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們怎麼出去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夜半驚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們怎麼出去啊字體大小: A+
     

    唐麒不知所措地看着唐琅,“哥……”

    那眼神中帶着祈求。

    唐琅卻像是故意當做沒看到唐麒的祈求一樣,依舊面色清冷地看着唐老家主說道,“看來,還得由我來告訴你。”

    “告訴我什麼?”唐老家主問道。

    雖然他極力裝作很淡定的樣子,但是他閃躲的眼神卻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我想,既然他也知道這窺視鏡,應該也猜得到唐琅接下來要說什麼了吧。

    “比如在石洞裏讓堂兄認下自己的罪名,又或者在天台上殘殺老家主嫁禍給堂兄之類的。我想,你該不會都忘了吧?”

    唐琅一字一句地說道,那唐老家主聽得唐琅這些話,整個人都不淡定了,只見他死死地瞪着唐琅,那眼中的慌亂,還摻雜了一些想要殺人滅口的狠勁!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唐老家主有些踉蹌。

    唐琅一言不發地看着唐老家主手裏的鏡子,那意思不言而喻,

    唐老家主順着唐琅的視線往自己的手裏看去,緊接着我就看到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哼!真沒想到,我竟然真的見到了這窺視鏡!”

    “原來是因爲這個你才知道的是嗎?”唐老家主微眯着眼睛說道,“這麼說,這裏果然是我的內心世界了?”

    “沒錯!”唐琅點點頭,淡淡地說道,“就算你再不承認,你心裏藏着的那些祕密在這裏也不再是祕密了。你覺得你承不承認的,有什麼用嗎?”

    “哼!就算全都被你們知道了,那又怎麼樣?”唐老家主惡狠狠地說道,“只要你們全都留在這裏,這些祕密,照樣還是祕密!”

    說着,我就看到唐老家主把鏡子高高舉起,作勢就要摔爛它一樣。

    “從今往後,這窺視鏡就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哈哈哈哈!”唐老家主仰天大笑。

    看着他狀似癲狂的樣子,唐麒十分緊張地想要阻止他,“不要啊爺爺!”

    唐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一點也不受影響地說道,“你要是真敢把鏡子砸了的話,大可以直接砸掉,用不着故意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反正砸了這鏡子,我們出不去,你也出不去!這對我來說,似乎並不算什麼壞事!”

    “你!”唐老家主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

    唐麒聽得唐琅的這句話,更是緊張不已地衝過去喊道,“爺爺,不要啊!”

    唐老家主看着唐麒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他的這句話找到了臺階下,竟然真的就緩緩放下了手,情緒也沒有剛纔表現得那麼激烈了。

    “家主之位本來就是我的,要不是他突然跟那梅家走到一塊兒,老家主又怎麼會因爲想要拉攏梅家把家主之位交給了唐玉石?”唐老家主憤憤不平地說道。

    “還有天珠,到最後不還是被他拿走了嗎?那原本應該屬於我的!”唐老家主睚眥欲裂地說道。

    我暗暗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沒有想到這天珠竟然還有這麼一段淵源。

    我不過就是聽着唐老家主的話所以纔會摸摸自己的胸口而已,可是唐琅卻以爲我要把它掏出來,二話不說就一把拽着我的手捏在手心裏。

    我疑惑地看向唐琅,然後就看到他微不可見地朝我搖了搖頭。

    我頓時明白過來了,他這是不想讓我吧天珠拿出來呢。

    我朝唐琅笑了笑,然後說道,“唐琅你放心好了,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這沒頭沒尾的話,我想唐琅應該會明白吧。

    唐老家主不知道有沒有看到我剛纔的動作,聽得我這話之後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不過很快就轉移了目光。

    看着唐老家主若有所思的樣子,我終於後知後覺地明白過來,唐琅這是不想讓唐老家主知道天珠在我身上。

    我雖然不知道唐琅爲什麼會專門提醒我這件事情,但是我想,唐琅絕對是有他的用意的。

    他看着唐老家主,淡淡地說道,“所以,你才三番五次地讓人去馬蚤擾我,就是爲了這什麼破天誅?”

    唐琅很不在乎的樣子簡直讓唐老家主抓狂,“什麼叫破天珠?你知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多珍貴啊!”

    他咬牙切齒地說道,“要不是你爺爺拿走了這天珠,你以爲我有那閒心去管你死活?哼!我告訴你小子!這天珠可不是一般的東西,你最好把它交給我,否則!”

    “否則什麼?在這裏我不認爲你是我的對手!”唐琅淡淡地說道。

    “你!我告訴你臭小子!這天珠是我的,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我的!當初你爺爺拿走了不屬於他的東西,現在你必須給我拿回來!”

    “我不知道什麼天珠,要真是有這東西的存在,我相信早就到你手裏了吧?”唐琅說道。

    唐老家主狐疑地看着唐琅,似乎想從他的臉上判斷出這句話的真假。

    可是唐琅根本就是淡淡的表情,哪裏就那麼容易讓人看出別的來呢。

    唐老家主盯着唐琅的臉看了好一會兒,忽然頹廢地坐在地上喃喃道,“沒錯!當年的事情是我做的!”

    “可你爺爺難道就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我告訴你,當初要不是因爲你爺爺拿走了我的天珠,我怎麼可能會殺掉那些人?這都是你爺爺造成的!都是你爺爺!”

    不得不說,有些人就是這樣,永遠都覺得是別人的過錯,而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錯一樣。

    就如同現在的唐老家主,他的愧疚也不過維持了一句話的時間而已。

    “說來說去,你不過就是想要替自己開脫罷了。這些理由,你留着去跟我爺爺解釋吧。”原來面無表情地說道。

    說着,唐琅一步一步地靠近唐老家主。

    相比較他平時的飛來飛去,現在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的唐琅,給人的壓迫感更加強烈了。

    只見唐老家主緊緊地攥着手裏的那塊鏡子,神色有些慌張地看着唐琅說道,“你想幹什麼?”

    “我警告你,如果我死了,你們誰都出不去!”

    唐老家主警惕地看着唐琅。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裏是他的內心世界還是別的原因,我竟然發現唐老家主似乎對唐琅特別的害怕。

    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在這裏頭似乎就只是一個年邁的老頭而已,那些什麼道法啊符紙啊,我都沒見到。

    唐琅看着唐老家主十分恐懼的樣子,有些諷刺地說道,“你放心好了,我還不至於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頭下手!更何況,我覺得這樣真的太便宜你了。”

    “你,你想幹什麼?”唐老家主一臉驚慌地看着唐琅。

    只見唐琅一把拽過唐老家主手裏的鏡子,似笑非笑地說道,“我要讓你親眼看着自己是怎麼失去這一切的!”

    “不!不!不!”唐老家主想要撲過來搶走唐琅手裏的鏡子,可是他又怎麼是唐琅的對手呢。

    唐琅拿着鏡子,然後把鏡面正對着自己,然後說道,“開始吧。”

    說完了這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後,唐琅就不再說話了,而是把鏡子交給了我,示意我把它裝起來。

    我從善如流地把鏡子放進了包包裏。唐老家主雖然有心想要把鏡子搶回去,可是他也不過是不甘心地盯着我的包包看了看而已,且沒有什麼實際性的動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身體真的已經不行了,我看到唐老家主忽然捂着胸口十分痛苦的樣子。

    “爺爺,你怎麼樣?”唐麒擔憂地過去扶着唐老家主坐下。

    唐老家主朝着唐麒擺了擺手,似乎已經虛弱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唐麒看了我一眼說道,“小瑤,你不是護士嗎?你快幫我看看我爺爺怎麼樣了?”

    我猶豫着要不要過去的時候,卻被唐琅一把抓住了胳膊。

    我疑惑地看着唐琅,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阻止我,按理說,唐老家主這個樣子,唐麒讓我過去幫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雖然我也和不喜歡唐老家主,但是眼下這個情況,我也覺得唐老家主的情況好像挺不樂觀的。

    可是很快我就發現自己的想法是錯誤的。

    就在唐琅抓住我胳膊的時候,我下意識地往唐麒那邊掃了一眼,要不是我正好看到唐老家主眼中的一絲精光,我真的就以爲他剛纔是舊病發作了。

    “想要用小瑤來威脅我之類的想法,我勸你還是儘早打消了吧。就你這樣子,我並不認爲你能成功。”唐琅淡淡地說道,然後拉着我就到一旁坐下來了。

    “你!哼!”唐老家主被唐琅那麼直白地拆穿了自己的算計,臉色並不好看。

    唐麒的臉色也並不好看,他大概是沒有想到,唐老家主在這個時候還想要算計我吧。

    他眼神複雜地看着我,似乎想要對我說什麼,可是在接觸到唐琅的目光之後,唐麒還是打消了跟我說話的年頭。

    而我也沒有要跟他說什麼的意思,現在我得好好想一想,爲什麼到這個時候了我還會心軟呢?難道說我真的是太聖母心了嗎?

    唐琅帶着我走到一旁,然後也不說什麼,就這麼直視這某一處,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我看着唐琅一臉嚴肅的樣子,沒敢打擾他,只是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

    唐麒看了看唐老家主,又看了看唐琅,最後猶豫了一下,還是過來問道,“哥,我們該怎麼出去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