕩蕩的場面,也只有我能體會得到而已。

    我十分遺憾地想道。

    “怎麼了?”唐琅問道。

    我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竟然止步不前了。

    環視一下週圍,發現因爲我的關係,大家竟然都停下來,紛紛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只除了一個人。不對,是一隻鬼!

    那就是杜玉鳳。

    我發現,杜玉鳳看到祠堂的時候,還是跟上回一樣,哆嗦着不敢往前走。

    察覺到我看向她,杜玉鳳還扯了一個很難看的笑容說道,“那個,那個,要不我還是在外面等着吧?”

    “哼!出息!”老魏毫不掩飾地擠兌了杜玉鳳一句,然後率先走進祠堂的大門。

    唐琅牽着我的手,朝那些半魂們點點頭,然後也跟着走了進去。

    當我們一行走過那條漆黑的通道,來到祠堂裏頭的那間暗室的時候,我發現杜玉鳳竟然也跟着進來了。

    “這裏,竟然!”杜玉鳳忍不住驚訝地說道。

    我知道她指的是眼前這些密密麻麻的小瓶子,還是被貼了符紙鎮壓的小瓶子。

    我看向唐琅,然後就看到唐琅也朝我看了過來。

    我一瞬間就明白他的意思了,點點頭走到這些小瓶子面前,然後一張一張地揭掉那些符紙。

    原本我以爲我需要花很多的時間纔會把這些符紙全部揭掉的,可是我發現,纔不過短短几分鐘的時間,這些小瓶子上面的符紙竟然全都都被揭掉了。

    我知道這絕對不是我一個人乾的,就算我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把這麼多的小瓶子全部搞定。

    我回頭看去,當我看到那些似乎受了很重傷的半魂們,尤其是有一些已經忽明忽滅近乎消失的樣子,我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是因爲他們。

    我想,他們大概是被關的時間太長,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自己的另一半魂魄融合在一起了吧。

    “回來吧,小瑤!”唐琅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響起來。

    我點點頭,丟掉手上的那些符紙,然後來到唐琅的身旁。

    唐琅揉了揉我的腦袋,再一次對我說道,“辛苦你了,小瑤,你先到老魏那去吧。”

    我知道唐琅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點點頭。

    來到老魏的身邊之後,我就看到唐琅盤腿坐了下來。

    這一次,他的做法跟常人無異,所做的一些動作,還有口中的咒語,都讓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只是沒等我想明白了,老魏的聲音就在我耳邊響起來了。

    “我說丫頭,你能不能跟我說說,這小子到底行不行啊?”

    我疑惑地看着老魏,不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爲什麼要說唐琅不行呢?

    看着我不明白的樣子,老魏捂着嘴咳嗽了兩聲,說道,“再怎麼說,他也只是鬼而已,這融合之術,不是用道法配合浩然正氣才能做到的嗎?”

    老魏沒等我說話,就自顧自地說道,“也不對,要是用上浩然正氣的話,我說不定早就煙消雲散了!”

    老魏顛三倒四地說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不過我卻還是明白過來了,他這是不確定唐琅能不能讓這些人的魂魄融合起來呢。

    我心想,老魏簡直就是杞人憂天嘛,這還有唐琅解決不了的事情嗎?

    我笑着對老魏說道,“你就放心吧,唐琅怎麼可能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呢?你看,他不是已經開始幫那些半魂融合了嗎?”

    說着,我還特意朝唐琅的方向指了指。

    只是當我看向唐琅,以及他的一些動作時,我忽然反應過來了。

    他用的,竟然是引魂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